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伤的少女

来源:大连日报 2021-04-15 08:12

  初二学生小艾在教室里划伤了手腕。老师撸起她的衣袖时,看到孩子胳膊上有很多伤痕,显然,这不是她第一次自伤了。

  第二天,妈妈领小艾来找心理咨询师。小艾一脸淡定,没有一点儿忧郁、畏缩。妈妈说,小艾挺活泼的,除了有点“作妖”,学习成绩不大好。“真没想到,这孩子怎么会想自杀?”妈妈很疑惑。

  弟弟出生后,六年级的小艾也要吃奶

  小艾聪明伶俐,活泼外向,从小就被家人当成“小公主”来疼爱。如果不是弟弟的出生,小艾也许会一直这样幸福快乐地长大。

  妈妈原本没想再要孩子,但意外怀孕并生下了一个男孩,这让从农村走出来的爸爸喜出望外。“老来得子”的爸爸把全部关爱都放在了儿子的身上,妈妈也“有子万事足”,他们特别希望小艾能一起照顾弟弟。

  小艾有了巨大的失落和被遗弃感。在家里,爸爸妈妈都围着弟弟转;在外面,人们都夸弟弟“好可爱的宝宝……”于是,看着弟弟吃奶,六年级的小艾跟妈妈闹起来:“我也要吃奶!”妈妈以为她开玩笑,可是小艾却来真的,甚至弟弟都断奶了,小艾还是闹腾着要奶吃。“这孩子是不是有病啊?”

  成绩一路下滑,自伤寻求“舒服”

  小艾的学习成绩处于班级的中游,自从弟弟出生后,她的学习成绩开始下滑,同时开始各种“作妖”:上课不听讲,经常接老师的话头儿,下课和同学无休无止地疯闹。老师将小艾的状态反馈给家长,妈妈只好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小艾的教育上。然而,只要妈妈稍一松懈,小艾就又惹是生非。上初中后,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小艾不但学习成绩在班级垫底,还经常给同学递小纸条、发怪声解闷儿。在和老师沟通了几次后,妈妈爸爸对她彻底失望了,有时甚至会当着小艾的面说:“你真是太不争气了,幸亏还有个弟弟……”

  正值青春期的小艾,经常觉得憋闷的情绪无处发泄。有一次她心情郁闷,就拿小刀在手腕上轻轻划了一刀。看着血珠一点点渗出来,她意外地发现自己心里“很舒服”。此后,每当她觉得无聊或郁闷时,就拿刀划手腕,但每次都不深。

  妈妈从失望变成怜惜:女儿竟重复了她的老路

  心理咨询师告诉妈妈,小艾不是想自杀,她只是想通过这种极端行为引起父母及大家的关注。包括她不学习导致老师反复找家长、学校家里各种“作妖”,都是同样的原因。

  妈妈想起儿子出生以来,家里对小艾有意无意的忽视,突然明白了女儿反常的原因,对医生哭诉:“女儿竟重复了我的老路!”原来,小艾妈妈也生长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所有家务活儿都是小艾妈妈在做,所有好吃的都是弟弟先吃……于是在潜意识中,她也认为男孩比女孩尊贵。这种“分别心”让女儿的身心成长出现了问题。

  妈妈开始学着对小艾表达自己的关心和爱。到嘴边的训斥变成细声慢语的提示,经常与小艾像朋友一样交流,每晚睡觉前都会拥抱女儿一会儿。爸爸的态度也转变了,有家务活儿也多让弟弟做一些。在父母的关心下,小艾心里重新充满了温暖与爱,她的学习和生活逐渐走上了正轨。

  心理咨询师——

  强烈的被遗弃感

  让女孩想尽办法让人关注

  不少“二孩”家庭都会遇到和小艾家相同的问题。当原本幸福和谐的三口之家迎来一个新的小生命时,无论是父母还是长女(子),都要经历一个重新适应、定位的过程。如果处理不当,将会对家庭关系造成伤害。小艾对弟弟的出生是没有控制权和参与感的,这让小艾缺乏对这个弟弟的接纳和认同。特别是弟弟出生后,父母有意或无意的“偏心”行为,更令小艾心里产生了强烈的被遗弃感。这种心理的巨变对小艾的影响是天翻地覆的。她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所以采取各种“出格”的行为试图重新引起父母的关注和重视。学习成绩下滑、打闹顶嘴甚至自伤,都在发出一种强烈的信号,让父母看到她、重视她、关心她。

  作为未成年人,小艾对自身的价值、生命的意义还处于艰难的探索时期,充满着挫败感和不确定性。她对父母老师的评价、对同学朋友的看法还不能客观地接纳,对自我的认知程度还处于弥散状态。从人格上来说,她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人,很多时候都靠父母和他人来评判自身的存在与价值。当自我认知与外在评价不统合时,就会出现焦虑、愤怒、自责等负面情绪,甚至引发躯体化症状和反社会行为。作为父母和老师,除了在学习与生活中提供资源和帮助,更需要关注孩子的精神世界,随时做好家庭关系调整,让孩子们的心理成长需要得到充分的激发和满足,用科学的方法、真诚的态度、无条件的爱引导他们健康成长。

  本文指导专家:大连市心理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大连工业大学教授谷力群

  主持人:博涵小雅

编辑:lt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