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从未谋面之人 改变她的一生

永远的“丁香” 成为这一家人的芬芳

来源:沈阳网 2021-04-09 06:26

  白丁香

  乐于泓亲手种下的丁香树

  4月8日,一个有阳光、有花香的上午,我们走进了位于于洪区的一栋住宅。

  这里住着一位名叫时钟曼的老人,90岁高龄的她腿脚已不太灵便,岁月正慢慢夺走她的记忆,但只要提到两个人的名字,她依然会滔滔不绝。那是刻进她骨子里的两个人,亦是她一生深情以待的两个人:一个是那个未曾见过的、名叫白丁香的烈士;一个是与自己生活了几十年、如今已故去的丈夫乐于泓。

  烈士白丁香的故事

  烈士白丁香与乐于泓是一对革命伴侣。关于白丁香的故事,时钟曼听得最多,感受最深。对她来说,白丁香像是一面引领人生的旗帜,也像家人一般的存在。

  白丁香曾是一名弃婴,幼时被苏州一名美籍女牧师收养。1925年,15岁的白丁香进入东吴大学(苏州大学前身)学习。正是在这里,她遇见了人称“阿乐”的乐于泓。两个青年人一起学习文化讨论时事,一起投身于革命热潮,先后于1930年、1931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两个人志趣相投,白丁香善弹钢琴,阿乐喜拉二胡。琴声,也成为他们的秘密联络工具,在丁香租住的阁楼窗口,时常传出琴声,这就是互报平安的信号。

  1932年4月,两人在上海举行了秘密婚礼。可新婚生活才过了5个月,白丁香被党组织派往北平(今北京)参加秘密会议,因叛徒出卖,白丁香不幸被捕。当年12月,怀胎3个月的白丁香牺牲于雨花台,年仅22岁。

  乐于泓闻讯悲痛欲绝,第二天,他不顾危险冒雨赶到南京,身披蓑衣伫立在雨花台白丁香就义处祭奠悼念,并立下了“情眷眷,唯将不息斗争,兼人劳作,鞠躬尽瘁,偿汝遗愿”的誓言。

  他说她长得像白丁香

  白丁香牺牲后,乐于泓紧闭心门,其后18年的时间里孑然一身,投身于革命的洪流中。他忘不了白丁香,一有空就拉起二胡怀念爱妻。

  时间定格在1950年10月26日,乐于泓此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军党委政策研究室主任,而时钟曼则在18军政治部宣传部通讯报道科工作。一个42岁,一个19岁。这一天,俩人有了第一次对话。乐于泓问:“怎么派你来呢?”时钟曼回答:“科里其他同志都去昌都战役采访了,我现在是唯一的大知识分子了!”乐于泓听了一愣:“大知识分子?多大?”“我是高中生!”时钟曼回答道。“高中生、大知识分子。好好好!”乐于泓笑着说。

  与时钟曼的相遇,让乐于泓的心里起了涟漪。他激动地跑去问朋友:“这个小鬼有点像丁香。”没想到,18军军长张国华直接跑去说媒,可时钟曼只觉得:“这真是开玩笑。”事后乐于泓还认真地对时钟曼说:“我的想法不对,我都40多岁了,你还不到20岁。你长得像丁香,我总也忘不了。”

  “后来,他去外地开会,还给我写封信。我当时大声地念着《秋天里的春天》。”回忆那段时光,时钟曼笑出了声。她说,俩人慢慢产生情愫,很自然地走到一起。1954年5月,这对军旅恋人结为伴侣。

  两人为长女取名丁香

  一年后,乐于泓和时钟曼的女儿出生,取名丁香。“当时他对我说,我想给女儿取名叫丁香,但不知道你是否能同意。”时钟曼说,在自己的心里,始终认为白丁香是一个伟大的女性,正是因为白丁香,两人才结缘,爱情也坚若磐石。时钟曼同意丈夫的做法,却遭到了母亲的反对。老人家很不乐意,女婿比女儿大那么多,还总是怀念前妻,如今孩子的名字还要用前妻的名字。不过,在时钟曼反复做思想工作后,乐丁香还是成了大家口中的呼唤。66岁的乐丁香对记者说:“我是听着丁香烈士的故事长大的,这个人像我的家人一样,而我能用这个名字也感到自豪。”

  事实上,乐丁香出生35天后,时钟曼就在乐于泓的鼓励下,去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专修轧钢专业。时钟曼这样说:“他总是想着报效国家,跟我说要好好学习,为祖国的重工业发展作贡献。”于是,除了寒暑假,时钟曼很少能回家,以至于对于乐丁香来说,妈妈就是童年里的陌生人,甚至让奶妈将其赶出去。

  大学毕业后,时钟曼进入沈阳重型机器厂,后来又去了安徽省冶金设计院,1990年回沈阳定居。

  她将爱人骨灰埋在雨花台

  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里,有一张白丁香烈士的画像。“原来纪念馆内白丁香的照片是空缺的。纪念馆的工作人员特意请人按照我妈妈画了一张清晰的正面像,作为烈士的画像挂在陈展墙上。后来,姑姑家老宅拆迁时,发现了一张白丁香烈士的照片,大家看了以后,都很惊讶,和画像非常像。”乐丁香说。

  1982年,白丁香烈士牺牲50周年时,乐于泓带着女儿,来到雨花台烈士陵园亲手种下了一株丁香树。此后,每年清明节,乐于泓都去雨花台。1992年,乐于泓在沈阳病逝。

  “他怀念白丁香一辈子,让他和白丁香葬在一起吧。”时钟曼这样对家人说。第二年清明节,时钟曼带着两个女儿来到雨花台,将丈夫的骨灰埋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的丁香树下。风吹来,花瓣徐徐落下。她们便捡一些带回家中。之后每年的清明节,这样的行程便固定下来。直到时钟曼老迈的身体不再允许她这样的奔赴。

  如今在时钟曼老人家中的书架上,摆放着一盆雨花石。每年清明时节,丁香花开,老人都会为雨花石加上清水,以此来怀念乐于泓和白丁香烈士。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乐丁香说,今年,她又受邀在苏州大学天赐庄校区,亲手种下了一棵丁香树,树上开满了白色的丁香花。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刘宏伟

  主任摄影记者常晟罡

编辑: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