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收大城市的 “沈阳经验”

来源:沈阳网 2021-05-07 06:03

  沈阳铁路宾馆(今辽宁宾馆),沈阳解放之初军事管制委员会曾在这里临时办公。

  1948年初冬,随着东北野战军在辽沈战役中取得节节胜利,沈阳解放在即。10月27日,东北局决定成立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由陈云任管委会主任及东北局全权代表,伍修权、陶铸任副主任,着手接收沈阳及周边城市。11月2日,沈阳解放,陈云率军管会和4000名干部接管沈阳,开始了中国共产党在东北接收大城市的首次“赶考”。

  “十六字方法”

  沈阳是东北最大的城市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接管沈阳意义重大,影响重大,责任重大。中国共产党之前没有接管这样的大城市的经验,东北局将主持接管沈阳的重担,压在了时年43岁的东北局副书记、东北财经委员会主任陈云身上。

  1948年10月28日,陈云以沈阳军管会主任身份召开接收工作动员大会。会上,陈云阐明了“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接收方法,“要统一接收,原封不动,全部保管,机器、文件统统要。沈阳是我们的了,不要慌……”

  当晚10点,陈云率刚抽调的4000名干部,乘专列从哈尔滨出发前往沈阳。由于中长铁路北段还未修复,陈云乘坐的专列经吉林市、梅河口市,绕道四平市,于10月31日抵达开原。专列上,陈云争分夺秒地工作,召开了两次会议,研究和部署接收沈阳的工作。

  11月1日,专列到达铁岭。陈云在这里召开了三次短会,布置准备进城要散发的军管会布告与《沈阳时报》等工作。2日凌晨,陈云及部分接收人员分乘17辆卡车,从铁岭出发抵达沈阳近郊的榆树屯,与军管会副主任陶铸会合。

  黄昏时分,陈云、陶铸等人乘车进入沈阳市区,来到作为军管会临时办公地点的铁路宾馆(现辽宁宾馆),点着蜡烛开始了接收工作。当晚,军管会宣布中共沈阳特别市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陶铸任书记,黄欧东任副书记。

  这一天(2日)的下午5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宣布沈阳解放,沈阳城一片欢腾。

  “我宣布……”

  11月3日,是沈阳迎来新生后的第一天。在以陈云为首的军管会的领导下,接管沈阳的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

  上午8时,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大会召开,陈云主持会议,宣布成立军管会,沈阳市实行军事管制。军管会是沈阳实行军事管制期间的最高权力机关,负责统一指挥全市的一切工作。会上还宣布成立了沈阳卫戍司令部和沈阳特别市政府。伍修权任沈阳卫戍司令部司令员,陶铸任政治委员;朱其文任沈阳特别市政府市长,焦若愚任副市长。

  会后,沈阳特别市市长朱其文率领新政权其他领导同志,精神抖擞地来到市政府大楼,庄严宣布沈阳特别市政府正式成立,并宣布了市政府及各部门负责人名单。沈阳特别市工委和市政府将建立巩固的各级人民政权作为一切工作重中之重,首先调整了全市的区域建制,将原来的22个城区合并为8个区(即沈河区、大东区、北关区、北市区、南市区、铁西区、皇姑区、和平区),并任命了各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人员。同时设立市郊办事处,统一领导原沈阳县境的苏家屯、新城子、深井子、马三家4个郊区。到11月末,沈阳市、区的工作基本步入正轨,确立了革命新秩序。

  11月3日这一天,军管会还发布了由陈云、伍修权、陶铸签署的第一号布告,要求原在沈阳市的一切工作人员,应按原职务照常上班,负责保管所属部门一切资产,并将所属部门人员、资产等简要情况分别造册呈交军管会,限三日内呈报完毕。同日,卫戍司令部也颁布第一号布告,昭告全市人民遵守人民政府法令以各安生业;申明共产党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和社会公共事业及私人工商业合法经营的政策;责令国民党军政官员向人民政府登记并交出武器等。

  从3日开始,沈阳特别市军管会迅速接管了国民党在沈阳的军、警、政、财、经、后勤、铁路等系统。11月4日,解放军攻城部队撤出市区,全市各机关开始办公,沈阳新华广播电台开始播音。到11月5日,全市基本完成清点移交和接管工作,并恢复了水电供应和邮政、交通,工厂复工,商店开业,物价平稳,社会安定。

  “你要几分钟?”

  沈阳解放之初,军管会在中山广场旁边的铁路宾馆临时办公。接管工作千头万绪,陈云除了召集会议部署工作外,大量时间在会客室接待前来请示工作的各方面干部,直接处理棘手问题。

  当时,国民党军每天派飞机到沈阳站、铁西区等地投弹轰炸。时任东北军区军事工业部第六处(炮工处)政委兼党委书记的曹慕尧,在接管工作中发现铁西区几个大工厂的厂房里,堆放着国民党军遗留的数十万发炮弹和发射药,如果这些弹药被敌机投弹命中,铁西区将成一片火海。曹慕尧即刻找到东北军区兼四野炮兵副司令员苏进,建议把弹药转移到市外。于是,二人去军管会请示陈云同志。

  曹慕尧后来回忆道:“隔着好多同志,我向着长桌的另一端观望,只见陈云同志目光炯炯,态度十分严肃,每句话都非常简要,铿锵有力,像快刀斩乱麻一样,回答错综复杂的各种问题。接见每个人的时候先问:什么事?请用三两句话说明事由!然后限定几分钟内讲完,一定要说清问题的实质和关键,还必须提出个人对问题的处理意见。”

  轮到曹慕尧汇报了,陈云同志问:“你要几分钟?”曹慕尧答:“三分钟。”然后简明扼要地把情况和意见讲完,陈云同志插话追问两句,最后斩钉截铁地说:“马上转移。”

  从发现情况到解决问题,一共用了不到两小时。在军管会等候汇报的过程中曹慕尧看到,恢复供电,调运粮食,稳定物价,处理散俘,疏散弹药……一件件十分紧急又事关全局的大事,陈云同志寥寥几句便抓住要害,处理得迅速果决。曹慕尧回忆说:“陈云同志那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处理问题时那惊人的速度,下决心时那巨大的魄力,实在令人钦佩。”

  “此项提议甚好”

  短短几天时间,军管会除对沈阳的原军、政、警等系统全部接管外,还接管国营工厂97家,医疗机构18个,大中小学校59所,以及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和中央合作社的金库。全市公教人员、公企职工到自己单位报到者达8.5万人,占原有人数的95%。在接管过程中,市军管会还接管了164家官僚资本主义企业,并将其收归国有。到11月25日,包括八大战略性工厂(即兵工厂、有色金属冶炼厂、重型机械厂、铁路机车厂、铁路车辆厂、化工厂、橡胶厂、造纸厂)在内的沈阳绝大部分工厂均已恢复生产。

  11月28日,陈云写给东北局并转中共中央的报告,总结了接收沈阳“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分”的方法,以及解决五个关键问题的经验。在报告的最后,陈云写道——

  “此次接收沈阳,使我们有一感触,即接收一个大城市,除方法对头外,需要有充分准备和各方面能称职的干部。依目前形势看,中央和各战略区野战军,均需准备有专门接收大城市的班子,待工作告一段落,即可移交给固定的市委等机关。这样的接收班子,可以积累经验,其中的骨干可以暂成专职,依次接收各大城市。”

  1948年12月14日,中共中央向各中央局、各前委转发了这个报告,并称赞“此报告甚好,可供你处接收城市时参考”。就报告最后一段的建议,中央特意加了一段批注:“此项提议甚好,请华北局、华东局、中原局、西北局在接收和准备接收大城市中即作此准备,以便将来依次接收各大城市。”不久,中央从接收沈阳的工作人员中抽调出二三十个得力骨干,派往天津参加接收工作。

  中共沈阳市委党史研究室钱樾雷认为,解放沈阳和把沈阳接管好,迅速恢复与发展生产,可以有力地支援全国解放战争。陈云创造和总结的接管大城市的“沈阳经验”,被中央批转后对全国解放城市的接管工作发挥了重要的借鉴作用,为接管关内各大城市提供了经验,对夺取全国胜利意义重大。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罗学敏、金丽昭

编辑: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