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之忧:孩子又揉眼睛了

一个来自“小眼镜” 越来越低龄化的警报

来源:沈阳网 2021-03-19 06:16

 

  2020年6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显示,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

  记者在沈阳市范围内随机抽取了两个一年级班级和一个九年级班级:一年级100名学生中,5名孩子患近视,九年级46名学生中,近视眼学生达到32人。

  诸多因素导致低龄化成为沈城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的一个重要特点。眼科医院临床数据显示,儿童青少年近视眼患者中,6岁儿童的占比达到了10%。

  发生近视的年龄越小,未来风险越大,严重的甚至会导致失明,“小眼镜”已成为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何氏眼科集团董事长何伟认为,新的形势和严峻的数据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提出新的挑战,提升近视防控效率成为当务之急。沈阳已启动视力健康教育促进工程、健康育人工程、健康学校建设工程、教卫协同工程、家庭护眼促进工程五大工程,为儿童青少年护眼。

  《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显示

  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

  53.6%

  6岁儿童

  14.5%

  小学生

  36.0%

  初中生

  71.6%

  高中生

  81.0%

  大学生

  90%以上

  引发近视的两大因素

  近距离

  用眼过多

  阳光下

  户外活动减少

  ●近距离用眼时间太长

  ●用眼距离太近

  ●两次近距离用眼之间无间隔

  ●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

  1

  一系列严峻的数字

  3月5日上午10点,一家三级甲等医院7楼眼科门诊候诊区内,有3名学龄前儿童由家长带来求诊。其中最小的患者叫希希(化名),只有4岁,由爸爸妈妈和奶奶3人陪同。希希奶奶说,这是他们第三次求医,孩子总爱看绘本、平板电脑,看着看着,头就会歪到一侧,还时不时用手揉眼睛。“上次来检查,大夫说小孩子结膜炎、近视或者视疲劳就都爱揉眼睛,当时测了一下视力,右眼是0.8,左眼正常,怀疑早期近视,但孩子不配合深入检查。这次哄着过来再做做检查,看下一步该咋办。”

  3月6日,周六。早上7点多,位于三好桥北的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医联体兴齐眼科医院门诊外,排起了几十人的队伍。8点40分,二楼VIP诊室走廊里,站满了带孩子来求医的家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在前一个周末,单日最高门诊量达到了480人,其中绝大部分为儿童青少年近视患者。

  3月7日,周日。上午8点多,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网上挂号系统中,视光中心门诊当天出诊医生范丽英主任的号就显示“已挂满”。数据显示,自从春节过后到3月1日开学之前,该院眼科门诊量增加一倍,日门诊量达到2000多人,将近一半的患者是中小学生。

  记者调查发现,在很多年轻的家长心中,“孩子揉眼睛”既是用眼疲劳的体现,也是孩子有近视趋势的警报。事实上,这种由孩子频繁揉眼睛引发的家长之忧,多数得到了印证:经医生检查,孩子确有近视的危险。

  “入学即近视”的情况已有发生,而且随着年级的增加,近视比例随之增加。3月4日,记者在和平区两个一年级班级进行了小调查,两个班级分别有2名和3名同学为近视患者,均佩戴框架眼镜,其中4名为环境因素导致的近视,另1名为家庭遗传因素,整体近视率为5%。次日,记者从皇姑区一所初中三年级某班了解到,该班级46名学生中,佩戴近视眼镜的人数达到了70%。其中还有同学表示,虽然没有佩戴眼镜,但是已经出现视力模糊的情况。

  从全国的数据来看,情况更为严重。

  2

  电子产品之祸?

  在一家眼科门诊的候诊区,记者遇到带两个女儿来问诊的胡女士。大女儿上初二,候诊时一直拿着手机观看视频。“手机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就要收走了,不能用了。”胡女士对大女儿说。

  电子产品的使用,以及疫情发生后线上教育和培训的普及,成为家长们一致认为的近视眼“公害”。

  市民常先生女儿今年两岁半,早在一年前,他就用手机给孩子播放动画片。去年年底因为疫情,早教机构将课程搬到线上,每周他让孩子上四节早教网课。最近,常先生发现孩子经常揉眼睛,带到眼科检查后,医生说孩子用眼过度造成了视觉疲劳,并叮嘱他3岁之前不可以接触任何电子产品。“买的课时有使用期限,如果不跟着上网课,到期前肯定用不完。”常先生说。

  记者从沈阳一家知名早教机构了解到,自疫情发生以来,该机构先后两次暂停线下授课,引导家长带孩子上网课,“小孩子很容易被画面吸引,上课效果还挺好的,不过也有家长反映孩子有眼睛不舒服的情况。”这家机构的早教老师私下和记者说。

  也有家长明知道上网课对孩子眼睛不好,但还是“深陷其中”。6岁小朋友高幸的妈妈告诉记者,以前给高幸报了一个线下英语班,后来疫情关系不能去上课了,就和同学家长一起找了一家线上机构,AI外教场景课,纯正美式发音。“这几个家长都怕自己的孩子被落下,干脆就都买了三年的课,大家比着学。现在学了一年多了,孩子还挺爱学,就是我总担心她眼睛受不了。”

  在专业人士看来,电子产品的使用,确实增加了近视发生的诱因。

  3月6日,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医联体兴齐眼科医院医疗副院长、视光中心主任郭雷出门诊,到上午10点半左右,他已经接待了22位小患者,多的时候,他一天要接待七八十位患者。“我看的病人里,儿童青少年近视眼患者占到90%,并且越来越有低龄化的趋势。”

  据郭雷介绍,目前近视发生的根本机制尚未完全明确,医学界比较公认的是与遗传和环境因素相关。

  在环境因素中,近距离用眼过多和阳光下户外活动减少,是两大重点因素。近距离用眼时间太长、距离太近、两次近距离用眼之间没有间隔等,都属于近距离用眼过多,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包括网课,也是近年来的又一个典型表现。

  3

  近视低龄化危害大

  郭雷告诉记者,从临床上看,6岁儿童近视发生率在我国部分城市已达13-15%,低于6岁的近视儿童在临床上也很常见了。患近视年龄越小,发现的初始近视值越高,父母双方或一方有高度近视(600度以上)者,近视增长的速度会越快,并且对目前已有的近视控制方法应答不理想,对这样的人群称为近视控制中的高危人群,患者未来预后不是很乐观,需要特别重视。

  郭雷说,一般发生在15岁以内的近视叫早发性近视,发病特点是近视度数会随着身体生长发育不断增长,80%以上人群一年可能要增长100度以上。假如一个6岁的孩子,发现近视的时候就达到了两三百度,到15岁时,可能就会达到1000度。

  部分家长对近视的治疗可能存在一定误区,许多家长认为孩子近视并不要紧,长大以后做个手术摘掉眼镜就治好了。郭雷说,青少年近视度数越高,未来患病理性近视的几率就会越大,病理性近视因为可能引起眼底出血、视网膜脱落等并发症,从而严重影响视觉功能。成人的近视眼手术,并不能解决因为高度近视所造成的眼底病变,所以,只有在青少年时期将近视控制在一定的安全范围,成年时才有机会在安全的前提下选择包括手术在内的各种治疗方法。

  在沈阳一家知名眼科机构工作的李想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案例,一对双胞胎患者的父母都是近视,出生之后,父母并没有过多关注两个孩子的视力问题,也没有及早进行干预。到两个孩子13岁时,已经发展到2600度的高度近视,引起后巩膜葡萄肿合并症,才到专业机构寻求帮助。

  市民李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孩子在9岁时患了近视,在专业眼科医生指导下配戴角膜塑形镜。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副眼镜接近1万元,每一年到一年半就要根据视力情况更换一副。每个月在人工泪液、消毒剂、药水方面的支出两到三百元不等,同时配合使用的0.01%浓度阿托品滴眼液价格为298元/支/月。到孩子成年为止,在近视防控方面的开支大概要10万元左右。

  不仅如此,青少年近视还将影响高考专业的选择。目前,国防、军事类院校,公安专业、民航飞行员等专业都对视力有着一定的要求。

  4

  既要“防”也要“控”

  帮孩子打好眼睛“底子”

  “上小学的时候,我每天都认真做眼保健操,后来读研究生,天天在被窝里打手电看书,眼睛也没啥问题。所有我觉得小时候把底子打好非常关键。”沈阳市民罗先生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对于罗先生的观点,李想给予了肯定。大部分儿童青少年患的是轴性近视,因为他们正处于生长发育期,长期近距离用眼导致眼轴长度持续增加。成人后,眼球发育已经成熟,即使从事近距离学习或工作,也很难形成轴性近视。所以在儿童青少年时期科学用眼、认真防护,成年之后基本是不会近视的。

  “对待近视问题,一是要针对未近视儿童青少年做好‘防’,二是要针对已近视儿童青少年做好‘控’。两者都要科学地进行,一方面要求我们专业机构多向社会进行科普,另一方面,家长也要提高相关知识储备,理性、认真地对待孩子的近视问题。”李想有感而发。

  近视防控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把发生年龄往后拖、度数不提高、避免高度近视。真性近视一旦形成就是不可逆的,但现在市场上很多机构宣称通过按摩、眼贴等方式就可以治疗近视。“这就像眼保健操一样,在近视未形成之前,可能会有一定的舒缓疲劳和预防的作用,但对于近视的延缓,在临床上没有得到公认。”他说。

  5

  大数据、基因检测赋能

  为孩子建立视力电子档案

  针对儿童青少年近视日益严重的问题,2018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中提出了“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的阶段性目标。去年7月,浙江省明确严禁使用APP布置作业,上海、湖北等地还将近视防控、总体近视率等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近视防控工作目前已基本形成由政府主导,家长、学校及医疗机构密切配合、联防联动的‘四位一体’共同行动之势,已经取得阶段性重要进展,但需进一步提高效率,落实效果。”何伟认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需要政府、学校、家庭、医疗卫生机构的力量和智慧持续防控,通过大数据和创新科技赋能,才能将此项工作推向深入。为此,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何伟提出了《关于“数智化”赋能助力儿童青少年近视精准防控的提案》。

  何伟建议,依托云端大数据平台,将每一个孩子的眼健康数据,及时更新到视力健康电子档案中,匹配唯一识别码,终身制数据持续跟踪,实现入园和入学等实时转移,确保数据真实、完整、准确、可追溯、可管理,及时对监测数据进行分析研判,随时调整近视“重灾区”防控方案。

  对于视力异常或可疑眼病的学生,通过大数据分析,指导临床干预,由专业医疗机构精准推送个性化防控措施,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诊治,预防控制近视的发生和发展。

  他还建议,借助基因检测技术,通过检测人体与生俱来的近视易感基因位点变异,对高度近视发生风险进行评估,从遗传学角度找到基因中影响高度近视的隐患,有针对性地规避生活中导致其发生的危险因素,从而有效预防高度近视的发生。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高级记者刘洋/文

  袁野/绘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