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内的英勇斗争

来源:沈阳网 2021-03-26 06:11

  奉天第一监狱。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李子芬

  中共奉天市委书记赵毅敏

  在沈阳市西顺城街与南顺城路交叉路口的东北角,有一所沈阳技师学校,这里曾是著名的奉天第一监狱。目前,监狱的主要建筑都已不在,仅剩一堵高高的围墙,见证着当年共产党人在这里与敌人斗争的历史。

  专押“政治犯”的监狱

  1917年,张作霖主政东北后,将清末建立的奉天模范监狱和奉天省城罪犯习艺所合并为奉天第一监狱,地址就在现在沈阳技师学校的位置。1928年冬,东北易帜,张学良主政东北,将奉天第一监狱改造为当时辽宁最为正规的监狱。

  1927年之前,奉天第一监狱从未关押过所谓的“政治犯”。1927年6月29日,中共奉天市委书记任国桢、负责组织工作的杨志云被捕,于7月21日被押送到奉天第一监狱“北未决”监号“仁”字监。这是奉天第一监狱关押“政治犯”的开始。此后,奉天第一监狱成为关押“政治犯”的专属场所,许多在奉天地区被捕的中共党员都被关押在这里。从1927年至1931年末,先后有86名共产党人被关押在这里。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陈为人、李子芬、林仲丹,奉天市委书记赵毅敏,被称为“南杨北赵”的抗联英雄杨靖宇、赵尚志,以及中共满洲省委、奉天特委、抚顺特支的许多著名领导人,都曾先后被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中成立党支部,宣传革命思想,以顽强的意志与敌人作斗争。

  成立狱中党支部

  1928年12月23日,中共满洲省委遭到第一次大破坏,省委书记陈为人、组织部长吴丽石、抚顺特支书记王鹤寿、工运委员唐宏经等12人被捕,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北未决”监号“信”字监。他们入狱后虽未正式建立党支部,但自然地形成了以吴丽石为首的领导核心。这期间,有什么事都由吴丽石出头去办,特别是同外边“互济会”的联系,均由他一人负责,直到1929年7月他们被组织营救出狱。

  1930年4月,中共满洲省委遭到第二次大破坏,省委书记李子芬、秘书长刘明俨、共青团中央巡视员邱旭明等人都被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6月,李子芬等19名同志全部被调到青年监集中管理,这给狱中建立党支部创造了有利条件。于是由李子芬提议,经研究,同年7月在狱内建立了党支部(简称“狱支”),由原省委书记李子芬任党支部书记,组成了五人的党支部委员会。1931年初,在临时党支部的基础上,又成立了党团员合组的狱中干事会。

  “狱支”成立后,明确提出在坚持狱中斗争的同时,还要积极争取尽快出狱。在“狱支”领导下,被捕人员团结一致,虽屡受酷刑都十分坚强。经过努力,狱中同志还教育和争取了一些本质上较好的监狱看守人员,使其成为可靠的“交通员”。

  被捕的同志在“狱支”领导下,还成立了读书会,组织难友学习革命理论,秘密传阅外边送来的党的文件,并积极地对敌伪人员开展争取教育工作,运用各种方式与敌人斗争。

  酷刑前的智斗与苦斗

  在奉天第一监狱,共产党人多被关押在“北未决”监号里。所谓“未决”,即没有实质性证据,不能判处罪名,但仍然被关押审讯。面对敌人的审讯和严刑拷打,很多共产党人机智应对,顽强斗争,令敌人无计可施。

  1929年8月,刘少奇与孟坚因奉天纱厂工人闹工潮,去纱厂找工人谈话,在纱厂门口被厂卫队怀疑而被捕。当敌人审讯刘少奇时,他说:“我是刚从武汉来到奉天,想找个活儿干,没承想活儿没找成,却被你们抓来了。”敌人又追问闹工潮的事,刘少奇说不知道。尔后敌人边问边打,但最终一无所获。敌人找不出任何证据,经过党组织的营救,被关押了20多天的刘少奇、孟坚于9月中旬获释出狱。

  1929年8月,时任中共抚顺特支书记的杨靖宇被捕。敌人将他投入水牢并施以酷刑,把他折磨得遍体鳞伤,多次昏死过去,但他始终没有吐露党的机密。

  1930年4月,赵尚志被捕后,东北宪兵司令部侦缉处长雷恒成三天内亲自审讯他四次。雷恒成哄骗他说:“你只要交出共产党的组织,承认自己年轻幼稚,误入歧途,悔过自新,就可以释放你。”赵尚志当场反驳:“青年爱国有什么罪?难道爱国是误入歧途吗?”赵尚志还在公堂上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骂雷恒成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军阀的奴才。雷恒成见对他施酷刑也无济于事,只好将他送回监号。监狱看守人员在背后说:“赵尚志真英雄,有骨气!”

  监狱内外的斗争

  1933年6月,奉天特委书记杨一辰被捕,遭受了严刑拷打。在伪满奉天省警察厅特高课,日本特务轮番给杨一辰灌凉水、压杠子、上大挂、疲劳战……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然而,他坚贞不屈,毅然绝食5天与之斗争,没让敌人从他嘴里得到任何情况。在狱中,他创作了一首《言志诗》:“统治阶级,设置监牢。囚我志士,肆彼横暴。但我志士,忠贞在抱。心非石兮不可转,汤可赴兮火可蹈。善摄生兮保此身,持其志兮气勿躁。奋斗!奋斗!红日五洲普照。”

  1933年10月,接替杨一辰担任奉天特委书记的张有才和其他两名同志被日本宪兵队逮捕。敌人对张有才施用灌辣椒水、坐老虎凳、过电等酷刑,但他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巧妙地应付了敌人的多次审讯。在狱中,杨一辰、张有才等人同敌人展开斗争,绝食抗议,鼓励难友坚定信念,与敌人斗争到底。

  由于奉天特委接连遭到严重破坏,1934年4月,中共满洲省委又派夏尚志到沈阳担任奉天特委书记。按照满洲省委提供的线索,夏尚志通过奉天第一监狱一位看守与关在狱中的杨一辰接上了关系。以后杨一辰又通过狱医向夏尚志传递信息。通过杨一辰从狱中转出的组织关系,夏尚志与监狱外的地下党员接上关系,逐渐恢复和发展奉天党的组织工作。

  奉天特委也对狱中的这些同志十分关心,通过交通员定期将文件秘密传到狱中,及时转回同志们在狱中开展斗争的情况,并积极开展营救工作。1934年7月,原奉天市委书记赵毅敏出狱后,就是由奉天特委安排其顺利回到满洲省委工作的。

  中共沈阳市委党史研究室钱樾雷认为,沈阳地区的共产党人在监狱中与敌人进行的英勇斗争,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血染的历史,是中国共产党在沈阳的奋斗历史中极其重要的篇章。他们在监狱中不屈不挠的斗争,表现了共产党人坚定的革命信念和顽强的斗争精神。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罗学敏

编辑: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