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奉天市委诞生

来源:沈阳网 2021-03-14 12:30

  在高楼林立的沈阳太原街商业区,中山路与太原北街交叉口,有一栋仅有两层的百年小楼,楼顶挂着“老精华眼镜店”的招牌。从1924年起,老精华眼镜店就在这里开门营业。1927年6月,中共奉天市委在这里诞生。

  中央驻东北特派员、中共北满地委书记吴丽石。

  中共奉天市委书记任国桢。

  中共奉天市委组织部长杨志云。

  奉天市委诞生

  1925年9月末,创建中共奉天支部后不久,书记任国桢被调住哈尔滨工作。1927年2月,中央驻东北特派员、中共北满地委书记吴丽石又派任国桢来奉天工作。与此同时,原中共大连地委组织部长杨志云遭日本殖民当局驱逐,经组织安排来到奉天开展工作。杨志云以报考满洲医科大学复习功课为由,求助老精华眼镜店经理仲肇发(杨与仲是在大连夜校时的同学),与任国桢一同租住在老精华眼镜店的二楼,在各工厂秘密发动和组织工人运动。

  1927年3月中旬,国民党奉天省党部被破获,负责人钱公来被奉天当局逮捕。为了免遭牵连和破坏,中共奉天特别支部及时通知在国民党奉天省党部备案的10余名中共党员转移到外地。经上级党组织同意,任国桢和杨志云重新组建了中共奉天特别支部,任国桢任特支书记,杨志云为组织委员,高子升为宣传委员。党的基层组织只剩下满洲银行党小组、奉天医专党小组、新建的满洲医科大学党小组和一些分散的党员。当时主要的活动联络地点就设在老精华眼镜店的二楼。

  重新组建奉天特支后,任国桢经常召集基层组织的党员和一些学校中的进步青年,来老精华眼镜店二楼聚会,学习《共产党宣言》以及进步刊物《向导》、《新青年》、《灯塔》等,宣讲革命道理,启发思想觉悟。在任国桢、杨志云的努力下,奉天医专党小组发展了不少新党员,还成立了奉天兵工厂党小组。

  1927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武汉召开常委会议,讨论东北三省党的工作,决定将大连、哈尔滨两地委改为市委,并成立奉天市委,吉林方面的党组织暂归奉天市委领导。1927年6月中旬,吴丽石来到奉天,根据中央指示精神,中共奉天特别支部改建为中共奉天市委,任国桢任中共奉天市委书记,杨志云任组织部长,高子升任宣传部长,市委机关仍设在奉天老精华眼镜店二楼。

  领导工人运动

  自从任国桢和杨志云搬到位于满铁附属地的老精华眼镜店楼上后,就全力组织领导奉天工人运动。他们经常在奉天兵工厂及满蒙毛织株式会社、奉天纺纱厂、大连机械制作所奉天支店和奉天制麻株式会社的工人群众中进行活动。

  其实任国桢此时身体还十分虚弱。他因在哈尔滨发动反奉斗争被当局逮捕,在狱中受尽折磨,经组织营救于1926年底才出狱,很快就来到奉天工作。在恢复基层党组织和开展工人运动的过程中,他经常东奔西走,从老精华眼镜店到奉天医专和奉天兵工厂等地,相距十几公里的路程,为节省党的活动经费,他都是不辞辛劳步行前往。

  在奉天党组织领导的工人运动中,以1927年5月2日奉天制麻株式会社工人罢工斗争影响最大。奉天制麻株式会社工人的劳动强度极大,工资极低,难以养家糊口。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日本资本家制定了许多克扣、虐待工人的制度,对工人非打即骂。1927年5月2日上午,织布车间一些工人在吸烟室小休,两个工头催逼工人继续干活,扬言谁不干活就开除谁。工人们埋藏在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迸发出来,300多名工人迅速聚集起来开始罢工,第二天罢工扩及全厂。

  任国桢闻讯后立即派杨志云与该厂工人代表祁长祥等接头,帮助罢工工人研究斗争策略,制定了不许打骂工人、工厂有事要与工人代表协商、不许随意克扣工资等复工条件。杨志云还提议将罢工工人按住地划成小组,每组选出代表,统一领导,按地区组织工人纠察队,防止敌人暗中破坏。党的直接领导,既提高了罢工工人的斗争艺术,也鼓舞了工人的斗争热情,许多工人都参加到罢工的行列。该厂工人的罢工斗争,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日本资本家深恐招致更大的损失,不得不答应工人的复工条件,释放被捕工人。

  5月26日,奉天制麻株式会社的工人扬眉吐气地列队入厂,胜利复工。此次斗争坚持了20多天,是中共奉天特别支部领导工人反帝爱国斗争的一次大胜利。在当时东北地区党组织还很薄弱,特别是全国革命处于低潮的情况下,这次罢工的胜利具有重大意义。

  惊心动魄的暗战

  中共奉天市委成立时,任国桢、杨志云正在铁西的一些工厂中活动,秘密发动和组织满蒙毛织株式会社、大连机械制作所奉天支店等几家日本工厂的工人进行联合大罢工。他们的活动引起了日本警察当局的注意。

  1927年6月29日傍晚,日本警察经过多日跟踪后,在老精华眼镜店对面的邮局诱捕了杨志云,接着又团团围住老精华眼镜店,抓捕店内的任国桢及6名店员。为了继续抓捕前来接头的共产党,日本警察扣下眼镜店经理仲肇发作诱饵,并留下特务在此蹲守。

  第二天上午,共青团奉天特支书记杨韦坚来这里找任国桢时,被日本警察带走。不一会儿,满洲医大的共产党员邓述明来到眼镜店,仲肇发迎上去问:“你买眼镜吗?”邓发现情况不对,机警地说:“是的。”于是,仲肇发在验光室偷偷告诉了邓述明发生的事。邓立即返回学校,通知党组织撤离。

  日本警察对抓去的店员和杨韦坚、仲肇发进行审讯,没有抓到什么把柄,便将他们释放。对任国桢、杨志云两人,日本人软硬兼施,最后动用了酷刑,但任、杨两人咬紧牙关,始终没泄漏党的秘密。日本警察署拿不着证据,只好将他们转交给奉天商埠警察局,经过两次审问,又将他们转送至奉天督军公署军法处,关押在奉天第一监狱。1928年6月,“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宣布特赦政治犯,任国桢、杨志云才获释出狱。

  刚刚组建的中共奉天市委,由于任国桢、杨志云的被捕而遭到敌人破坏。根据中央决定,1927年10月,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成立,陈为人任书记,省临委机关设在奉天北市场福安里19号。

  回顾第一届中共奉天市委组建的历史,中共沈阳市委党史研究室俄文亮认为,中共奉天市委存在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市委通过积极工作,恢复和发展了党的组织,加强了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对于提高奉天工人运动的组织性和战斗力具有重要意义,它的功绩将永载史册。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罗学敏

编辑: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