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回响】援朝的家书

来源:沈阳网 2021-04-05 22:31

  周贤忠/摄李千惠/剪辑

  今年清明节,远在成都的烈属王援朝不能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祭奠养父,他委托烈士陵园工作人员在烈士英名墙前代读他写给烈士王波的信,记者正好目睹,也了解到这封信背后还有更多感人的故事。

  一封写给父亲的信

  4月4日下午,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宣教科科长王春婕带领工作人员来到英名墙前,先擦拭英名墙上王波的名字,然后献上鲜花,三鞠躬,最后读信。

王波

  信中说:“爸爸,你离开妈妈和我的时候我才两岁半,今年我己经满70周岁了。67年了,爸爸,我一直想您,可你和杜耀亭爸爸一直长眠在朝鲜的三八线上,种种原因我们都无法前往你们安息的地方去祭奠你们,爸爸,我想您啊!……

  “又是一年清明了,请陵园的同志代祭奠,我有很多很多话想对你诉说,可此时此刻又不知从哪儿说。唠唠家常吧,妈妈在她87岁那年去世了,在你牺牲后的49年里,她无时不把你思念。49年间,她以善良、勤劳、隐忍的独特人格魅力获得了同事、邻居们的尊敬,我长大成人后对妈妈也很孝顺,妈妈也为有我这样一个儿子而感到很欣慰!爸爸,儿子自信地告诉你,我一直以你为荣,以你为自豪。我从你身上继承的唯一‘财产’就是您的‘精神’,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和热爱!……”

  代祭扫仪式完成后,王春婕将视频资料传给王援朝。4月5日,王援朝在烈士后代群中进行了转发,感谢陵园工作人员辛勤的付出。

  养父和生父都是志愿军烈士

  王援朝告诉记者,王波是他的养父,生父叫杜耀亭,他们都是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八路,两人在解放战争期间同在1军7师21团。生父杜耀亭任供给主任时,养父王波任团卫生队长。后来生父到师后勤,养父到了师卫生科,两人仍然在一起。1951年2月他出生时,生父家已经有了三个男孩,而养父家却没有添丁进口,就把他过继给了养父家。

王援朝和养父母第一张全家福,摄于1951年

  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杜耀亭、王波奉命前往朝鲜。王波任1军7师卫生科正营级防疫股长,1953年6月26日,包括王波在内的19团连级以上干部共114人在坑道内的临时指挥所召开作战会议,突然40余架敌军飞机开始对指挥所进行轰炸,坑道口瞬间被倒塌的土方堵死,包括团长康致中在内的114名连级以上干部不幸牺牲。

入朝前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杜耀亭托人带话给养母,“别难过,以后你和孩子的生活,我和家里人全管。”可是仅仅隔了一个月,杜耀亭也遭遇不幸。

  生母做媒 养母嫁给生父与养父的战友

  杜耀亭和王波牺牲时,王援朝只有两岁半。1954年,在生母吕瑞清介绍下,养母黄燕亭改嫁生父和养父战友王福寿。王福寿尽了一个继父所有的责任。童年的记忆里,王援朝只知道继父对他要比两个弟弟还好,“无论我提什么要求都会满足,他从来没发过脾气,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王波生前用品如今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纪念馆展出

  王援朝1968年参军,1975年上大学,都是王福寿找人安排的,他求人就一个理由,“这是烈士的后代,我要照顾好他。”

  直到继父病危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生母和养母都不让继父告诉他。“继父临终前,把生母、养母和我的手拉在一起,脸上挂着微笑走的。”

  王援朝说,2002年养母去世,2013年生母离世,亲情还在下一辈中间维系着,他们都为有志愿军的血脉而骄傲。清明节后,他和杜建国(杜耀亭儿子)还会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到烈士英名墙前祭奠两个父亲。

  帅正新闻、沈报全媒体记者周贤忠

编辑:lt05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