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区“河湖”,能否搅热 一城经济?

来源:沈阳网 2020-12-11 05:27

  建设冰雪经济强市,可在现有大型滑雪场、室内滑冰场、冰雪嘉年华项目基础上,充分发挥水(冰)面资源优势,从供给侧打造差异化产品组合,在更广泛范围内调动市民在家边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满足不同年龄段和不同消费层次市民嬉雪玩冰需求,以形成新的产业增长点及对外城市冰雪形象。

  记者调查

  奈何市区冰雪多室内

  寒冷难抵热情滑真冰乐趣足

  12月5日13时30分,南运河青年湖东南一角,李女士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和雪地靴,坐在岸边的小马扎上,目光跟随着冰面上练习速滑的女儿。她女儿今年5岁,在室内冰场练了两年半速滑,当天还是第一次跟随教练来到真冰上。“天儿是挺冷,但孩子滑起来就不冷了。你看她玩得多高兴啊!”

  滑冰场地东侧的冰球场地,十来个孩子挥舞着球杆你追我赶。一个孩子摔倒后,五六个孩子接连撞在一起倒在冰面上,一骨碌爬起来后,继续追球。家长们在场地边围成半扇,看着摔倒的孩子们只顾笑。一位男性家长对记者说:“这才是冬天应该有的样子!”过一会儿,他的儿子滑了过来,小脸蛋冻得通红,兴奋地和父亲交流滑冰的乐趣。

  当天是这一角湖面封冻后的首个周末,场地里不仅有孩子们,还有三五个成年人在滑冰,算上在场边陪同的家长,有三四十人的规模。沈阳建筑大学教师崔明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他在青年湖南侧的原沈阳建筑学院上学,一到冬天冰面上就有大规模滑冰场地,专人组织,特别热闹。

  在冰天雪地中体验滑冰乐趣的不仅是这群孩子们。

  12月4日上午,在沈阳西北部丁香东湖(俗称“小丁香湖”)湖面上,今年61岁的吴刚说,从12月1日“小丁香湖”冰面冻实之后,微信群里几十位老哥儿们就自发组织起来,到这儿来打卡。记者在冰面上看到,有人拿着扫帚时不时地清理着冰面,滑冰爱好者们装备齐全,滑累了就到场边歇一会儿。不过吴刚也稍有些遗憾,“要是那边的大湖(丁香湖)有个正规场地能滑,就好了。”

  也有没找着地方的。夏天在长白岛内河仙岛北路段钓过鱼的市民刘哲,最近几天在长白岛逛了一大圈,本想找个冰面带孩子体会一下户外滑冰乐趣的他,最终并没有成功。随后他又去南运河南湖逛了一圈,滑冰体验也未能成行。

  正规户外冰场市内稀缺资源

  “铁西大都汇的室内滑冰场和奥体冰雪嘉年华我们都去过,但我就想带着孩子体会一下自己少年时的乐趣,在户外冰面上冻得鼻涕都要流出来了,但却是和大自然难得亲近的体验。”刘哲说。

  聊起户外滑冰的趣事,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志强兴致盎然:“我记得小时候,民间冰雪运动是非常普及的。男孩子有一项活动叫打冰滑子,木板上面用两条铁丝勒成平行线,穿着它,在冰雪上头就跑起来了。那时候,几乎每所中小学都有自己的一块冰场,大学就更不用说了,而且这些冰场都不会拒绝外来的人,各区县(市)体育场也都有自己的冰场对社会开放。现在户外滑冰的氛围差了,一是由于气候变化,二是出于安全等因素考虑,市内对外开放的户外冰场难觅踪迹。”

  经过多年的精心培育,沈阳冰雪项目已经实现“遍地开花”:沈阳现有四大滑雪场,雪道共28条;四大室内滑冰场,其中三个可以承办省级以上赛事;沈阳棋盘山冰雪大世界、奥体国际冰雪嘉年华等30余处冰雪体验场所具有成熟的设施条件;盛京冰嬉节、奥体国际冰雪嘉年华、冰龙舟大赛都已经成为沈阳的冰雪名片。但在户外冰场方面,成规模正式对外的大型冰场数量较少。

  沈阳棋盘山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唐世军认为,发展冰雪经济,软件和硬件都要加强。软件上,要通过冬令营、夏令营研学等从青少年阶段就开始普及冰雪运动;硬件上,政府应该加大扶持政策,增加场地、设备等冰雪项目的市场供给。

  记者在沈阳缤纷万象室内滑冰场看到,一周7天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其中周一到周五上午9点到10点是朝阳一校冰雪进校园活动,周六上午为冰球专场,周日上午为花样滑冰等级测试,周三下午还有冰雪进校园&冰球校队等活动。除了一些专场安排外,排队买票滑冰的青少年也不在少数。

  业内点睛

  何不多向河湖要效益?

  水面资源丰富向河湖要更多效益

  是否可以利用丰富的水系资源增加户外冰雪运动项目供给?除流经沈阳的浑河外,由南运河、新开河(北运河)、卫工明渠组成的环城水系总长度约为50公里,沿岸已建成多个公园,是主城区市民的重要休闲场所,同时,沈阳还有丁香湖、仙女湖等丰富的湖面资源。张志强认为,这一想法完全可行。

  “可以以南北运河、浑河作为沈阳市内冰雪运动的主线,在两边分别布局针对不同消费群体的冰雪项目,比如适合儿童的冰雪乐园、吸引人气的冰尜比赛等。只要有好的创意,不愁没有经济效益。”张志强说。

  冰雪产业有多大的市场空间?

  公开数据显示,辽宁省每年滑雪人数接近150万,直接消费和拉动相关产业8.5亿元。放在全国冰雪产业“大棋盘”中,还有极大增长潜力。国元证券发布报告显示,中国冰雪产业从1996年开始起步,经过20多年的发展,进入快速成长发展阶段。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

  棋盘山冰雪大世界已经开了26年了,唐世军亲身经历了这20多年来沈阳冰雪消费人群的不断增长和产业规模的发展壮大。11月23日试营业以来,沈阳棋盘山冰雪大世界营业额和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双双实现翻番。

  正是看到了市民对冰雪项目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户外冰场对市民的巨大吸引力。唐世军告诉记者,今年冬季,棋盘山冰雪大世界即将开放5.04平方公里的秀湖湖面,用来打造天然滑冰场,通过各类冰上项目让市民享受嬉冰玩雪的乐趣。

  不过,对于利用水面资源打造户外冰场,也有业内人士道出其中难处。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开户外冰场限制条件较多,而且投入大,运营周期短,盈利较难。对此,唐世军也表示,企业要靠收入维持运转,这也凸显了政府配套政策的重要性。

  利用沈阳优势打出特色品牌

  “沈阳发展冰雪经济,建议可以参考北京市的一些做法。为了普及冰雪运动、迎接2022年冬奥会,北京市相关部门已经连续两年推出数十处天然河湖水域供市民开展冬季冰雪运动。这些天然河湖水域由相关部门统一规划,并根据天气、河道结冰情况来对社会开放,实行统一运营管理。”从业十余年的独立旅游规划师常开明说,沈阳水面资源丰富,不妨打造天然公开冰场,并外延为冰雪+旅游项目,开发出新的冬季冰雪旅游增长点。

  这一点与张志强不谋而合。他认为,沈阳在气候条件上的优势非常明显,不像长春和哈尔滨那样寒冷,又比北京等地封冻时间长。在这一基础上,应该把现在“碎片化”的冰雪项目进行统一规划,与哈尔滨、长春进行差异化竞争。比如哈尔滨做冰灯,沈阳也可以做灯,冰灯、纸灯、宫灯都可以挂在浑河岸边,让灯的内涵更加丰富;长春雪雕搞了好多年,沈阳可以在河岸边搞冰雪节,融合雪雕、冰雪饮食等多种元素,冰点、冰糕这些北方的独特饮食,一定会吸引南方游客的关注。

  同时,与冰雪产业发展密切相关的还有冰雪装备。

  记者采访中获悉,目前市民使用的冰雪装备多为进口的,且价格不菲。以冰刀鞋为例,动辄三四千元。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中指出,要创新发展冰雪装备制造业,建立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平台,推动产业链上下游需求对接、资源整合。九部门联合编制的《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我国冰雪装备器材年销售收入将超过200亿元,年均增速超过20%。记者采访中,多位业界人士提出,沈阳具备冰雪资源和制造业双重优势,在冰雪装备制造方面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核心提示

  东北的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银山。

  中国人民大学12月5日发布的2020年度“全国冰雪运动参与状况调查”显示,疫情虽使民众参与冰雪运动受限,但2019-2020年冬季,全国约有1.5亿人参加过冰雪运动。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制定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

  沈阳是东北地区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较为优越的地区,非常适宜在户外自然条件下开展冰雪运动。近年来,沈阳坚持体育、教育、文化、旅游融合发展,开展了一系列具有沈阳特色的冰雪文化活动,成为辽沈地区普及冰雪文化、发展冰雪经济的品牌项目。面对6000亿元规模的富矿,3亿人上冰雪的巨大产业想象空间,业界人士直言:“沈阳地区发展冰雪产业的前景是无限的。”

  怎么去深挖冰雪经济的发展潜力,向冰天雪地要更多的效益?

  连日来,记者走访中从市民、产业界以及学术界听到了不同的期盼。

  记者手记

  “冰雪”专业化

  亦要防“野滑”

  同一片湖面,由一座半岛分隔成南北两侧。北侧日照少、湖面结了冰,有人在滑冰;南侧阳光足、湖水在流淌,有人挥竿垂钓。

  记者连日走访发现,已到大雪节气,但不少河湖还没有封冻,甚至出现了个别湖面部分结冰的情况,在上面“野滑”非常危险。即便是封冻的冰面,由于缺乏正规管理,同样具有一定危险性。

  市区河湖,看上去“金灿灿”的,无论专家还是市民也都对其充满了期待,不过同样暗藏风险,比如说“野滑”。我们期待用好市区河湖,发展城市冰雪经济,但前提它是安全的、是真正能带来快乐的。健康的冰雪经济,需要专业力量维护和运营。鉴于此,我们呼吁市民切勿“野滑”,建议政府从大民生、大经济的视角来统筹使用我们市区河湖等天然的冰雪资源。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

  高级记者刘洋/文

  主任记者李浩/摄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