听说吴老师离世 社区13个工作人员全哭了 整理遗物时,女儿惊呆了……

85岁的她留下了50多本不为人知的证书和奖状

来源:沈阳网 2021-05-17 11:06

  5月15日,小雨淅淅沥沥。

  站在窗前,81岁的牟守忠老人陷入了伤感。以前老伴吴香莲在世时,每逢雨天,只要她出门去社区,他都会打着伞去接她,哪怕换乘两趟公交车他也不肯让老伴自己回来。而此时,斯人已逝,空留那把伞。

  吴香莲是在今年2月14日离开的。家人在整理遗物时,惊讶地发现一柜子的荣誉证书和工作记录。那是老人从未提及过的荣光和日常。女儿哭着说,原来,她是这样一位母亲。

  吴香莲,沈阳市第90中学退休教师,也是一位让很多人怀念的好人。

  为了去做好事儿

  她想方设法

  得知吴香莲离世,老邻居高爱琴哭成了泪人儿,一宿都没怎么睡。如今三个月过去,再提到吴香莲,她还是非常难过。“这么好的人,怎么突然就走了呢。”82岁的她含着眼泪说。

  高爱琴和吴香莲是20多年的老邻居,两人在铁路大院住在前后楼。除了日常的遛弯,更多的时候,两人组队做好事。“她比较能想事儿,比如在3月5日,她张罗人在小区附近的路口免费量血压、免费给轮胎打气等等。”高爱琴说,假期里,高爱琴就组织社区小朋友一起学习,吴老师给大家辅导功课。“最早时,社区环境不太好,还是一个平房,吴老师风雨无阻地开展公益活动。”高爱琴感慨地说,她总是想办法去做好事。

  两人都是老党员,同在一个党支部。给大家讲党课成了吴香莲的工作。去年7月份,她的腿受伤了,可她还是坚持换乘两趟公交车,来到社区站着讲完了40多分钟的党课。“吴老师从来都是站着给大家讲课,大家都特别爱听,每次都以掌声收尾。”高爱琴说。两人在腊月二十九还通过电话。“她说自己没事,还能给大家讲党课。可过完年人就走了。”说到这里,高爱琴忍不住再次落泪。

  谜一样的赞助者

  是她善意的谎言

  很多人都称吴香莲为吴老师,她的身影常忙碌在社区及居民大院。她组织艺术团成员在小区、养老院公益演出,开展文明宣讲,去困难群众家里慰问,为学生捐书等等。

  社区艺术团团员秦雅珍说,吴老师做的好事一箩筐,但她也跟大家撒了一个谎。

  原来,艺术团经常开展公益表演,由于大家服装不整齐,吴香莲竟一下子弄来了几十套演出服。“大家给她钱也不要,她说都是志愿者赞助的,没花钱。”秦雅珍说,每次组织演出,吴老师给大伙买水,也说是有人赞助;去看望困难群众,买慰问品也说有志愿者赞助……很多人都问,这个志愿者是哪个公益组织的?叫什么名字啊?吴老师便遮遮掩掩地说:“人家做好事,也没留名啊。”而直到她去世,无论是从家人的口中,还是手机记录中,大家都不曾找到这位赞助者的痕迹。“这位赞助者,就是吴老师。”秦女士难过地说,“多好个人啊,她这是怕大家不好意思接受。”

  社区大院里公认的热心肠

  她当之无愧

  “听说吴老师离世,当时社区13个工作人员全哭了。”蓝山社区书记吴春英心痛地说。今年2月14日,社区人员刚上班就陷入到失去亲人般的悲痛之中。那一天,社区许多党员、群众还纷纷打来电话,一再确认这个噩耗。“大家都不愿意相信,吴老师突然离开了。”吴春英说,从事社区工作16年来,吴老师是让她最敬重的一个人,在与其相处的十年当中,她给了自己很多力量。

  “老人退休前教书育人,桃李满园,退休后依然把育人理念融入到服务群众工作中。”吴春英说,虽然告别讲台,但吴香莲老师退休后依然没有离开她热爱的教育事业,长年担任社区校外辅导员,寒暑假为社区青少年们辅导课业知识,还与孩子们共同分享阅读的快乐。她不仅自己喜欢读书,还多次把收藏的书籍无偿送给孩子们。

  吴香莲是社区大院里公认的热心肠,谁家突发停电,她就联系懂电力的党员;有招工信息,她就第一个介绍给失业的群众;清洁小区行动中,她第一个拆了自家的小仓库,还挨家去劝说;她编写诗歌、快板,带领艺术团在小区各院落开展常态化公益宣传、演出;她主动联系养老院等机构,上门慰问送温暖……

  跟着吴香莲的脚步,继续走在公益的路上。

  如今,社区里的所有党员共同决定:每人认领一件好事,如她在,如昨天。

  50余本荣誉证书和奖状

  是她留下的遗物

  对于吴香莲的离去,女儿牟颜红至今依然无法接受。2017年,为方便照顾,吴香莲搬到离原来住房几站地的梧桐园小区,与女儿家成了前后楼。这个50多平方米的小屋里,依然摆放着老人订阅的报纸、杂志等,而靠近床头的柜子,则是老人常常站着写笔记的“书桌”。

  “她从来不和我说忙什么,我知道她开心就好。”牟颜红说,就在去年12月,她应母亲的要求,换了两趟公交车,将母亲的24元党费交给了高爱琴。交谈中,她似乎知道了一些母亲平日的忙碌。然而,在整理母亲遗物时,牟颜红还是惊呆了:50余本荣誉证书、奖状,好几摞厚厚的手写笔记,甚至还有手写的《中国共产党章程》。“她的笔记里,有关于讲党课的内容、有党支部计划;有为社区建设出主意的,也有关于志愿服务的。”牟颜红说,自己每天都去探望母亲,但从未听母亲提及过一句自己做的事。在老伴牟守忠的印象里,吴香莲一周至少去两次社区,几乎每天都要写点笔记。退休几十年来,她从未放下手中的笔。就在离世的前两个月,她还在念叨着要为庆祝建党一百周年做点事儿,她还在想下一期党课要讲什么主题和内容……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刘宏伟

编辑: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