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从新乐来

来源:沈阳网 2021-04-09 06:09

  7200年前的一个黎明,一团跳跃着由小变大的火,从沈水之北那个被后人叫作新乐的地方升腾起来,围坐在火塘边的人们,神情虔诚而庄严……第一束文明之光,照进了沈水大地。

  近日,沈阳新乐遗址博物馆吉祥物创意设计大赛启动,所征集的吉祥物命名为“火精灵”,火文化是新乐文化的代表之一。

  火对于新乐遗址来说有什么特别含义?新乐原始先民如何使用火?

  今天,让我们走近新乐人的世界,感受沈阳最早的人间烟火气。

  使用火种较为灵活

  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初,在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北大街与龙山路的交汇口西北侧,新乐电工厂进行厂房改造时,北陵乡水稻技术员孟芳平发现一些形状各异的碎陶片,觉得像是某种文物,便将这一情况反映给文物部门。

  经过几次挖掘,文物部门证明了新乐遗址这一重要史前文化遗迹的存在,并确认了这里存在着相互叠压的三层文化遗存,分别为新乐下层文化、偏堡子文化和新乐上层文化。其中新乐下层文化测定距今有七千多年的历史,是沈阳新石器时代最早一处母系氏族聚落遗址。

  沈阳新乐遗址博物馆的2号房址,是最为重要的一处遗址,房址出土陶、石、骨、玉、木雕艺术品等文物540余件,初步认为这座房址是原始社会母系氏族成员集会、议事、公共劳作的场所。走进房址可以看到,中间有一处凹陷,正是原始先民围坐的火塘。

  “在新乐下层文化出土的每个房址都有一处火塘,新乐人对火的利用已经比较灵活和熟练。”沈阳新乐遗址博物馆宣教部主任陈俏蕾如是说。

  凝土烧陶工艺了得

  日出而作、渔猎荒泽、凝土烧陶……脱离了茹毛饮血时代的新乐人,采集储存、烹煮食物,均离不开陶器。

  新乐文化以打制石器、磨制石器、细石器及压印“之”字纹深腹罐共存为主要特色。陶器群中,深腹罐和斜口器、高足钵在器型上有着独特文化特征。大型深腹罐多为储藏器,中、小型深腹罐等应为煮食餐饮用具。有着特异器形的斜口器,因常出土在火塘附近,大多认为应属于保存和移植火种的专用器具。深腹罐器表通体所饰“之”字纹或“弦”纹,成为新乐文化的突出特点。

  记者在新乐遗址博物馆看到了在新乐上层文化出土的陶甗(yǎn),这个高47厘米、口径34厘米的三足器皿,相当于现在的蒸锅。聪明的新乐人已经懂得在上面放食物,空心足内放水,中间放篦子,下面用火加热,充分运用蒸汽原理制作食物。相当于现在汤锅的陶鼎等形态各异的炊具器型都比较大,说明当时的制陶工艺已经得到一定发展。

  遗憾的是,新乐遗址尚未发现烧制陶器的陶窑,这也成为新乐文化的未解之谜之一。

  木雕鸟因火得以保留

  在新乐遗址最大房址——2号房址中,出土了一件炭化的木雕艺术品。它上部呈扁平体双面对称雕刻,下部成圆柱体刮磨光滑,尾端渐细微翘。整件物体修长,雕刻手法刚劲娴熟,线条流畅,非常类似一种鹏鸟。这件艺术品,堪称新乐遗址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因被火烧过,这件7200年前的木制品得以重见天日。

  陈俏蕾告诉记者,“从清理的房址中发现大量物品都已炭化来看,因为这场大火房屋被烧毁,木雕工艺品炭化,才能保留至今。”

  这件木雕工艺品出土时已断成三段,纹饰精美,震惊世人。从这可以看出,新乐先民已经有了原始的图腾崇拜。或许正是2号房址的一场大火,新乐人才放弃了已经建立起来的家园,举族迁移,但迁到哪里,尚是未知之谜。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刘海搏/文

  主任记者李浩/摄

编辑: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