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基层数字治理的一些思考

来源:沈阳日报 2020-12-31 13:45

  □孙新 波冉 伦钱雨 戴元永 秦佳慧

  疫情给基层数字治理

  带来的影响

  统筹推进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各项工作,基层治理要更好地提供精准化、精细化服务,进一步完善基层社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智慧社区,推动基层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打造更加人本化、生态化、智能化的社区共同体。

  数据、信息要素代替物质、人工要素成为趋势,催生基层数字治理新技术融合和新应用创新。以智能安防、智慧社区等为代表的需求将会在未来基层治理中不断涌现并不断深化和延展。引领驱动以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技术不断融合,推动“大数据+”“智能+”等新应用加速创新。 倒逼基层治理新模式加速重构。政府主导、市场配置、社会参与的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模式将加速重构管理、业务和技术架构,通过“互联网+”等数字技术平台,有效支撑基层社会治理。基层治理将从事中干预、事后响应向事前预警、超前预判转变,将从以流程为核心向以数据为核心转变,形成数据驱动、平台应用、人机协同、跨界融合等新模式。

  激发群众对基层数字治理新期待。疫情发生后,线下服务数字化、智能化、智慧化进程加快。如今“非接触式”“预约式”服务成为习惯,远程诊疗、在线教育、网上办公有了新突破,线上服务逐步成为社会大众首选的服务方式。群众对基层“一站式”服务方式有了更多期待,“掌上办”“网上办”“自助办”已成为基层公共服务标准化需求。

  存在的问题

  问题一:思维惯性和传统观念的困境

  干部对数字治理认知不足,“数字领导力”欠缺。一些基层数字化治理APP与实际需求不匹配,用户友好度较差;部分干部重管控、轻服务,违背了数字治理的初衷。

  问题二:基层数字治理数据局限凸显

  一是现有数据不精准。基层工作人员无法实现基础数据的精准实时采集,对新技术手段产生的数据掌握不全面,与业务场景关联的数据积累不足。二是数据纵向流通只上不下。由于行政权限制约,上一级处理加工后的综合数据无法下沉到基层。三是数据横向融合不够。部门之间存在“数据烟囱”,跨部门“多元协同”社区治理基础数据库缺失。

  问题三:基层数字治理面临制度难题

  一是数字治理相关制度缺乏顶层规划。不同基层组织数字采集层级、标准、范围、方法相差较大,导致填报数据重复,接受重复检查,影响工作效率和质量。二是法规标准缺失。在数据安全、数据隐私权和数据产权保护等方面,数据采集主体资格无法确定、数据权属不清、数据使用无边界、管理责任不明确、执法监管不到位,数据安全无法保证。

  问题四:基层治理多元参与存在制约因素

  一是政企合作模式不成熟。政府对企业了解不够,缺乏高质量的服务提供商,尚未形成先进、规范的企业服务管理模式。二是政企合作规范体系不健全。缺少多部门横向协同的购买服务机制。三是多方融合互动渠道不通畅。部分地方缺乏沟通互动平台,群众不知道如何参与基层治理。

  意见与建议

  多元共治,提高基层数字治理社会化。完善“政府+平台”共同治理模式,强化企业主体责任。基于现代信息技术,以社区网格为单元,联合通信运营商、网络服务商共同建设云平台,打造“智慧社区”。发挥社会组织与企业的桥梁作用,健全政企合作规范体系。建立政企合作常态化机制,按照商业化原则以政府采购的方式建立长效合作机制,同时鼓励引导人民群众积极参与。

  应用创新,提高基层数字治理智能化。加速基层智慧管理平台建设。打造多终端服务体系,推动社区治理转型升级。提升大数据融合技术与基层治理实践的协同能力。根据采集数据的特征、表达形式及具体应用,选择适宜的数据融合级别,为基层治理赋能。构建“四个平台一体化”基层治理体系,加强标准化建设,推进平台建设规范统一。

  数据共享,提升基层数字治理协同化。针对基层数字治理存在的“防护栏”等问题,从优化数据采集、加强数据共享、规范数据标准、构筑统一平台等方面发力。推进政务服务改革,建立政务信息资源开放负面清单,以公共数据共享为原则、不共享为例外,释放公共数据资源的经济价值和社会效益。建立《公共数据资源目录编制规范》等文件,确保数据在层级和部门间纵向贯通横向融合,挖掘实现数据最大价值。按照统一技术标准规范,将基层现有APP应用集成整合到统一平台,明确报送信息的专用渠道。

  完善制度,提高基层数字治理规范化。加强制度顶层设计,强化政策支持。将基层数据治理相关制度纳入社会治理行动战略规划,发挥政策的引领作用。完善数据使用、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等法律法规。规范数据获取、利用标准,加强基层数据治理的网络安全保障。完善行政制度规范,健全激励机制设计。通过调研征集民意,将基层数字治理的结果纳入绩效考核体系。采用数字化激励方式促进领导干部担当作为。

  提升素养,提高基层数字治理专业化。促进基层领导干部对数据治理的认知态度向价值理性转变,提升其数字决策力和领导力。以满足公众需求为导向,强化基层领导干部在提升数据素养方面的角色定位和责任意识。强化人民群众、网络舆情、社会组织等外部机构对基层数据治理工作的督促,追求事前信息公开、事中决策透明、事后复盘评估。

  (作者单位:孙新波、钱雨、秦佳慧为东北大学、沈阳市企业管理哲学与数字生态研究中心;冉伦为北京理工大学;戴元永为北京数智源科技有限公司)

编辑:xw0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