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之后】从“9·18”到“9·18”

——中共中央东北局在沈阳成立

来源:沈阳网 2020-09-03 08:57

  

  

  9月18日,一个沈阳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在沈阳悍然发动了武装侵略中国的法西斯战争,中共满洲省委在沈阳发出第一份抗战宣言,东北人民开始了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

  14年后,1945年9月18日,日本侵略者已经投降,沈阳回到中国人民手中,中共中央东北局在沈阳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人开始了在沈阳的首次执政实践。

  来自关内的大批干部来到浑河岸边,党的组织、人民军队在这里发展壮大,民主政权建立起来,中国共产党建设一个新世界的伟大蓝图,在沈阳大地铺展开来……

  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挺进沈阳

  1945年9月5日的早晨,一列火车呼啸着驶入沈阳站。

  列车里,坐着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副政治委员唐凯带领的2000多名八路军将士。当沈阳铁西区高耸的烟囱映入官兵眼帘时,车厢里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大家沉浸在进入东北第一大城市的喜悦之中……

  时间倒回到一个月前,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发展的形势下,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转入战略大反攻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军民对侵华日军展开全面反攻。

  8月9日,毛泽东主席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指出“对日作战已处在最后阶段,最后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到来了。”

  市委党史研究室俄文亮介绍说,8月10日至11日,朱德总司令连发迫使日伪军投降的七道命令。其中第二道命令,命令冀热辽军区李运昌部由河北、热河、辽宁边境向辽宁、吉林方向进发。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地部队闻令而动,开始了大反攻。时任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司令员的曾克林,率两个团及朝鲜义勇军支队越过长城,一举收复山海关。接着,曾克林、唐凯率领部队一路高歌,迅速东进,先后收复了绥中、兴城、锦西、锦州等关外重镇,从山海关乘火车经锦州,浩浩荡荡向着东北最大的城市沈阳进发,9月5日早晨抵达沈阳站。

  后来提起这段往事时,曾克林将军回忆道:“沈阳是8月21日由苏联红军解放的。当我们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支八路军部队进来时,他们事先没有接到我军的照会及联系,所以就感到非常突然。当他们看到一支没有军衔的部队来得这么迅速,就非常怀疑,速调部队将我们的火车包围起来,不准我们下车。”

  下午3点,曾克林和唐凯第三次找苏军城防司令卡夫通少将交涉。与前两次商谈不同,这一次,曾克林和唐凯的态度都很强硬:“沈阳是中国的国土,我们有权进驻。我们是共产党、毛泽东领导的队伍,冀热辽是我们的土地,我们长期在这里抗日,你们不让我们来,让谁来?”连珠炮般的质问,令卡夫通哑口无言。经反复协商,苏军同意曾克林部八路军驻扎到距沈阳市区15公里以外的苏家屯,随后改为临时驻扎市内小河沿。

  9月7日,曾克林、唐凯等与驻沈苏军举行会谈,共同研究了彻底肃清日伪残敌等问题。为了避免苏联政府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有关条款的限制,苏军提出八路军部队以“东北人民自治军”的名义接收沈阳及周边城市,就使八路军的接收工作取得了合法的名义。仅三天时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部队成功接收沈阳。

  东北局驻地当时设在大帅府。李浩摄

  中共中央东北局在沈阳成立

  1945年9月14日,一架苏军飞机从沈阳北陵机场起飞,经内蒙古多伦飞向中共中央机关所在地——延安。

  9月15日上午,飞机在黄土高原的上空盘旋几周后,徐徐降落在延安东关机场。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以及伍修权等领导同志到机场迎接从飞机中走出来的曾克林和苏军代表。

  曾克林不会想到,他的此次延安之行,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和分量。

  15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召开了历史上著名的“杨家岭会议”。会上,曾克林向中央详细汇报了部队进驻接管沈阳的经过,以及东北的当前情况。

  刘少奇听完汇报,一边指着地图一边打着有力的手势,说: “东北交通便利,工业发达,物产丰富,北靠苏联,东接朝鲜,西北是蒙古,西南是我们的老根据地,有山区,有平原,进可攻,退可守,可以成为我国革命的重要战略区。我们部队进去了,就有了主动权,为毛主席、周副主席在重庆的谈判创造了有利条件。我们在东北发展了革命力量,便可以有力地支援全国,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朱总司令对曾克林说:“你们是第一批进入东北的部队,责任更是重大。”

  会议期间,中央还以刘少奇的名义给在重庆谈判的毛泽东、周恩来发了电报。最后,中央调整了战略决策,将原来作出的“向南发展,向北防御”的战略,改变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

  为加强东北工作,会议决定成立以彭真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局,以彭真、陈云、程子华、伍修权、林枫为委员。东北局全权代表中央,指导东北一切党的组织及党员的活动,彭真、陈云、伍修权等立即乘飞机到东北工作。

  会后,中央迅速将原来计划从延安等地派到中南、华东的部队和干部一律改派东北;并准备从各解放区抽调10万主力部队和2万干部到东北。并命令在途中的林彪不再去山东,转赴东北,统一领导军事工作。

  中国革命的历史,在这里转了一个大弯。历史已经证明,这一战略决策的转变是伟大的,正如刘少奇所说的,它加速了中国革命的进程。

  9月16日,曾克林陪同彭真、陈云、叶季壮、伍修权、段子俊、莫春和6名同志乘飞机离开延安。飞机在锦州降落时出现故障,他们又改乘火车,于18日到达沈阳。

  9月18日晚上6点,以彭真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局在沈阳正式成立。在警卫战士的护送下,彭真、陈云一行暂住进大帅府西楼,并在这里正式办公。

  此时,国民党刚刚任命的“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正坐在2000多公里远的上海滩,研究成立各种机构,接待各路跑官买官人马。

  中共中央东北局的迅速成立,以及10万大军、2万干部挺进东北,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与国民党争夺东北关键性的第一步。

  中共沈阳市委、区委相继建立

  9月19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在大帅府西楼召开了第一次扩大会议。会议由彭真和陈云主持,伍修权、叶季壮、李运昌、段子俊、曾克林、唐凯、朱其文、段叔权、刘达等20多名领导同志参加。彭真和陈云在会上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决策,并分别在讲话中强调要坚决贯彻中央的决策部署,创建巩固的东北根据地。

  会议确定,东北局当前的总任务就是力争控制全东北,立即组织部队接收城市,控制交通线,迎接中央派往东北的大批干部和部队。会议还研究制定了我军在东北的战略方针:1.继续消灭敌伪武装,肃清残余势力,坚决镇压一切反动分子的破坏活动;2.安定社会秩序,发展生产,把东北变成巩固的根据地;3.发动群众猛烈扩军,迅速壮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4.在接收的城市中,建立各阶层人民参加的民主政权;5.在广大农村发动农民进行反奸反霸、减租减息斗争。这次会议和根据这次会议所进行的工作,为后来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创造了条件。

  会后,由李运昌向驻东北苏军统帅部正式通报:中共中央已派领导同志到沈阳组建了中共中央东北局,统一领导东北的工作。随之,东北局的领导同志会见了驻沈阳的苏军最高指挥官,双方共同确定了两军之间的联系和协商机制。

  1945年中共沈阳市委办公地旧址。李浩摄

  9月20日、21日,陈云在东北局驻地大帅府召开会议,主持研究开展接收工作。按照陈云的指示,由冀热辽解放区来的干部焦若愚、张化东、张士英等具体组织对沈阳的接收工作。为了加强对接收工作的领导,加快筹建新的民主政权,在东北局领导下于9月25日成立了以孔原为书记、焦若愚为副书记的中共沈阳临时市委。随后,焦若愚率一个连的战士住进伪奉天市公署(市政府)大楼。

  10月11日,中共沈阳市委正式成立。市委委员有孔原、焦若愚、张化东、陈东平、张士英、褚风岐、陈郁、安建平、李初梨、曾志、赵濯华,孔原为市委书记。市委工作机构及其负责人为:组织部部长陈东平,宣传部部长褚凤岐,社会部部长张化东,工运部部长陈郁,民运部部长安建平,敌工部部长李初梨。同时,在市属的11个区先后组建了区一级的党组织,并任命了各区的区委书记。

  中共沈阳市委的成立和区级党组织的建立,对于当时沈阳开展的肃清敌伪残余势力、稳定社会秩序、建立民主政权、开展减租减息等工作,发挥了核心的领导作用。

  有了党的领导,咱们工人有力量

  在东北局积极开展工作的同时,党中央继续加紧向东北派遣干部和部队。高岗、张闻天、林彪、李富春、李立三、罗荣桓、林枫、王稼祥、黄克诚、王首道、谭政、程子华等一大批高级领导干部先后到达沈阳及东北。各解放区开赴东北的部队和干部共13万余人,由海路和陆路并进,日夜兼程地奔赴东北。

  到达东北的干部,迅速被分配到各个地区开展工作。曾任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唐宏光,是当时从延安派来东北的干部。1945年9月初,在中央党校六部学习的唐宏光随教一旅干部队挺进东北,10月31日到达沈阳。他在《回忆与记事》中说:我们到达沈阳后,听说干部团已经先期到达沈阳,听了东北局书记彭真讲话之后已经分配工作了,大都去了北满。

  “几天后,我们全体到汤玉麟儿子的住宅(后来的辽宁省博物馆),听彭真同志讲东北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讲话,同时听的有一百多人。这次会议后,大家都走上新的工作岗位。陆毅同志要求回原籍锦州市工作去,她走了。董庆云也被分配到沈阳工人总队去了。郭巩到新民县任县长去了。骆飞到本溪县任县长去了。我被分配到保二旅工作,任政治部副主任。”

  开展城市工作,必须紧紧依靠工人阶级。中共中央委员陈郁奉命从延安来到沈阳,领导沈阳及东北的工人运动。1945年9月21日,陈云即指示焦若愚负责筹备建立沈阳市总工会的工作。10月初,沈阳市总工会正式成立。陈郁为沈阳市总工会顾问,主任为赵翔羽,秘书长由焦若愚兼任。各区也组建了区工会办事处(区分会)。

  当时,沈阳市总工会的任务是:建立与发展基层工会组织;协助政府维持地方治安,保护工厂,恢复生产;发展工人武装,壮大革命力量。市总工会成立后,立即把“东北工友会”“东北工联”等工人组织统一起来,并组建了“沈阳市总工会工人武装训练队”,总队长于太成,政委陈郁,参谋长王玉峰。市总工会工人武装训练队下设北关、皇姑、铁西等支队和市中心独立大队,共有4000余人。

  为健全组织,配备干部,又从华东、冀中部队抽出两个团的骨干(班以上干部)共计600人充实到工人武装中去。工人武装训练队一面加紧训练,一面保卫工厂、仓库,清匪反霸和维持社会治安。沈阳市总工会顾问陈郁还主办工人训练班,讲授中国职工运动史、阶级斗争和工人阶级的使命等课程,培养了大批工人运动骨干。

  1945年9月5日八路军进驻沈阳。

  创办党的机关报《东北日报》

  “两万干部、十万兵、一张报纸。”这是东北局在开辟东北解放区工作时提出的口号,其中的“一张报纸”,道出了舆论先行、创办党报,积极开展党的舆论宣传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为迅速占领舆论阵地,宣传中国共产党的主张,揭露国民党反动嘴脸,让广大人民群众了解真相,中共中央东北局在沈阳成立后,立即决定创办东北局机关报《东北日报》,由彭真直接领导,任命宣传部秘书长李常青兼任《东北日报》首任社长,廖景丹为副社长,李荒为总编辑。

  经过紧张的筹备,1945年11月1日,四开两版的《东北日报》在沈阳创刊,报头由吕正操将军题写,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沈阳创办的第一张党报。创刊号在发刊词中申明:“本报是东北人民的喉舌,以东北人民的利益为利益,反映人民的要求,表达人民的呼声……,一切为东北人民服务,这就是我们的宗旨,我们的天职。最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所提出的和平民主团结的建国方针,也是本报今后努力的方向。”

  为了避免国民党和敌伪反对势力的捣乱与破坏,创刊初期的《东北日报》的地址对外是保密的,报社工作人员的活动也采取了半公开半秘密的方式。《东北日报》编辑部先是在市府路南原日本星野印刷所旧址,后迁到《盛京时报》印刷厂,门口挂的是“文化社”“辽宁省教材编审处”等牌子。报头上的社址也是虚拟的,刚开始写的是“山海关”,一直刊登了10期,直到国民党军队向山海关进犯才从报头上取消,改为公开印上“沈阳”的大名,但没有公开具体街路。

  《东北日报》创刊时因条件所限,主要刊发新华社电稿。创刊号头版头条是《毛泽东飞返延安,国共商谈获重要成就》,第二版刊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目前时事宣言》等重要文献。从第11期起,逐渐增加了地方新闻,如《沈阳市代表会议决议推行民主政治,筹选沈阳市参议会》等等。随着电台的设立和印刷条件的改善,《东北日报》印刷质量提高,新闻消息更加及时,发行量上升到几千份,成为最受沈阳人民欢迎和信任的报纸。由于这份报纸的出版,沈阳市民及时了解了时局的真相和共产党的政策方针,广大知识分子和青年纷纷要求参加革命工作和报名参军。

  1945年11月23日,由于战局关系和应苏军要求,《东北日报》和东北局领导机关一道撤出沈阳,向本溪转移,开始了本溪、海龙、长春、哈尔滨等地辗转办报的历程。沈阳解放后,《东北日报》于1948年12月12日迁回沈阳出版。

  1946年初,国民党军队由秦皇岛登陆后大批涌进沈阳,创办了《中央日报》沈阳版等十余种报纸,为其打内战进行舆论准备。我党为了保住在沈阳的宣传阵地,当时在沈阳还创办了其他一些报纸。1945年11月24日创刊的《文化导报》,是在沈阳出版的第二张党报,以中苏友协的名义出版。1946年1月1日,由陶铸同志题写报名的中共辽吉省委机关报《胜利报》在法库县创刊。由中共沈阳市委城工部主办的《东北公报》,于1946年2月在沈阳创刊。这些报纸以新闻为武器,同国民党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舆论斗争。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寇俊松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编辑: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