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之后】揭秘日军二战时期最大的海外兵工厂

来源:沈阳网 2020-09-03 11:03

  读报名词

  侵华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始建于1938年,1939年部分厂房建成投产,生产战车、坦克及炮弹、军刀等。1939年,日寇为了培养技术人员(扩大生产),建立了南满造兵厂技能者养成所。南满陆军造兵厂旧址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证,是侵华日军“以战养战”政策的历史见证,是日本帝国主义企图长期霸占我国东北的有力证据。

    

  “这里从1936年开始,一度成为阴森的独立王国,有日本守备队把守,周边建有多个坚固的碉堡,整个日本南满陆军造兵厂及周边地区是三层铁丝网,中间加有电网,立有醒目的牌子:‘禁止超越,违者射击’。”9月1日,日本南满陆军造兵厂的见证者、89岁的崔连荣老人说。

  侵华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始建于1938年,1939年部分厂房建成投产,生产战车、坦克及炮弹、军刀等。1939年,日寇为了培养技术人员(扩大生产),建立了南满造兵厂技能者养成所。南满陆军造兵厂旧址是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证,是侵华日军“以战养战”政策的历史见证,是日本帝国主义企图长期霸占我国东北的有力证据。

  本报记者在沈阳职业技术学院进入了深入采访,同时对知晓那段历史的多位专家、见证者进行了采访,揭开了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和技能者养成所的神秘面纱。  

  

  碉堡旧址。(资料图)

  南满陆军造兵厂部分生活社区俯视图。(资料图)

  

  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隶属于日本陆军省陆军兵器本部直辖的八大兵工厂之一,是日本陆军在本土以外最大的兵工厂,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侵华战争及海外战场重要的武器弹药生产和输出基地。

  1936年开始,这座修建于大东区文官屯地区的日本军工厂,始终裹着一层厚厚的神秘面纱,在抗战期间,它极少向外显露自己的真实面目,在核心生产部门里,都是日本人在工作;1942年冬,该工厂警戒部增加一个“防谍班”,先后有特工人员85人。抗战胜利前后,日军销毁、带走绝大部分历史资料,使南满造兵厂的历史资料少之又少。

  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和技能者养成所是日军侵华的重要历史见证。“今年年底,我们将建成南满陆军造兵厂陈列馆,挖掘、整理、展示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的历史史料,将其打造成为沈阳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该陈列馆与‘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日本战犯审判旧址为系列揭露日本侵华战争罪行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广大青少年、广大党员干部群众提供爱国主义教育。”沈阳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王久成说。2018年以来,沈阳职业技术学院在多个部门支持下,举全院之力,建立了以该校孙淑波教授为首的研究团队,对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和技能者养成所的历史进行深度挖掘。

  南满陆军造兵厂旧址

  曾被铁丝网圈定的“神秘王国”

  在这里,依然能够强烈地感到当年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独立王国”的痕迹。

  9月1日,记者赶赴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旧址发现,虽然事隔80余年,这里仍然保存着专用铁路、厂房、炮楼、军火库、日式住宅、“技能者养成所”,乃至能看到当时的共荣社(文化宫)、会堂(俱乐部)、锅炉房、供暖设施、医院、鸟居等20多处旧址。这些成片的日式建筑群,在沈阳现存的老建筑中绝不多见。

  “当年,这片地区是铁丝网、碉堡与刺刀圈定的纯日本人的生产生活区。除了少数中国工人可以在几个工房内生产之外,只能住在远处的三家子、榆林堡及周边农村一带。”崔连荣老人回忆说。

  在这片“独立王国”里,不允许有中国人居住,却居住着大约10000多名日本人,其中有工人6000多名,进而形成了一个凌驾于外界的纯日式社区——

  他们居住在上下水都俱全的房间内,生活的水准较高,吃的大米都是从盘锦专门运来;该生活区修筑了长达12余公里的专用管道,从沈阳站附近引来煤气;在生活区内建有5个锅炉房,形成了庞大的供暖系统,使用气体循环供暖;在现文东街47号附近,当年建有专门的养鸡场,而在工厂北部的水库附近,则建有专门的养牛场。在这片地区,还建有大剧院等娱乐设施,以及居酒屋、共荣社(商店)等消费场所,在文官屯火车站西北角一个小二楼,还建有一座慰安所。

  当年,不仅对待中国人如此,居住在这里的日本人也有较强的等级差别。在建设一街、二街附近,都是军官居住的独幢房屋,周围砌有围墙。班组长等工头住在次一级的二等房屋内;民强街上的房屋为三类日本工人、技师居住,还有男女独身宿舍,每个房间居住4个人,铺设的都是榻榻米。

  劳动路32号,即现沈阳职业技术学院校区所在地,则是南满陆军造兵厂技能者养成所的旧址。此处旧址位于大东区,建于1938年,旧址尚存原有的建筑4栋,建筑群包括南满造兵厂技能养成所学员宿舍旧址、教学用房、办公活动用房、炮楼及围墙等建筑。这片地区,是沈阳市保存最为完整的伪满洲国时期建设的职业教育建筑群,建筑类型丰富,在沈阳近代教育发展及教育建筑研究上具有重要价值;是日本侵华的空间载体,在近代史研究中具有一定地位。

  旧址类型多样

  这里是伪满工业遗存量最多的地区

  走进南满陆军造兵厂的旧址地区,处处能够看到它显著的历史印记。有资源记载,这片地区是沈阳市伪满时期工业遗存数量最多、类型最丰富、分布最集中的区域,是日本实施侵华战争过程中工业生产及工人生活的实证。

  这片地区,见证过日本侵略者的累累罪行。在日本侵略者统治工厂的时期,对中国工人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和法西斯统治。工厂内特务横行,拘留所里,经常关押审讯和拷打一些被他们抓来的“可疑分子”。在法西斯统治下,中国工人身受特务和日本工头的双重压迫,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而从事有害作业的工人,没有任何劳动保护,厂内经常发生爆炸事故。更悲惨的是被日军从中国各地抓来、骗来的劳工们,整天过着集中营式的生活。劳工死了,工头就命人用破草袋子捆起来扔到野地里,任凭野狗吞噬。

  这里修建了一条铁路专用线,建厂初期,铁路线把许多零部件运到日本的兵工厂内组装,坦克、装甲车、炮弹等战争武器,建厂后期,厂内已经拥有了独立的生产线,这条铁路线则以负责运输煤炭、钢铁等原料以及大量成品。

  这里在建厂之初就修建了警察局,对这里实行残酷统治。该警察局旧址位于大东区文官街61-1号,是日本对华实施殖民统治的重要实证,沈阳红色文化中警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近代警察局建筑及管理体制研究上具有一定价值。

  这里有目前依然在使用的原造兵厂医院。该医院坐落于民强三街1号,始建于1941年。在当年的厂医院和商店(共荣会)的门前,曾公开挂着“华人不准进入”的牌子。目前,该处还保留日式风格,成为157医院的一部分。

  这里有日军侵略者留在沈阳唯一的“鸟居”旧址。当年,此处建有“文官屯神社”,规模不大,只有一座木质结构的房子,两座“鸟居”。1957年“神社”被拆除,只有两个“鸟居”遗存到现在,成为日本侵华的铁证。

  存储历史记忆

  侵华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陈列馆年底面世

  沈阳职业技术学院通过保护、修缮旧址,并围绕旧址进行了旧址考察研究以及相关资料收集征集,南满陆军造兵厂背景和相关历史得到了厘清,正在利用“技能者养成所”旧址,建设“侵华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旧址陈列馆”。

  从2018年开始,沈阳职业技术学院开始筹备建设侵华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旧址陈列馆。“我们利用学院院内南满陆军造兵厂‘技能者养成所’的遗存,聘请知名专家,寻访当年见证者,在国内外广泛搜集当年的历史史料及文物,最终打造出这个旧址陈列馆。”王久成说,“我们已征集到当年的教学设备、教材、师生的合影等,并且征集到当年日本殖民者们使用的啤酒瓶、碗片、化妆品、下水井盖等实物,今年年底,这座陈列馆有望向社会开放。”

  “南满陆军造兵厂暨技能者养成所旧址规模大,保存好,是日本侵华的又一个历史见证,把这批历史建筑完整地保护下来,维修利用好,可以进一步扩大沈阳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内涵和场所,也为沈阳的抗战文化增加一处重要的历史遗迹,或可使沈阳再添一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研究部主任、研究员高建说。

  陈列馆还将作为继续深入研究、挖掘二战时期日军在东北武器弹药生产、战争的历史、战争灾难及日军侵华战争罪行的研究基地。这些旧址是沈阳人的记忆,是中国人的记忆,也是世界的记忆,现存的历史建筑和发掘整理的文字和实物,见证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掠夺资源、残酷奴役东北百姓,通过中国劳工和所谓“勤劳奉仕”为其建造兵工厂,培养技工,制造生产大量武器弹药来屠杀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带来极大灾难的历史。

  “侵华日军南满造兵厂陈列馆是目前亚洲地区原址保存的为数不多的二战时期日本兵工厂原址之一。是一个揭露日军侵华战争罪行、警示后人勿忘国耻的最为直接的场所。”辽宁大学日本研究所所长、日本史及文物鉴定方面专家王铁军说。

  

专家视角  

侵华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支持全面侵略的战争机器

  2020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近年来,随着“十四年抗战概念”的确立和新的档案史料、旧址遗迹的全面挖掘、保护、利用和研究,沈阳的抗战历史文化内涵得到了极大的丰富,沈阳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历史地位得到了不断的提升。

  在沈阳职业技术学院院内,有一处抗日战争时期日本设立的南满陆军造兵厂“技能者养成所”的遗存。近年来,该校围绕这处遗存进行了相关资料收集、旧址考察和研究,一方面该“技能者养成所”的背景和相关历史得到了厘清;另一方面,该处旧址周边地区还存有南满陆军造兵厂大量相关的历史遗留建筑,其数量之多,面积之广,令人瞠目。通过几年研究调研,沈阳职业技术学院对南满陆军造兵厂的历史研究有了重要进展,本报选刊该校孙淑波教授的研究文章,梳理南满陆军造兵厂的来龙去脉。

  魔爪伸到全省多地

  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的设立

  1936年6月,日本天皇批准由军部修改《帝国国防方针》及《用兵纲领》,公然宣示实现控制东亚大陆和西太平洋,最后称霸世界。中国战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主战场,日军既要进行全面侵华战争,又要北上应对苏军,以中国为基地,向东南亚、太平洋西南地区扩张,仅靠现有的造兵厂生产武器弹药不足支撑战势,野心勃勃的日本陆军省决定在沈阳北郊再建海外第一大现代化兵工厂——南满陆军造兵厂。

  1936年4月,日本陆军中村部队在满洲国沈阳县文官屯(沈阳市文官屯地区)的曹家林子、田三家子、范金屯、榆林堡及原东北军的“东北省陆军步兵第二旅修机厂”的演炮厂弹道线周围测量绘图拟建厂,并将相关地域用铁丝网围上标明军事用地,立牌禁止行人来往。

  1937年9月15日,档案记载日本陆军省批准在伪满洲国内设立官营工厂—南满工厂,作为日本陆军造兵厂的直辖工厂。南满工厂在奉天近郊占地100万坪(330.57万平方米),其建设经费总额为2328万日元。在建设中,南满工厂占地扩大,最后在文官屯地区取得了523万坪(1728.88万平方米),在辽阳地区取得了1947万坪(6436,2万平方米)。

  1938年5月13日档案文件记载,为了筹备南满工厂建设,日本陆军在满洲国沈阳县文官屯站东部2000米设置日本陆军造兵厂技术部奉天派出所。派驻军官和工程师10名,准士官和判官14名。1938年8月1日南满工厂正式设立,随即为准备建设而成立的奉天派出所被关闭。1940年4月改称为南满陆军造兵厂,隶属日本陆军省兵器行政本部。1942年初改为第918部队,1944年改为关东军造兵厂,隶属日本关东军司令部。

  伴随日本军国主义战线延展

  造兵厂不断进行扩大生产

  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工程规模庞大,日军又急于发动侵略战争,1939年2000多台大型机械设备由日本通过铁路专用线陆续运到南满陆军造兵厂,1939年底第一制造所(战车厂)最先投产,修理、装配、生产战车。

  1941年各种机械设备增加到6000多台套,开始自制零件装配战车。生产履带式新型战车,共有两种型号:一种是15吨重的97式中型坦克,一种是30吨重89式重型坦克,还生产军用飞机发动机各种零件、汽车、牵引车等。南满陆军造兵厂生产的坦克在中国战场、太平洋战场和东南亚战场都广泛使用,成为日本对外侵略战争当中攻城略地的重型武器之一。

  1941年南满陆军造兵厂设军刀工厂,生产陆军将校军刀,以满铁抚顺制铁所生产的纯铁为原料,每月生产300把,1944年产量达6000把,刀把上刻有“南”字。

  该兵工厂还生产不同口径的迫击炮弹、航空炸弹、高射炮弹、榴弹等。为赶制军火供应“太平洋战争”,1942年4月到1945年8月南满陆军造兵厂辽阳制造所厂生产茶褐药(TNT)6525吨和黄色药(苦味酸)15372吨,直接供给关东军需要的炸药。

  位于日军南满陆军造兵厂中心区域南侧的望花地区有座具有100余年历史、面积多达4万多平方米的大型军火库,九一八事变后被日本人占领并扩建。南满陆军造兵厂各种火药等原材料以及成品武器弹药保存在这里,武器弹药也从这里运往关内战场和太平洋战场。

  侵华日军的罪证

  一笔一笔在这里记录着

  据统计,自1937年7月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到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4年半的时间里,日军消费的军费达37758亿日元,相当于中日甲午战争以后,5次大规模对外侵略战争(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西伯利亚出兵、侵占东北)总支出的4.4倍。为此,日本政府全面提出了“以战养战”的政策,这一政策在南满陆军造兵厂得到了充分体现。

  据史料记载南满陆军造兵厂日本员工及家属12000余人,中国工人2000人,中国劳工和“勤劳奉仕”近10000人。

  中国工人和劳工受日本工头和士兵的双重压迫和统治,不仅待遇和日本人差别悬殊,胸前戴的牌子也截然不同:日本人戴的是红牌,中国人戴的是白牌。厂区中中国工人活动区域被严格限制,重要部门及组装车间严禁中国工人入内。中国工人主要从事非重要岗位生产劳动。据中国工人回忆:“日本人发现中国工人在‘磨洋工’,日本人气得暴跳如雷,拿胶皮管子往死里打我们。身上、头上到处都是大包。”

  日本在1941年11月22日推行勤劳奉仕制。日军通过这种“勤劳奉仕制度”,强迫数十万东北青年沦为“勤劳奉仕”,被迫在伪满矿山、军事工程和工厂充当劳力,数万人因此家破人亡。

  在建造南满陆军造兵厂的专用铁路、厂房、日本员工宿舍、日本人专用商场等建筑,以及庞大的军火库的过程中,日军强迫大量中国劳工和所谓的“勤劳奉仕”为其做苦工,人数多达1万余人。(撰文:沈阳职业技术学院教授孙淑波)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傅淞岩 通讯员杨海佳/文 高级记者张文魁/摄

编辑: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