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间 她一直跑在与死亡赛跑的最前线

来源:沈阳网 2021-05-12 04:51

  无论是在浓烟滚滚的火场、雨水淹没的桥下、一片废墟的塌方现场,还是在日常的急诊急救工作中,每一个与死亡赛跑的瞬间,都有臧娇抢救患者的身影。从2003年毕业至今,臧娇已在急救前线工作了18年。在今年国际护士节前夕,当被问到为何会在这条布满“荆棘”的路上走这么久时,沈阳急救中心皇姑三分中心护士长臧娇给出了藏于内心的答案:是救死扶伤的本能,是对生命的热爱。

  她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在急救的战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病人是什么情况,永远不知道战斗会在何时打响。这样的战场对于初出茅庐的臧娇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我从小就喜欢照顾人,所以升学时选择学习护理专业。”2003年,从沈阳医学院附属卫生学校毕业后,臧娇成为沈阳急救中心的一名护士。急救中心是挽救病人生命的第一线,医护人员需要尽快做出判断,挽救病人生命,为患者的进一步治疗奠定基础。复杂多变的抢救状况,需要护士不仅要有超一流的护理专长,还要有临危不惧的出诊能力。

  就这样,在不同形式的学习、工作实践中,臧娇的各方面能力都得到了锻炼,从理论到实干,从生涩到娴熟,从慌乱到从容,从稚嫩到成熟,臧娇完成了从“新兵”到一名合格“战士”的转变。

  最难忘的是那个鞠躬的身影

  工作18年来,臧娇最难忘的是那个被落日的余晖拉长的鞠躬身影。那是2018年的夏天,沈阳最高温度达到38℃,急救车的呼叫量超过原来的200%,为了保证沈阳市民能够尽快得到救治,沈阳急救中心启动了应急预案。所有的站长、护士长一起参与出诊。13时许,臧娇当时所在的急救分中心接到指令:一名老人突发意识不清需要救治。

  当臧娇一行赶到现场时发现,老人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停止,他们立即给予老人心肺复苏。在高温下,每按压一次,臧娇都能感觉到衣服紧紧贴在后背上,汗水顺着头发流到眼里、嘴里。看着家属急切的眼神,听着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声,臧娇和急救小组努力地进行心肺复苏,20多分钟后老人终于恢复心跳。当他们将老人送达医院准备离开时,老人的家属深深地给急救小组鞠了一躬,感谢医护人员救活了其父亲,感谢医护人员抢救时不放弃的精神。“我觉得这样一个身影特别暖心,让我们感觉不论前路再艰难,都有前行的勇气。”

  4层楼她足足走了20多分钟

  2020年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臧娇第一时间主动请战,加入疫情转运小组,承担起所有疑似及确诊患者的转运任务。狭小的空间、密闭的车厢、危重的病情、近距离的接触,对臧娇来说都是严峻的挑战,但她明白,在这场硬仗中,作为一名“白衣天使”她必须义不容辞地冲在前面。2020年2月3日,疫情转运小组接到指令,某小区有发热患者需要转运。臧娇立即放下饭碗,和小组人员穿上防护装备赶往患者家中。

  目的地为一个老旧小区,楼梯狭窄不堪,甚至并排通行两人都十分困难。如何把有既往心衰病史不便行动的高龄发热老人从4楼安全抬下来,一时间成了横在转运小组面前的最大难题。为了不延误患者的病情,臧娇和急救小组立即决定,将老人抬下楼。在窄窄的楼梯上,他们用担架载着老人,慢动作一般一阶一阶地平稳下楼,不知不觉间衣衫已全部被汗水浸湿,汗水又混合着水蒸汽流入了眼罩,随着走动在眼罩内不停打转。四层楼的距离,臧娇和转运小组人员足足走了20多分钟。这只是150余趟转运任务的一个缩影。

  今年年初,面对沈阳突发的疫情,臧娇再次投入到战斗中。“除了负责疑似确诊病例、密接者的转运外,我们还要负责管控区域内患者的出诊等工作。”臧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自己每天转运病人的次数达到八九趟,“几乎每个人都是满负荷工作,但我们无悔,我们更多的付出会给更多有生命危险的人生的机会,我就会一直付出下去,这也是我最初成为护士的初衷。”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方月宁受访者供图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