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压城硝烟再起

来源:沈阳网 2021-04-02 04:35

  日本投降后,沈阳及东北人民迫切需要一个和平安定的环境,休养生息,重建家园。然而,在抗战中一直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国民党蒋介石开始策划窃取胜利果实的阴谋。于是一场新的战争的乌云正在袭来,多灾多难的东北大地再次燃起硝烟。

  日本投降之时,国民党的大部分军队还远在大西南,而一直在冀热辽一代坚持抗战的共产党八路军却迅速进入了东北的大部地区。1945年11月19日,苏军宣布,苏联政府与中国国民政府达成协议,中长路沿线的大城市交与国民政府接收,中共所属机关和军队限期撤出沈阳。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东北局决定将东北局和辽宁省与沈阳市的党政机关及军队分批撤出沈阳。

  1945年11月25日,中共沈阳市委分成两路分别撤至沈阳的南郊和北郊。一路由焦若愚率领向南撤到陈相屯,另一路由孔原率领向北撤至财落堡、蒲河一带。经中共中央东北局批准,于1945年12月组建了中共沈阳市东南郊分委,隶属中共辽宁省分委领导。与此同时,原中共沈阳市委组成人员进行调整,组成中共沈阳市委(北部),也隶属中共辽宁省分委领导。中共党政组织及部队撤离沈阳时,留下部分未暴露身份的党员同志在市内坚持地下斗争。

  按照东北局的指示,中共沈阳地方组织撤至市郊农村后,即将工作重心转向了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斗争,以进一步发动农民。在中共沈阳市东南郊分委和中共沈阳市委(北部)的领导下,沈阳郊区的广大农民迅速掀起了反奸清算和减租减息斗争的热潮。

  1946年3月,经中共辽宁省分委批准,在沈阳南郊姚千户建立了中共沈阳县委和县政府。沈阳县委的主要任务是发展革命武装,开展对敌斗争,转送干部,建立农会,发展党的组织等。

  当苏联军队全部撤出沈阳城时,国民党军队全面占据沈阳,并向苏家屯、陈相屯地区发动了大规模进攻。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指示,中共沈阳市东南郊分委和沈阳市民主联合政府继续向本溪方向撤退并随即解体。中共沈阳县委逐渐向东转移,7月,经中共辽东三地委批准,沈阳县与抚顺县合并,成立沈抚联合县,同时成立了中共沈抚县委。中共沈阳市委(北部)的领导成员继续向北撤退到铁岭县东部。1946年4月12日,辽宁省委将沈阳北郊蒲河总区的6个分区、铁岭东部的5个区和抚顺北部两个区组成沈铁抚联合县,并成立中共沈铁抚联合县委。

  1946年3月12日,苏联军队全部撤离沈阳。随即,已经进占新民、铁西的国民党军队于次日进入沈阳市区,全面占领沈阳。从此,沈阳成为国民党反动派在东北发动内战的政治和军事中心,国民党在沈阳开始了两年零7个月的黑暗统治。

  国民党军队占领沈阳后,反动当局组织起形形色色的特务机构,大肆追捕共产党人,疯狂迫害进步人士,到处是一片白色恐怖。在国民党特务机关的严密搜捕中,沈阳市内的中共地下工作组织多次遭受破坏,许多同志先后被捕入狱,在生与死的严峻考验面前,这些同志或巧妙地与敌人周旋,或坚决地和敌人较量,始终保持了共产党人的英雄本色。

  国民党特务机关还在沈阳建立起秘密的特务组织——辽宁省“136”统计室。他们网罗一批职业杀手,专门从事秘密杀害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罪恶活动。位于太原街附近的“青年训导所”,就是国民党军统局设在沈阳的一所秘密监狱。在这里,许多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被秘密羁押,施以酷刑。

  国民党军队全面占领沈阳后,各派系的军政官僚对工厂、铁路、金融、房产等大肆进行劫收。大量的民族工商业纷纷倒闭,通货恶性膨胀,币值暴跌不已。大批的工人失业后生活无着落,饥寒交迫的百姓流落街头。

  为了扩充内战经费,国民党当局不断巧立名目更加残酷地对沈阳人民进行盘剥压榨,甚至连国民党军队进城,老百姓也要被迫缴纳“欢迎费”,逼得全城百姓叫苦连天,怨声载道。同时,国民党军队占领沈阳后即开始频繁地征粮、征兵,将发动内战的沉重负担转嫁到刚刚从日本帝国主义铁蹄之下挣扎出来的沈阳人民身上。(摘自《沈阳红色记忆》)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