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美的年华献给最挚爱的事业

——记沈阳市龙山强制隔离戒毒所警察赵永刚

来源:沈阳网 2021-04-20 05:22

  赵永刚是沈阳市龙山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名分队长。他在这个最基层的执法岗位上,一干就是22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从不后悔把人生最美的年华献给这项我挚爱的事业。

  去年,赵永刚被评为2020年度全国司法行政系统抗击疫情先进个人。近日,记者采访赵永刚,与他进行了一次关于戒毒警察职业操守的对话。

  “就算倒在岗位上也不能当逃兵!”

  今年58岁的赵永刚出生于普通工人家庭,当过兵。“与生俱来的朴实,让我有一股‘蛮劲儿’,可能这个特点让我更适合当一名最普通的基层干警吧。”说起自己的人生经历,这位同事们戏称的“史上最老分队长”语气平静得像在讲述隔壁邻居家的故事。

  “戒毒所工作,最不好干的就是分队长。”赵永刚说,戒毒警察和戒毒人员在一起的时间比跟自己的家人共处的时间都长。日常中,他得时刻盯着戒毒人员的一言一行,不能出一丁点儿的纰漏。一旦发现谁情绪不稳,谁有反改造倾向,谁一段时间家属没来接见,他们就得立即去做工作。

  戒毒警察也是血肉之躯,也有身体吃不消的时候。22年戒毒一线工作,长期的精神紧张,赵永刚患上了严重的三叉神经疼病。有时一犯病,疼得他在地上来回转圈。他告诉自己得挺住,“选择了这份职业,就算倒在岗位上也不能当逃兵!”

  “只要用心去做,再硬的坚冰也能被融化!”

  采访中,赵永刚向记者讲述了他从警生涯中印象最深的一段故事——

  “他是一名几进宫的复吸人员,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说话,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家人对他早已失望透顶。”每次,戒毒警察试图跟家属沟通,想用亲情唤起这名学员的一点点良知,家属都说“就当他已经死了”。这时,赵永刚那股子“蛮劲儿”上来了,他一有空就陪在学员床边,从政策法规、人情世故、生命情感……换着角度跟他说话,一天没有反应就说一个星期,一个星期没有反应就说一个月……

  终于有一天,这名学员开口了:“赵队,你这样做是为了啥啊?”赵永刚说:“为了你能振作起来,为了你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为了你才27岁的生命!”他“呜”地哭出声来,说:“我长这么大,从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他从床上艰难地坐起来,说,“赵队,就冲你,如果我再反改造,就真不是人了!”

  后来这名学员成了队里的戒毒骨干。有人问赵永刚用什么招法改变了这样一个铁石心肠的人,赵永刚笑了:“只要用心去做,再硬的坚冰也能被融化!”

  “哪怕再平凡,我也要守住自己的责任和担当!”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来袭,作为一名戒毒警察,赵永刚必须参加封闭值勤,并且一封闭就是一个月。

  赵永刚的妻子双目失明,88岁高龄的老母亲生活不能自理,这些困难他没跟单位领导说。在进入封闭状态前,他连夜包了很多饺子,准备了很多面包、方便面、牛奶,放在冰箱里,供自己不在家时,爱人可以摸索着把这些东西放进微波炉里热着吃。

  “其实,爱人和母亲的吃饭还不是最难的,我最担心的是水电煤气的安全。”赵永刚说,有一次,他正在值勤,爱人用盲人手机给他打来电话,说:“永刚,怎么办啊?家里水龙头掉了,水直往外喷,用什么东西都堵不住,我实在没辙了才给你打电话……”赵永刚边安慰妻子别害怕,边拨打110和119求助,问题很快得到解决。

  有人问赵永刚:“你都这么大年龄了,又有病,干吗还那么拼命?”赵永刚听了呵呵一乐,回答说:“这是戒毒警察的职责所在,哪怕再平凡,我也要守住自己的责任和担当!”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吕良德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