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烈的“七五”抗暴斗争

来源:沈阳网 2021-05-14 05:19

  进入1948年,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向盘踞在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发起全面反攻,国民党集团在东北的统治行将寿终正寝。为了给共产党政权留下一座空城,国民党反动派在加紧策划毁掉沈阳这座城市的同时,还阴谋将沈阳及东北各大专院校和重点中学等优秀的教育资源迁往平津等地。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中共沈阳地下组织一方面发动广大学生开展反迁校斗争,并在东北大学、中正大学等高校赴北平的学生中秘密建立了党的地下组织。至1948年6月,近万名沈阳及东北地区的大中学校学生被国民党当局骗至北平,在异地流浪。正当同学们意识到上当而后悔之时,北平各报登出北平市参议会《关于东北来平学生决议案》,提出对东北学生“予以严格军事训练”,以及停发学校经费及学生公费等。这一《决议案》在东北学生中掀起怒不可遏的千层巨浪。

  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发动和领导下,沈阳及东北15所院校的学生会代表,决定在7月5日联合到北平市参议会进行抗议,要求取消该决议。7月5日,东北大学、中正大学、东北中山中学、长春大学、长白师范学院等院校的沈阳及其他东北学生5000余人高举校旗和抗议的条幅,游行到北平市参议会门前,要求面见参议长许惠东。

  面对国民党当局冷酷无情的敷衍,义愤填膺的东北学生冲向许惠东所在东交民巷的私宅,声讨这个炮制荒谬决议的首恶分子。警察局局长伪善地宣称许惠东议长正在认真考虑同学们的要求,第二天上午给出令大家满意的答复。然而,就在请愿队伍缓缓撤离时,装甲车已堵在东西巷口,车上架着机枪,罪恶的枪口直指手无寸铁的学生。密集的子弹从装甲车上射出,一位位同学倒在血泊中。在这次国民党当局制造的“七五”惨案中,东北学生死亡9人,重伤38人,轻伤100多人。惨案发生的当天晚上,中共地下组织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发动广大学生向反动当局进行有力的反击。7月9日上午,学生们在北京大学民主广场联合举行追悼死难同学的万人大会。山东大学、中央大学等高校的学生自治会向追悼大会发来慰问电。随后举行大游行,同学们当面向李宗仁递交了请愿书,提出严惩杀人凶手、撤销市参议会的无理决议等十项要求。面对国民党反动当局对广大青年学生的疯狂镇压,全国学联发表宣言,强烈抗议国民党北平当局的法西斯暴行,对东北学生的抗暴斗争予以声援。北平的朱自清、刘仙洲等404位大学教授、讲师联名发表《抗议书》。

  “七五”暴行激起了沈阳广大青年学生和社会各界的强烈义愤。中共沈阳地下组织因势利导,发动和领导广大青年学生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暴斗争。7月7日,沈阳师专、商专、农专、省四中、省女一中、省女子师范、省女二中、省立师范等12所学校的学生代表成立“东北在沈学生抗议‘七五’惨案联合会”(简称“学生抗联”)。至7月9日,已有36所大中院校的学生加入了“学生抗联”。

  7月11日,沈阳医学院的中共地下组织发动全校同学在校内礼堂举行哀悼死难同学大会,由此拉开“七五”抗暴斗争的序幕。7月12日,在中山体育场,举行了悼念“七五”惨案死难同学大会。学生、教师、工商界民众5万余人参加了大会,会上宣读了学生抗联的《宣言》和《公开抗议书》。为了支援青年学生进行更广泛的宣传活动,沈阳电车厂不仅向学生代表发放了免费乘车证,该厂的工人还专门装修出一台宣传车交给学生抗联使用。沈阳教师联合会和工会、商会等社会组织纷纷行动起来,或发抗议电,或集资捐款,大力支持学生运动。全市广大市民和社会各界慷慨解囊,以表达对沈阳及其他东北在北平学生的慰问。

  7月27日,“学生抗联”又在市府广场召开了控诉“七五”惨案暴行大会,宣告如果政府当局不答应抗议书中的要求,8月1日即实行五罢(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教师罢教、职员罢职)。会后,5万余名学生、教师以及工人、职员、店员、市民举行了沈阳历史上规模空前的示威大游行。游行队伍涌向国民党东北“剿总”大楼,学生代表向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递交了请愿书,表现出誓死斗争的决心。

  8月1日清晨,为制止“五罢”,国民党的警备司令部宣布全市紧急戒严。8月7日,反动当局开始逮捕学生抗联负责人,并宣布学生抗联为非法组织。8月13日,又秘密逮捕学生运动的领导骨干。直至沈阳解放前夕国民党官兵纷纷溃逃之际,这些被捕学生才得以走出监狱的大门。

  不畏强权求正义,我以我血荐轩辕。伴随着彻底埋葬旧世界的熊熊烈火,一个新的沈阳即将如朝阳般跃出地平线。(摘自《沈阳红色记忆》)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