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生在张家界翼装飞行失联超120小时 当地持续展开搜救

来源:央广网 2020-05-17 22:36

  央广网长沙5月17日消息(记者姜文婧)一名年轻的翼装飞行员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失联,这一事件持续牵动着人们的心。据5月16日湖南张家界天门山国家森林公园对外发布通报: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11时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

  事发后,摄制组和天门山景区调动两架直升机、多架无人机在所有可能降落的山体上空进行搜寻。当地政府组织调度消防队、蓝天救援队、摄制组、景区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开展联合搜救。但由于强降雨、云雾等天气原因以及当地险峻复杂的地形,搜救工作有很大难度。失联翼装飞行员并未携带GPS定位设备,救援队伍在天门山附近区域展开了地毯式搜寻。截至记者发稿,尚无失联飞行员被找到的消息。

  有消息显示,该失联女生为北京在校大学生,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据悉,翼装飞行分为有动力翼装飞行和无动力翼装飞行两大类。其中,无动力翼装飞行,国际称之“飞鼠装滑翔运动”,是指飞行者穿戴着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热气球、悬崖绝壁、高楼大厦等高处一跃而下,飞行者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在到达安全极限的高度,打开降落伞平稳着落。无动力翼装飞行进入理想飞行状态后,飞行时速通常可达到200公里/小时左右。由于高难度、高投入,翼装飞行是一项极为小众的极限运动,目前在全世界可称为翼装飞行职业运动员或半职业运动员的人仅几百人。

  “翼装飞行并不是有些人认为的那样,是‘疯子的运动’、‘找死的运动’。通过科学方法循序渐进的练习,严格遵循飞行规范,风险是可控的。”被称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的张树鹏说:“翼装飞行运动在发展初期死亡率达到30%,但随着这项运动的发展,包括装备的迭代升级,技术规范不断完善,安全性在不断提高。依然使用这一数据来说明翼装飞行的风险并不客观准确。”2019年,张树鹏和几名国外翼装飞行运动员一起做了严谨的数据统计,结果显示,全世界翼装飞行运动的事故率在千分之五左右。

  张树鹏曾作为“唯一的中国选手”参加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并在2017年举行的第六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中获得穿靶赛亚军。根据记录,张树鹏在张家界进行翼装飞行1060次,是全世界在张家界翼装飞行次数最多的运动员。从2011年开始,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每年一届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举办,山峰奇绝险峻的张家界也成为全球最吸引翼装飞行运动员的胜地之一。张树鹏介绍,除了张家界地理环境符合翼装飞行运动对场地的要求,景区相对成熟的配套设施、便利的交通等也是吸引因素。专业赛事的举办无疑推动了这项运动的发展,将文旅作为“主打牌”的张家界市也曾多次对极限运动活动进行大力宣传,促使原本小众的翼装飞行等极限运动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但值得注意的是,翼装飞行运动有极高的专业门槛。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就曾公开指出:“你首先需要高空跳伞几百次,完成后才能进行定点跳伞,又是数百次的循环练习,到最终成为翼装飞行员,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大致最少需要几十万美金的投入。”张树鹏也向记者确认了这一点,在从事翼装飞行前,他是滑翔伞国家队队员,11年间共完成了15000多次飞行。2013年通过接受系统培训取得翼装飞行执照后,他累计有两千多次高空翼装飞行和一千多次低空翼装飞行。张树鹏介绍:“这项运动需要保持较高频次的练习,每一次飞行,一定要考虑四个因素,场地是否安全,气象条件是否安全,设备是否安全,飞行者的心态是否调节到位。”

编辑:lt05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