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深化改革 激发沈阳国企活力

□王世权 孟帅奇

来源:沈阳网 2021-03-11 04:46

  “十四五”时期,中国将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深化国企改革必须认清这个战略方位与时代背景。面对新时代的机遇与挑战,沈阳国企工作要立足国内外形势新变化,紧密结合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新需求,以更大力度激发活力,推动国企高质量发展,开创国企改革新局面。

  营造有利于改革的环境氛围

  大力激发企业家精神

  要鼓励激励国企负责人敢于担当进取,心无旁骛干事业,不断增强国企改革发展的动力。要保护和重用提拔改革者、实干家,在国企领导干部中形成“干事业”的氛围,杜绝将国企作为领导干部退休前的“安置”场所或“协调安置提拔”干部的途径。要统筹推进激励机制与退出机制,让有突出贡献者“名利双收”。要建立容错机制,鼓励国企负责人开展制度创新,突破现有体制机制束缚,最大限度释放企业家精神。

  完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

  提升公司治理有效性

  完善的公司治理是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制度根基,是形成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沈阳国企要推进外部董事在董事会占多数的制度设计,持续强化董事会建设。积极推进国企经理层市场化选聘、契约化管理、差异化薪酬和市场化退出进程,形成以外部聘用为主、内部岗位轮换为辅、内部晋升为补充的国企经理人产生格局,保障经理层能够依法履行职权。探索设立国企“专职监事”制度,健全监督制衡机制,强化监事会在国企治理体系中的地位,促进公司治理结构优化,防止权限过度集中。要把加强党的领导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从组织、制度、机制上有力保障党组织治理的有效性,明确落实党组织的法定地位。

  提升整体性设计能力

  持续深化国企三项制度改革

  国企三项制度改革事关国企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是增强企业活力的“牛鼻子”。要树立三项制度改革设计的整体思维。国资部门应对三项制度改革涉及的管理岗位胜任特征模型构建、定岗定编、人员选择等问题进行指导,鼓励国企聘请专业机构协助设计三项制度改革实施的整体方案。建立三项制度改革进展动态评价和持续改进机制,适时对改革进程进行研判,并将评估结果作为考核标准之一。同时,持续推进规范工资总额决定机制,科学合理确定工资结构和水平,实现收入“能增能减”;持续开展用工制度改革,建立适应市场化的人员流动机制,实现员工“能进能出”;实施干部制度改革,推行竞聘制、岗薪制、任期制、末位淘汰制,实现干部“能上能下”。

  推动结构调整和布局优化

  促进国企聚焦主责主业

  突出主业是沈阳国企必须面对的现实,亦是国企深化改革的战略选择。要积极推动国有资本向基础设施与民生保障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与先进制造业等板块集聚,构建起主业突出、效益优良、功能显著的国有资本布局。要大力推进重组整合,系统梳理业务领域,明确功能定位,按照“产业相近、业务相关”原则,持续推进国有资本战略性重组和专业化整合。加强在优势领域、重点领域、关系国计民生的关键领域,尤其是“卡脖子”领域的国有资本布局,推动资源向优势企业、主业企业集中。要加强主业管理,由监管企业依据功能定位和发展战略规划制定主要经营业务并经市国资委审核,主业确定后不因国企负责人更替而调整。国资部门可考虑针对不同类型企业设计投资项目负面清单,严控非主业投资比例和投向,引导增量投资聚焦主业,优先向主业配置资源。

  加快推进数字化转型

  培育国企高质量发展新动能

  数字化因有助于打破部门孤岛、整合资源、降低成本与精减中间环节,越来越成为企业提质增效的战略核心,创新发展的主要活力。沈阳国企要统筹推动国资国企数字化建设,将数字化的理念融入企业的价值观、文化和运营模式中。按照“一企一策”原则,分类制定“国企数字化战略”。提前布局数字化人才引进与培养计划,开展专项人才培训,加快打造专业团队,形成数字化人才培育和储备的良性机制。强化数字治理机制设计,建立有助于政府、社会和企业“协同共治”的治理机制体系,建立统一数据标准,加快数字化转型进程。

  健全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体制

  强化集团管控机制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完善国资管理体系和实现“管资本为主”的核心环节。沈阳国企要完善集团管控体制,实现纵向总部与分子公司、横向各职能之间的流程贯通。按照企业功能定位、发展阶段等情况,因企施策开展授权放权,动态调整授权事项和范围,逐一梳理明确母公司与子公司的权责清单。推动集团总部从实物量管理向价值量管理转变,逐步形成管控有力、授权合理、责权明确的集团管控界面以及各业务单元聚焦主业、分工协作、精耕细作的专业化经营局面。同时,建立面向子公司治理的评价机制,以此作为授权及子公司董监高提拔任命的依据,切实推进子公司治理水平提升。

  打好政策供给“组合拳”

  推进国企化解债务风险

  防范化解债务风险是国企实现活力提升与高质量发展的前提和基础。沈阳国企首先要将混改向纵深推进,解决政府兜底、隐性担保等问题,实现彻底的政企分开,推动国企从被动“输血”变主动“造血”。同时,要积极化解存量债务。对国企的债务情况进行摸底排查,制定处置预案,推进国企历史欠税豁免政策或协调金融机构给予多种支持。帮助国企协商逾期债务延期,缓解集中偿付压力,防止因个别国企负债过高引发国资系统性风险。还可以探讨由政府发起设立,吸收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参与的国企改革基金,使之成为提升国有资产证券化水平、国企负债化解方面的重要抓手。债务风险排查同样十分重要,完善国企债务预警机制,密切关注还本付息压力大、偿债困难的国企,严把资产负债率预警线与重点监管线,并加大资产负债率等指标在国企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体系中的权重。

  (作者单位:东北大学)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