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业,未来将走向何方?

来源:沈阳日报 2020-12-31 13:44

  □李建臣

  出版物在信息传播领域一家独大的局面存在上千年,终随工业文明的到来而打破。许多新的信息传播方式应运而生,面对五光十色的信息传播手段,特别是网络传播方式崛起,传统纸媒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近年来全球书业年销售额大体徘徊在400亿-500亿美元之间,规模总体平稳,但生存压力越来越大。

  我国2012年开始,报刊业主要营销指标急剧下降,年均降幅约7-9%。2019年全国报业营收576亿元,总印张796.5亿,同比下降14.16%;期刊业营收200亿元,总印张121亿,同比下降4.32%;书业营收990亿元,总印张数938亿,同比增长6.3%。书业虽看似波澜不惊,但分析其结构,前景依然不容乐观,普通图书平均印数一直在下降。开卷公司对“长尾”书做过专题研究,可资参考。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产生了重大影响,是否会成为传统书业的一个拐点,有待历史给出答案。

  在理念上,认识出版本质

  如果狭义地把出版理解为书报刊生产,那么前景肯定不乐观;如果广义地把“有价值的思想成果、通过规范化方式向公众传播”视作出版,那么出版业将永存,因为知识永远需要积累和传承。

  从长远看,数字手段必将成为知识传播主流。这不仅因为其优势几乎在各方面都远远胜出,并且还在无止境发展进步中,也在于纸质出版方式消耗巨大资源并污染环境。近年来我国纸生产量和消费量年超亿吨,占全球1/4,远超美、日之和。其中书报刊用纸量约700万吨。

  当然出版理念转变,其内涵远不止于此,还包括在数字文明条件下所必备的诸多新理念:开放、透明、体验、共享、扁平化、智能化……传统工业文明条件下形成的许多理论或模式,都将被改造或颠覆。

  在模式上,转向知识服务

  工业文明形态下,出版业态简单而清晰:把知识固化下来,包装一下,贩卖出去,批量生产,B2C,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且是卖方市场。但是数字文明使整个生态发生了变化。信息爆炸使每个人都置身于信息海洋,知识传播走向廉价,边际成本为零。消费者不仅从被动接受转为主动参与,而且可能成为信息提供者或知识生产者,传播逻辑从人找信息变成信息找人。随着用户画像越来越精准,知识传播方式必然走向分众化、小众化、个性化,量身定做、精准传递。实现价值的根本不再是贩卖知识,而是服务。

  数字文明时代,平台不仅是经济社会舞台主角,也将成为整个社会文明形态的支撑。在知识服务领域更是当仁不让,成为一种重要产品形态,为特定人群、特定行业或全社会提供系统的、多层次、多角度的知识服务,并为IP化成长奠定基础。

  在战略上,找好定位

  数字文明下的知识服务生态,首先是一个网络生态。在这里求生存,必须首先是个网络公司,并且掌握核心技术。只依靠与技术商合作来实现转型升级难以持久。

  在未来文化生态中,在一个全媒化、泛媒化、文化创造主体泛化的时代里,信息传播、知识服务无处不在,你扮演什么角色?那些有作为的电信运营商、软件开发商、战略投资者以及产学研机构等一切可以将技术创新成果纳入知识生产和传播体系的网络巨头,哪个不可以成为一站式服务的擂主?你的存在价值是什么?你是知识的生产者、整理者、还是搬运工?值得深思。

  在思想上,重视变化创新

  传统文明形态一大特点是稳定。近现代印刷术诞生以来,出版业态稳定了数百年,并且形成了一个完整、完善的行业。数字文明则不然,至少在现阶段,在对传统文明形态进行颠覆的过程中,时时刻刻在改变。想寻找一劳永逸的商业模式?难!因为在行业自身发生剧变同时,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坐标系也在发生剧变、质变,不可能稳定。想要生存和发展,只有跟着时代变,并且增强预见力,立于潮头走在前列。比如英国培生出版集团。从旗下朗文诞生时算起,已280多年,近些年一直独占鳌头。他们成功秘诀就是注重变化与创新。1755年出版了世界上第一部英语词典,奠定了在英国文化领域的地位。20世纪末,当大家还都没弄清楚网络的功能和发展前景时,他们已开始向技术领域进军,最先成为出版技术服务商;当全世界都在为《金融时报》《经济学人》点赞时,他们毅然脱手,转移战场;时刻追踪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公司,寻求合作……

  在发展方式上,融入社会

  工业化一大特点是细化社会分工,形成流水生产线。

  近现代出版业形成了一个以书稿为中心的闭环、一个完整的线性产业链、一个孑然独立的行业,始于组稿、终于卖书。而数字文明颠覆了这一切:读者变成参与者、接受变成体验、蓝领变成白领,每个人都是信息节点。员工比决策者更了解用户,信息结构倒置;企业可以充分利用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功能,吸纳全球资源,无边界生存。创客组织应运而生;海星模式、阿米巴模式登上舞台;生态经济成为主流;生态性企业群落逐步形成……在这种文明形态下,出版人作为知识服务提供或需求方案解决者,必然融化在社会中,在提供全方位多层次服务过程中实现自身价值。

  在社会经济不同发展阶段,企业的重心不同。商品短缺时代,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制造;商品丰盈时代,重心是营销;消费升级时代,重心是产品创新;体验消费时代,重心在服务。如果说有的行业还可以游离于互联网,那么信息传播行业则不然,互联网就是我们未来家园,就像人类从水中走向陆地,最终以陆地为家园。

  出版传媒业这种生存大迁徙才刚刚开始。出版人若不想被时代淘汰,就必须更新理念,拓宽视野,拥抱大出版,在更加宽广的舞台上创造和传播知识,与时代共舞!

  (作者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化学者,本文摘编自李建臣先生在吉林省出版传媒业讲座《出版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编辑:xw0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