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直播电商市场 “老铁”怎么吃“蛋糕”?

来源:沈阳网 2020-10-22 05:28

洛尘和佳莹正在搭档卖朝阳小米

  直播带货“风口”之下,盛产主播的东北“老铁”,似乎没理由不争“C位”。站上更高台阶看,朵颐这块新经济发酵的香甜“蛋糕”,不仅是刺激消费、拉动就业的现实需要,更是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投身内需大循环不可忽视的路径之一。

  而现实功夫则要线上线下同时做起:在线上,数以十万计的辽籍主播正在完成职业化转变;在线下,吸引各类资源进入,共同打造良性运行的直播电商产业生态,持续为本地经济赋能。

  正值首届中国直播电商大赛(东北赛区)在沈酣战中,台前幕后之所见,是本地直播电商产业各方资源和力量的积极谋局。

  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

  本月发布的报告预测

  2020年

  直播电商

  整体规模

  将突破万亿元

  明年将继续

  高速增长

  规模接近

  2万亿元

  沈阳市电子商务协会

  今年统计数据显示

  辽宁新注册

  6000多家

  直播电商类传媒公司

  沈阳大概有3500多家

  统计数据显示

  每天活跃在

  各类直播平台上

  粉丝过万的

  辽宁籍主播

  达6万人以上

  沈阳专职主播

  接近10万人

  今年7月

  9个新职业正式发布

  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

  正式增设

  “直播销售员”工种

  电商主播、带货网红

  从此有了

  官方职业称谓

  蜂拥入局抢“风口”

  后疫情时代,直播带货呈井喷之势。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在本月发布的报告预测,2020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突破万亿元,明年将继续高速增长,规模接近2万亿元。

  如此诱人的巨大市场,企业蜂拥入局。“我们做了个统计,疫情以来,辽宁新注册6000多家直播电商类传媒公司,沈阳大概有3500多家,比疫情前涨了10倍不止。”10月20日,沈阳市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孙源告诉记者。

  做直播电商,东北有一个重要的“先发优势”——主播。不论从业人数还是粉丝流量,东北系主播军团都是直播江湖的“扛把子”。“抖音带货一哥”罗永浩是吉林人,借《脱口秀大会》爆红的李雪琴是辽宁人,曾是某手一哥的辛有志是黑龙江人……信手拈来,就是顶流。

  今年年初,国内某移动社交平台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国内从事主播职业的人群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北方职业主播多于南方职业主播,其中,黑吉辽职业主播占比最高。这一现状已经持续了2年。

  独步江湖的东北主播,理应成为本地抢占直播电商市场最有力的一面旗帜。可东北要想留住头部主播,还需要在整个产业链条建设上下足功夫。“再红的主播,比的还是货。直播带货,拼的其实是供应链。”一位行业人士说,2018年前后,赶上短视频直播平台争抢版图的红利期,辽宁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迅速跻身国内一线网红经纪公司,年营业收入做到了5个亿。转型后,电商业务放到了杭州,只剩“在线打赏”还留在本地。

  这背后的核心逻辑是,直播带货早就不是主播一个人的战斗,而是招商、选品、质控、客服、售后等多职能运营团队在支撑,是供应链及供应链金融、仓储、物流等一整套体系在高效运转。目前这种模式在本地还没有完全形成。

  在孙源看来,搭建起本地直播电商产业生态链,才是急需解决的痛点。一方面挖掘优秀的本地主播和运营团队,另一方面吸引货源、云仓、物流等各类资源向产业链条上集聚,构建起前后端的产业生态,理顺“人、货、场”的关系,网红主播盛产地才能真正成为直播电商繁荣地,这也是直播电商大赛的意义。

  待监管的直播乱象

  位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辽宁华亿5G直播电商产业基地是铁西区去年新引进的一个直播电商产业孵化器项目,也是这次直播电商大赛的承办方之一,合作及签约主播近2万名。

  董事长周立国告诉记者,一方面是内容监管收紧,再加上平台补贴不断消失,坐在直播间里唱唱歌、唠唠嗑,或者靠搏出位、坐收打赏的红利期早已过去;另一方面是平台流量变现的现实需求,要靠直播带货找到出口,要求主播尽快转型。

  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直播带货在创造消费繁荣的同时,也频现“翻车”“爆雷”。虚假宣传、三无产品、货不对板,消费者售后维权难;主播和商家联手叫卖“爆款”实则清仓;收取商家高额“坑位费”,大额刷单再退单、数据造假等等。

  周立国认为,乱象继续的结果将是没有赢家:主播圈“马太效应”加剧,资源和流量高度集中,企业利润被严重挤压,消费者权益得不到保护,平台也在消耗自身的信誉,最终受害的是整个直播电商市场。

  今年7月,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9个新职业,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正式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电商主播、带货网红从此有了官方职业称谓。

  在行业人士看来,这既体现了国家层面对直播电商产业和相关从业者的高度关注,也释放了出手监管的明确信号——成为一个正式职业,就意味着要建立与之相适应的行业门槛,拒绝“乱入”,从业者要取得执业资格,遵守从业规范,接受行业监管。更重要的是,要为不良执业行为造成的后果担责。

  孙源介绍,辽宁也亟待出台直播电商行业和从业人员的“行标”,定标准、立规矩,明确从业细则和负面清单,对刷单、售假等行为拉起红线,建立行业惩罚机制。

  吸附就业的大海绵

  保守统计,每天活跃在各类直播平台上粉丝过万的辽宁籍主播达6万人以上;沈阳专职主播接近10万人。全民主播时代初启,直播电商红利,进入行业的人正成倍增加。直播带货,已经成为吸纳就业的巨大海绵。

  28岁的洛尘(艺名)是华亿5G直播基地的一名签约主播,土生土长的沈阳人,考过艺校,喜欢镜头,有表演欲。

  主播生活并不轻松,每天上午写剧本、拍视频、养账号,晚上6点开始直播,持续3-4个小时。“我得确保我的粉丝在这个时间段只要点进来,就能看见我。”洛尘说,“三天不播,粉丝基本就跑光了。”

  直播带货前,他要在公司接到的货源里选品,详细了解成分,在自己身上试用,推卖点……“我得对我的粉丝负责,否则就是砸自己的牌子。”洛尘很珍视现在的成绩。

  在庞大的主播群体里,他或者只能算是在“腰部”徘徊的主播,收入由基本工资+带货提成两部分组成。当记者问起月薪时,洛尘说:“公司有保密要求。”又马上笑着补充,带货提成已经占到了大头。

  另一位签约主播,家在内蒙古通辽一个小村庄的姑娘佳莹,刚刚趁“十一”假期回了趟老家,帮家里收完苞米,4号就匆匆返回沈阳,晚上继续直播。

  “以前没想过,主播会成为一个职业。其实,主播并不像别人以为的那么简单。不仅需要很多技巧,还要有强大的心理建设能力。”佳莹说。不管有没有粉丝,直播间有没人,都要不停地自言自语,一场直播从4个小时到10个小时不等,一刻也不能停下来,实在没话就唱歌。因为你不知道谁会在什么时间进来,几秒的安静,就可能让好不容易刷到你的人“溜走”。

  洛尘和佳莹都报名参加了直播电商大赛,最吸引他们的奖品是某平台拿出了5000万优质流量,由胜出的10名主播分享。人均500万的导流,足以让一名主播有机会从“腿部”蹿升至“头部”行列。

  参赛者中,有零基础的直播“小白”,也有不少自带IP的大主播,有来自移动通信、银行等大企业的销售人员,也有省残联组织的残疾人群体。万物可直播、人人能带货的崭新市场里,不论对于传统行业,还是普通人来说,都是蕴藏着机会的富矿。

  “孵化和吸引更多优秀的主播和团队,让他们有施展才华的平台,才能促进整个行业健康发展。”孙源说。

  为“辽货”站好台

  后疫情时代,直播带货在扶贫助农、消费复苏、拉动就业上带来的正面效应有目共睹。本地直播电商也积极投身其中,交出了可观的成绩单。记者了解到,华亿5G参与的白山助农、朝阳小米、真心罐头等多场直播,都拿到了千万以上的成交量。

  这也为企业带来了启示,与其用压大量资金拿低价的方式满世界找货源,不如深耕本地品牌和商家,建立自己的供应链和严选平台,甚至打造出全新的直播电商产品自有品牌。

  首届中国直播电商大赛(东北赛区)选择了“振兴东北,我为家乡代言”这一主题,比赛“植入”了多种辽宁本地产品,由参赛主播在同一直播平台上,在规定的时长内销售商品,以销售业绩决出胜出者,就是一种实践。

  “大赛后,我们计划邀请一些知名‘IP’的大主播,在沈阳举办直播带货活动,通过‘南货北调’‘北货南销’,吆喝好‘辽货’的同时,提升北方直播电商行业竞争力。”孙源说。

  做活直播电商,从更广领域、更深层次助力东北新兴经济快速发展,一切正当其时。在上个月辽宁省政府印发的《关于促进夜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以“电商直播带货,提质网红经济”为突破口,引导和推动辽宁电商直播等新业态快速健康发展,利用电商直播全天候带货特点,推动以“用户体验+视频分享”等形式,促进电商直播与夜经济融合发展;培育壮大电商直播市场主体,建设一批特色突出、示范性强的电商直播基地(园区),打造符合市场需求的网红产品,孵化一批辽宁网红品牌,吸引优质电商人、直播企业和项目落户本地,努力吸引辽宁籍网红主播回辽发展。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叶青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