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的自由与权利

来源:大连日报 2021-04-13 09:03

  /李丽楠/

  周末,和青春期闹独立的儿子为起床必有一战,每战必是两败俱伤。儿子的床起得不情不愿,拖拉着还是按照他自己设定的时间起来,我也必是使出浑身招数,一遍两遍三遍,直至“河东狮吼”。

  我们俩就这个恒久不变的论题,坚持各自的论点,展开了一场场不分胜负的辩论。看着儿子房间里各式各样的法律专业的书,不知是不是因为每天的辩论让他坚定了自己的理想。

  今天,在写文章的间隙,我把我和儿子常说的话互换一下,在心里重新辩论了一番。突然,有一个重大发现:儿子说话的模式跟我一模一样。比如我说:“不管你不等于放纵你,早起干点儿什么不好?”儿子说:“我不定计划不等于没有计划,你不管我的事儿不好吗?!”我说:“你立刻起床我就不嗷嗷了。”儿子常说:“你别到处溜达我就安静写作业了!”就在刚刚,儿子说:“我要学习了,你赶紧去卧室躺着去,别老看着我行不行?”我说:“我在写文章,你爱干吗干吗,别老管着我行不行?”一样的语言模式,又演了一遍,似乎,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每天用自己的矛攻自己的盾,“玩”得不亦乐乎,儿子也陪着我“玩”了很多年。

  回到晚起床这件事来,“晚起怎么了?”我问自己。“晚起就是懒。”我对自己说。“懒是谁说的?”我又问自己。小时候太多人跟我说过了,脑海里呈现出一个场景:小时候的冬天,炉子就盘在炕前,炉子上的水壶冒着热气,家里人都起床了,饭桌摆在炕上,桌上已经摆好了玉米粥、咸萝卜和地瓜……而我还裹在被子里没有起来,然后一个声音就会说:“往炕梢儿挪挪,碍事,懒死了。”

  初三最后一个学期,有一天起晚了,赶到教室时,全班只有两个同学没到,其中一个是我。我站在教室门口,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问我:“怎么不能早点儿来?要懒死?”我听见有同学“嗤”地笑出了声,那时候真是让人无地自容。

  晚起就是懒,懒让人感觉很羞愧,“晚起=懒=羞愧”,这就是我根深蒂固的执念,所以晚起不被允许。原来,晚起这件事并不是儿子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却让无辜的儿子来“背锅”。

  中年老妈在自己青春期挖的坑,让正在经历青春期的儿子来填。看见即疗愈。这两天早晨我悠然自得地早起在客厅里跳健身操,儿子还是往常的时间起床,今天又晚了一个小时。我心如如不动,决定把起床这件事的自由与权利完全交还给儿子。

  尊重不同,理解接纳。带着欣赏的心与儿子相处,闹独立的儿子做回了真实的自己,把学习和休息安排得也很好。今日家里风平浪静,估计等孩儿爸从单位回来,孩儿会跟爸爸汇报:“今天我和妈妈相处得很好,没有发生冲突。”我懂儿子这句话的内涵,他在说“一个正遇青春期,一个重返青春期”的俩人,冲突已是生活常态,不冲突这样的反常态绝对值得广而告之下。

编辑:lt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