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雪糕,皇姑雪糕,奶油味儿的皇姑雪糕……”

沈阳首个声音商标会是这段叫卖声吗?

来源:沈阳网 2021-04-09 05:55

  皇姑雪糕的声音商标。

  “雪糕,雪糕,皇姑雪糕,奶油味儿的皇姑雪糕……”这个烙印在几代沈阳人记忆中的吆喝声,正在冲击一项纪录:申请注册“声音商标”。如果获批,它将成为沈阳诞生的第一个“声音商标”。

  不管它能否注册成功,在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民法典》首次明确将自然人声音参照肖像权给予同等保护的背景下,在以文字、声音、图像等组合形式传播的多媒体互联时代,关于“声音权”的保护以及由声音带来的商业价值讨论,才只是个开始。

  解读声音商标

  新修订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给出的声音商标定义,是指由用以区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声音本身构成的商标。声音商标可以由音乐性质的声音构成,例如一段旋律,也可以由非音乐性质的声音构成,例如自然界的声音、人或动物的声音,或者兼而有之。

  自然人声音,例如影星成龙的“望子成龙小霸王”。

  纯旋律声音,例如腾讯QQ消息提示音“嘀嘀嘀嘀嘀嘀”;诺基亚、宝马、英特尔等的提示音。

  “旋律+人声”组合,例如苏菲卫生巾广告里的“SOFY”,雅虎公司的“yahoo”;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嗒嘀嗒,嗒嘀嗒,嗒嘀嗒嘀嗒,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叶青

  不想被遗忘的叫卖声

  “赶上西天取经了,太曲折了!”谈起为皇姑雪糕叫卖声申请注册声音商标的经历,赵星感慨万千。

  在奔波了近8个月后,他还没有等到注册成功的消息:“我还在试,不会放弃。”

  这个80后“老男孩”曾经花三年时间找配方,只为寻回童年的老味道,终于让“皇姑雪糕”得以重出江湖。如今,在沈城繁华的夜市里,在小酒吧、咖啡店,甚至在网店上,都能找到它。

  赵星的理想不止于此。他试图还原的,不仅是味道,还有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场景——父亲骑着“二八大踹”,驮着雪糕箱,走街串巷地叫卖:“雪糕,雪糕,皇姑雪糕,奶油味儿的皇姑雪糕……”画面与声音交织在一起,那是童年记忆里最温情的一块拼图。

  一次,他学着父亲的声调吆喝起来,朋友们兴奋了:“太对味儿了!就是小时候听见的那个调儿!多少年没听过了……”

  这让他萌生了想把叫卖声注册成声音商标的想法,“我们这代人是打小听着这段叫卖声长大的,这是独属于皇姑雪糕的声音,无可替代。我不想它被人们遗忘,希望它能以这种形式流传下去。”他还担心,万一有人沿用这个调子,换个广告词,再嫁接到别的商品上,这对于“皇姑雪糕”来说,是一种伤害和损失。

  “低产”的声音商标

  注册声音商标,强大如“鹅厂”,也同样不顺。

  2016年腾讯公司为QQ消息提示音“嘀嘀嘀嘀嘀嘀”申请声音商标被驳回,随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经过两年审理,才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准予注册的终审判决。这也是中国首例声音商标案,到现在才不过2年多的时间。

  从实践来看,声音商标虽然2013年就进入了商标法的注册和保护范围,但仍然是个新生事物。“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广播开始曲”也是在经过多次补正才于2016年通过核准,成为新商标法修订以来国内首例成功注册的声音商标。酷狗音乐更是多次申请均被驳回,直到2019年才通过复审成功注册。

  就在去年4月,“口红一哥”李佳琦申请把“oh my god,买它买它!”注册成声音商标,还上了微博热搜,最终于当年12月被商标局驳回。

  与之相比,赵星遇到的波折只能算“小巫见大巫”。

  ​附着在商品上的声音,会调动消费者的感官记忆。当熟悉的声音响起,人们很容易就会联想到某一个品牌、某一种商品,或者某一项服务,形成情感连接。举例来说,我国幅员辽阔,南橘北枳,可是“磨剪子嘞——戗菜刀——”的吆喝声,却打破了地域、口音的限制,实现了大江南北的奇妙统一,谁也拿不出明确的考据来说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不得不承认,声音具有独特的感染力和传播力。这也是包括知名企业在内的众多市场主体都想抢注声音商标的直接原因。

  然而,成功者却寥寥无几。有数据显示,从2014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施行到2018年的4年间,全国共有546件声音商标申请注册,仅15个注册成功。近两年,每年申请成功的也不过是个位数。

  把吆喝声注册成声音商标,“皇姑雪糕”有多少胜算?沈阳一家多年从事商标注册代理业务的公司负责人态度模棱两可,在追问下,他给出了“四六开”的答案:“胜算是六,但客观说,其中一成是加在个人情感上。”

  他告诉记者,声音商标有特殊性,与具象的商标明显不同,审查关联因素也很复杂。除了多项禁用条款外,还要满足形式确定易认、有显著性、符合公序良俗、无在先冲突权益等方面的要求。但也比较模糊,没有“硬指标”作为尺子衡量。例如是否具有显著性这一条,人为判断就不可避免地具有主观性和局限性。可以说,声音商标的注册程序、审核标准等等都还处在探索和完善之中,这必然会造成申请困难。

  “皇姑雪糕”叫卖声的声音商标注册之路,还前途未卜。但无论成功与否,关于“声音”的权利与价值,却是每个人都不能忽视的话题。

  一波三折的申请之路

  2020年8月,赵星来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沈阳商标受理窗口,正式提交了申请。

  他还记得工作人员当时面露惊讶的表情——从窗口设立以来,这是第一次接到声音商标的注册申请。赵星成了沈阳“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是由于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注册之路走得并不顺利。

  赵星先后提交了“雪糕,雪糕,皇姑雪糕,奶油味儿的皇姑雪糕。雪糕,雪糕,皇姑雪糕,带芝麻的皇姑雪糕”两段叫卖声的音乐简谱,和纯音调无人声版的MP3文件,刻录成光盘提交,并附上申请说明,将声音商标用于商品展示、宣传和售卖。

  而他也先后四次收到了由于材料不充分需要重新补正的驳回复审通知,最近的一次就在上个月。

  接待他的工作人员鼓励他:“有能补正的材料,我们就再提交,一点点试探着往前走,把这个事办下去。”工作人员同时也在帮他想办法。他们多方打听到,“酷狗音乐”APP开屏问候音“Hello Kugou”声音商标已注册成功。根据对这个案例的分析,建议赵星在原有材料基础上,加上五线谱,在音频中把人声合成进去,以增强声音商标的显著性和辨识度,再次重新提交完整材料。

  “如果成功,就是沈阳第一例。从这个角度说,这不只是对我个人,对其他沈阳人和企业也都有意义。只要路没堵死,我就一步一步往前走。”赵星正在请会使用专业音乐软件的朋友加紧制作新的音频,继续递交申请材料。

  由于地方窗口只能受理和提交声音商标的注册申请,没有审查审批的职能。最终能否获批,还要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审定。

  请查收你的“声音权”

  “注册声音商标,关注到了声音利益,这种尝试是非常有益的,而且很有前瞻意识。特别是在《民法典》颁布实施的大背景之下。”辽宁维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崔扬说。

  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于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其中,不仅将人格权独立成篇,并在第四编第四章、第1023条中,首次出现了“声音权”的相关规定,明确“对自然人声音的保护,参照适用肖像权保护的有关规定。”

  崔扬认为,虽然只有这简短的一句话,但是意义不小,内涵颇丰。

  首先,这等于从法律层面上承认了声音是一种独立的新型人格权。而在此之前,声音权都只是作为一般人格权来进行保护,也没有专门适用于声音权利的明文规定。世上不可能有声音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声音与外貌一样与生俱来,具有辨识度,人们用自己独有的音调、音色来表情达意,形成个人的显著标识。因此,声音必然具有人格属性,应该在人格尊严内予以保护。不经他人许可,录制、剪辑他人声音进行歪曲、丑化甚至侮辱的行为,属精神利益的侵权行为。在此也要提醒那些鬼畜视频制作者们,小心别“玩过界”。

  其次,这条规定也为声音商品化后可能带来的财产利益提供了法律保护。公众已普遍知晓,未经他人允许,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他人肖像,要承担侵权责任,进行相应的赔偿。新的《民法典》实施后,如此使用他人声音也要承担同等责任。现实中,声音具有的商业价值早已被不断开发和应用出来,导航里的明星语音包就是一个例子。而声音权的明晰,对演艺人士、网络上的各类up主、声优以及以声音为载体的内容创作者等等群体,无疑是重大利好,也会带来声音创作的进一步繁荣。

  在互联网多媒体技术如此发达的时代,社会生活中由声音引发的名誉和利益纠纷只会越来越多。《民法典》关于“声音权”的明确,给了每个人保护自己的声音权、排除他人不合理使用一个有力的法律武器,对定纷止争有重大意义。

  回到包括以自然人声音、人声与旋律组合、旋律等形式出现的声音商标,作为一种新型的知识产权,也必然得到越来越强的保护。再加上传播手段越来越多元,“注册声音商标未来会成为一种趋势。眼下注册成功了,或许不一定能立刻发生实际作用,但是随着声音商标体系越来越成熟,它会显现出自身的价值。”崔扬认为。

编辑: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