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青年艺术家倾力打造 编导黄岳把自家家具搬上舞台 原创音乐剧《不要拯救我》 24日、25日沈城上演

希望深陷黑暗的人 在剧场获得 疗愈和勇气

来源:沈阳网 2020-10-22 06:43

  在缤纷喧嚣的社会中,有不少年轻人正在经受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痛苦、孤独和隔离,还有与家人的隔阂,让“抑郁症”“社交恐惧症”等心理问题无声无息地吞噬着这些年轻的躯体。如何走出阴霾和自救?也许能通过一部音乐剧找到一些路径。由沈阳籍导演黄岳以及她的主创团队倾力打造的原创音乐剧《不要拯救我》,将于10月24日、25日在沈阳1905木木剧场上演。该剧聚焦青年抑郁症群体及其背后家庭亲子关系,希望用艺术疗法能够给予人们心灵的慰藉。该剧也是2020沈阳艺术节重点剧目之一。

  昨日,该剧导演、编剧、作词黄岳接受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的采访,她表示这部剧的创作灵感来自身边人的真实故事,“也许剧中的故事大家不一定会经历,但个人与家庭的困境和挣扎,会让观众感同身受,未来遇到问题能找到更好的方式来释放情感。”

  故事关注青年抑郁症群体

  “剧本灵感来自身边学生的真实故事”

  原创音乐剧《不要拯救我》讲述的是一个抑郁症青年戴暄以及因他的病濒临破碎的家庭奋力自救的故事,其中有医生和病友的帮助和鼓励,也有个人和家庭的复杂纠葛,最终所有人都修复了自己内心,释放了自己真实的情感,找回了面对未来的勇气。谈及创作灵感,黄岳告诉记者,她曾在沈阳任教五年,遇到过不少被心理问题困扰的学生,“我都会从旁观者的角度倾听他们,引导他们,希望通过课堂和经历来帮助他们走出困境。《不要拯救我》的剧本雏形来自于我的学生部分真实的生活,这个女孩有重度社交恐惧症,从不敢登台讲话,但在毕业前的最后一堂课,她走上讲台做了演讲,我深深感受到课堂和剧场一样都可以疗愈人们的伤痕。”

  此外,黄岳表示《不要拯救我》这部作品想传达的不止是对“青年抑郁症群体”的关注,她更希望深层次地探讨在中国传统家庭关系的框架下,青年抑郁症群体与原生家庭的种种撕裂和冲突,该如何积极面对,“我们这部剧的宣传语是‘不要以爱之名,让我远去’,也是希望父母和孩子之间找到更适合的沟通方式,敞开心扉,彼此了解和尊重。”

  主创团队大多是沈阳人

  “团队上下为做好这部剧不计报酬”

  正就读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研究生的黄岳,师从国内顶级戏剧导演王晓鹰。作为土生土长的沈阳人,此次音乐剧创作过程中,她不仅挑大梁担当导演、编剧和作词,还集结了一批沈阳青年艺术人才,共同完成这部作品。“我们的作曲和联合作词王心童、作曲兼主演徐博、联合编剧景弋雯加、舞美设计刘琪媛、编舞和肢体指导刘慧娇等都来自沈阳。他们不少人以前没尝试过音乐剧创作,像作曲兼主演徐博原来是做摇滚乐的,这是他第一次演音乐剧,还有我们的作曲王心童,也在剧中参演,对她来说也是个挑战。”

  黄岳有不少舞台剧和音乐剧经验,她自编自导舞台剧《勇释在身体里肆意》入围2018年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有《道士村外》《雨霖铃》《少年辛巴达》等音乐剧代表作,她坚持将艺术实践和学术融合,用两年时间创作打磨音乐剧《不要拯救我》,她团队中每个人都给予她足够的信任和支持,“整个团队上上下下,可以说不计报酬。”黄岳坦言,正常一部原创音乐剧至少需要花费上百万才能完成,在团队里很多人都分文不取的情况下,她自掏腰包投入二十多万元在这部剧中,“这在外人看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我做到了。这部剧凝聚了所有人的心血,为了呈现最好的效果大家都在无私付出,所以我觉得这个钱花得很值。”

  为观众奉献诚意之作

  “希望走出剧场的观众能疗愈伤痕”

  音乐是每一部音乐剧的核心,据悉《不要拯救我》的音乐融合了流行、摇滚、放克、古典、说唱、电子、布鲁斯等元素。黄岳坦言除了内容创作上的把关,整个剧台前幕后的大小事务都由她亲力亲为,更将自家的床、餐椅、沙发、画架等作为道具搬上舞台,“家里爸爸妈妈都没法吃饭了,只能买了几个小板凳临时用一下。”黄岳透露用自己的家具一方面考虑演出成本,另一方面也觉得这些家具符合整体剧的风格。黄岳表示希望为观众呈现一台诚意之作,能安抚一些人,“帮忙他们内心重建,让那些深陷黑暗的人,在走出剧场时获得疗愈和勇气。”

  《不要拯救我》于10月2日、3日亮相北京“2020棱镜mini戏剧节”,获得观众肯定。此次作为2020沈阳艺术节重点剧目回沈阳首演,黄岳表示期待家乡观众的反馈,“沈阳是一个蕴藏艺术宝藏的城市,无论是音乐、舞蹈、绘画等各种领域都有杰出的人才,艺术氛围也更加浓郁,希望这部音乐剧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观感和思考,从中找到更好的自己。”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张宁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