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丹心光耀千秋

来源:沈阳网 2021-01-22 05:53

  从1925年中共沈阳地方组织建立到1937年中共沈阳地方组织被迫停止活动的12年里,有许多的共产党人在领导沈阳人民进行反对封建军阀和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斗争中,不幸身陷囹圄。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绝大多数的共产党人在法庭、监狱这种特殊的战场上,继续与穷凶极恶的敌人进行斗争,不惜以鲜血和生命保守党的机密,维护了党和人民的利益。刘少奇、陈为人、任国桢、杨一辰等满洲省委和沈阳地方党组织的重要领导人以及梁永盛、王殿玉、杨子平等普通的共产党员都曾在沈阳经历了特殊战场的严峻考验。

  1927年6月,中共奉天市委书记任国桢因领导奉天制麻株式会社工人罢工斗争引起敌人密探的注意。当月29日,奉天满铁附属地的日本警察在太原街北头的老精华眼镜公司(奉天市委机关所在地)逮捕了任国桢和奉天市委宣传委员杨志云等人。从日本警察署到奉天军法处,再从奉天军法处到奉天第一监狱,任凭敌人多次严刑拷打,任国桢、杨志云等始终矢口否认共产党员的真实身份。由于敌人始终找不到定案的证据,又由于各方面的积极营救,再加上“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决定特赦政治犯,任国桢和杨志云才得以走出监狱大门,重新投入火热的革命斗争。

  1928年12月,中共满洲省委在奉天大东边门外召开扩大会议,不幸被敌人查获。出席会议的省委书记陈为人、组织部长吴丽石、工运部长唐宏经、团省委书记张任光以及王鹤寿等省委和奉天市内党组织的重要干部共14人当场被捕。在审讯中,陈为人、吴丽石等同志多次遭到敌人的严刑拷打。王鹤寿在“过堂”时被打得浑身是伤,血肉和衣服都粘在了一起,回到监号后脱不下衣服。经过一个多月的审讯,敌人的各种刑罚没有任何收获。被捕的同志坚贞不屈,严守党的秘密,从未动摇革命的信念。最后,束手无策的敌人只好将他们关进奉天监狱。由于组织的积极营救,被捕的陈为人等同志于1929年7月全部被释放。

  1929年8月22日,新任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和省委组织部长孟坚前往奉天纺纱厂指导工人斗争,按约定在纺纱厂北门外的一片小树林里等待与纺纱厂的党支部书记常宝玉接头。由于常宝玉在此前已经被捕并在敌人的逼迫下供出孟坚要来纱厂“煽动工潮”,所以当一身工人装束的刘少奇和教书先生打扮的孟坚到达约定地点后,即遭逮捕。常宝玉从未见过刘少奇,也未指认刘少奇,因此在轮番审讯中,刘少奇一口咬定说自己叫成秉真,是从武汉来的工人。刘少奇、孟坚和常宝玉被关进奉天第一监狱“未决监”。当时,满洲省委通过关系与狱中的刘少奇沟通信息,使敌人无法找到任何证据。利用放风的机会,刘少奇指示孟坚加紧做常宝玉的工作,动员其在法庭上彻底翻供。法院于9月10日正式开庭审理此案时,常宝玉完全推翻了原来的供词。经过党组织的积极营救,敌人又找不出任何证据,被关押了20多天的刘少奇、孟坚于9月中旬获释出狱。出狱后,刘少奇继续担任满洲省委书记,主持东北地区党的工作。孟坚奉调前往哈尔滨任市委书记。

  中共满洲省委于1930年4月下旬,在团省委的秘密机关召开党、团联席会议时被敌人破获,省委书记李子芬、中央巡视员邱旭明、省委组织部长丁君羊、省委秘书长刘若云、团省委书记饶漱石以及工作人员孙昆等人被捕。随后,又有近30名党团员和进步群众被捕。被捕后,李子芬、饶漱石、丁君羊、刘若云、邱旭明等人组成了狱中党支部。1931年初,又成立了党团员合组的狱中干事会。狱中党支部还说服和争取了个别监狱看守人员,使其成为可靠的“交通员”。中共满洲省委就是通过这些“交通员”将党的有关指示精神传递到狱中,再把狱中斗争的情况带出去。在党组织的积极营救下,经过20个月铁窗考验的李子芬等被捕同志于1931年12月获释出狱,回到党的怀抱。

  1931年11月,中共奉天市委书记赵毅敏被捕的当天,被日本宪兵带到宪兵分遣队的地下室严刑逼供,但他咬牙顶住,什么也不说。

  1942年“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前夕,兵工厂党支部书记梁永盛在带领同志们散发抗日传单时被敌人逮捕。在敌人的残酷拷打下,遍体鳞伤的梁永盛已是奄奄一息,当敌人问他谁是同伙时,梁永盛用尽力气地大声回答:“全中国的工人阶级都是我的同伙。”敌人用刀剐他的肋骨,党组织通过关系派人到监狱里来看望他时,他强忍着巨大的痛苦,扶着铁牢的栏杆支撑站起来,镇定刚强地表示:“打死我,剐死我,我也不会说出党的秘密。”在反动派的严酷摧残下,梁永盛于同年7月牺牲于奉天监狱。

  1933年6月,中共奉天特委领导下的本溪湖特支出了叛徒,奉天特委书记杨一辰等30多名党团组织负责人先后在沈阳被捕。杨一辰被捕后,敌人把他的双手锁在大车后板上,杨一辰仍不停地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在伪奉天省警察厅“特高课”,日本特务轮番给杨一辰灌凉水、压杠子、上大挂……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酷刑不能使杨一辰屈服,敌人又搞起疲劳战术,昼夜不让他休息,杨一辰毅然绝食5天与之斗争。杨一辰对敌人的酷刑一向无所畏惧,但他担心敌人使用药物和催眠办法,使他的意志丧失、精神失控,从而泄露党的机密。经过再三考虑后,杨一辰在监狱铁工厂做工时,毅然把一瓶镪水倒在自己的脸上,他的脸部和眼睛严重灼伤,使敌人无法强迫他去对证、认人和抓人,此举对日伪震动很大,监狱当局不得不把杨一辰送到病监治疗。杨一辰等优秀共产党员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崇高的人格魅力也深深地感染了监狱里一些看守、狱医和勤务等工作人员。后来,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充当起狱中党组织与狱外党组织之间的秘密使者,做了一些对党和人民有益的工作。

  由于反动势力的强大和斗争环境的严酷,当时在沈阳地区从事革命活动的共产党人经常要受到敌人的追捕,一旦陷入囹圄,他们所面临的就是严刑拷打和被杀头的考验。敌人的酷刑可能会摧残他们的肉体,但他们的革命意志坚不可摧。沈阳地区的共产党人在特殊战场上所进行的英勇斗争,是一部铁窗丹心的历史,是一尊尊永恒的雕像。(摘自《沈阳红色记忆》)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