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满洲省委特科:隐蔽战线上的红色丰碑

来源:沈阳网 2021-04-07 08:36

东北陆军讲武堂

  1927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落下帷幕。为保卫红色血脉的安全,同年11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建立了中国共产党中央特别行动科(以下简称“中央特科”),收集情报、开展政治保卫。也是从那时起,“特科”这个略带神秘色彩的机构,汇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发展长河。

  那么,在同一时期,东北地区是否也有党的特科组织,东北隐蔽工作是在怎样的形势下建立?工作的开展又为党的建设带来了哪些深远影响?日前,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采访了辽宁省委党校教授、辽宁省“九·一八”历史研究中心主任、“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顾问王建学。

  据王建学介绍,1929年,中共中央在中共满洲省委设立了特科组织——中共满洲省委特科(以下简称“满委特科”)。在那段复杂且残酷的岁月里,满委特科惩办叛徒、探知军情,写下了光辉的历史篇章。

  背景:特殊形势下的应急之举

  “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中国共产党拿出了全部诚意与国民党进行合作。但在大革命失败后,这份诚意也成了威胁我党安全发展的隐患。”据王建学介绍,在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后,国民党迅速建立起一整套特务系统,比较有名的有“蓝衣社”“军统”“中统”等,用以监视共产党人,破坏我党的力量。

  “正是共产党频遭国民党破坏和迫害的严峻形势,中国共产党紧急成立了特科组织,通过隐蔽战线斗争的开展,掌握国民党当局的动态,实现自我保护。”王建学说,中共中央特科的领导者正是周恩来同志。

  1929年,在中共满洲省委成立两年之后,中央特科正式组建满委特科,蔡伯祥任特科书记,赵唯刚担任秘书长。“当时全国有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政权的地方,都设有特科。满委特科的成立,也是为了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是一种应急的举措。”因东北地域、政局的特殊性,满委特科成立后同时接受中央特科和中共满洲省委的双重领导。

  虽然同是由中共中央设立的特科组织,但与其他地区尤其是关内不同,满委特科除了肩负收集国民党政权动态,保卫党的机关,掩护、营救党的同志等职责外,还有另外一项重要任务。“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党中央领导人会不定期前往苏联,而东北是由关内去往苏联的必经之路,所以中共满洲省委、满委特科也就自然而然承担起保护领导人安全抵达满洲里的‘交通站’任务。”王建学说。 

  活动:地域特色洞察国际形势

  在极其复杂而残酷的斗争环境中,满委特科的特工们凭借精明、勇敢以及坚定的信仰,在隐蔽战线上与敌人展开了一场场生死较量。

  “当时特工们活动的场所主要有两个地方,一是奉天驿(今沈阳站)附近的悦来客栈;第二个是著名的鹿鸣春“一号包房”。赵唯刚以东北三省讲武堂教员的身份作掩护,进行特科活动。”王建学说,在满委特科建立之前,中共满洲省委已经有近两年的先期酝酿,所以满委特科成立后,工作很快开展起来。先后搜集了大量奉系军阀的军事情报,及时了解、掌握国民党方面的动态,有的特工还冒着生命危险打入敌人内部,为中共中央制定正确路线贡献力量。

  同时,因东北地区接壤日本、朝鲜和苏联,所以满委特科自成立之日起,便有着其他地域特科组织没有的国际环境。“当时苏联有埃廷贡,日本有驻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朝鲜有爱国人士和共产党员秘密活动,再加上满委特科,可以说当时的东北是一个国际情报工作形势非常复杂的地方。”王建学介绍说。

  也正是围绕着这些特殊的国际因素,在工作中,满委特科不可避免地发现一些任务相联系的“蛛丝马迹”。

悦来客栈(图中左侧建筑)

  贡献:为“9·19”宣言奠定基础

  在满委特科收集的众多情报中最为重要的,便是洞察了日本武装侵略的野心,为中国共产党起草第一篇抗日宣言提供了准确的情报和思想上的准备。

  从1931年4月开始,满委特科的特工们发现,驻扎在沈阳的日军进行了48次演习,演习所占的区域竟达19处之多,几乎遍布沈阳城全境。更为蹊跷的是,演习中日军不仅大肆加埋标识、遍树太阳旗,所用的枪炮也都是真枪实弹。而除了频繁的军事演习外,日军还将大批的军用物资、两门大炮运抵奉天驿。“这一系列的操作,让敏锐的满委特科特工们意识到,日军可能要对东北发动武装侵略。”随后,满委特科立即将这些与日军有关的蛛丝马迹汇报给中共中央,又通过特殊渠道向当时的辽宁省国民政府发送了预警。“但令人痛惜的是,这一情报并没有引起当时东北当局的重视。”王建学说。

  在九一八事变发生之前,满委特科又发现,日军将大量的军用物资布置在满铁附属地。而为了掩人耳目,日军还将这些物资用木板围了起来,周围又搭起了很多临时的军用帐篷,伪装、隐蔽的意思昭然若揭。与此同时,满委特科的特工们还发现,四平等地也有类似情况,尤其是日军在铁路的给水塔旁均加了岗哨。种种迹象让满委特科得出结论:日本人要动手了。随后,中共满洲省委再次向中共中央上报情报。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事变发生第二天,中共满洲省委在第一时间发表了《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又称“9·19宣言”),在“关键时刻”为身陷黑暗中的人们送去希望。“原来有说法称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中共满洲省委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完成了一篇内容夯实的战斗宣言,简直不可思议。实际上,满委特科的情报早已让党中央洞察了日本的野心,作为领导东北党组织的机关,中共满洲省委不可能不在战略、策略、工作上有所准备。所以,‘9·19宣言’的发表是中共满洲省委有准备之举。”王建学指出,满委特科的预判和预警,则构成了“9·19宣言”发声的背景。

  不难看出,满委特科的情报为中国共产党在14年抗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奠定了重要基础。满委特科也因其在隐蔽战线上的特殊贡献,成为一座不朽的红色丰碑。同时,满洲省委特科在了解苏联、日本、朝鲜的军事情报工作,也使沈阳成为国家安全工作的重要源头之一。

  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关彤

  (本版图片由辽宁文保志愿者陈赫提供)

编辑: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