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舒:辽瓷之美和而不同

来源:沈阳网 2020-08-28 05:52

  

  

  【人物小传】孙天舒,1988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2014年获沈阳理工大学艺术设计陶瓷方向专业硕士学位,现为辽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国家高级技师,沈阳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沈阳市五四奖章获得者,沈阳市十佳青年创业标兵,沈阳市道德模范,中国国际工艺美术协会会员,辽宁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辽宁省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

  “辽瓷”为辽代陶瓷之简称,意指在辽代辖区烧造的具有地方和民族特色的实用工艺品。作为已然消逝的契丹人以血与火锻造的文化遗存,以其雄浑豪迈、朴拙自然的特异风格,成为中国陶瓷史上一个绝唱。

  然而,随着朝代更迭,辽瓷消失在世人眼中达200年以上,制作技法也一度失传。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国著名工艺美术大师,辽瓷研究第一人关宝琮先生着手挖掘、研究、复原、制作辽瓷,才使沉睡的辽瓷之美重见天日。如今,沈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辽瓷制作技艺第四代传承人孙天舒,又将失传的辽三彩烧造技艺复原,使辽瓷入选国礼名录走向世界。

  结缘陶瓷巧遇恩师

  “辽文化是北方文化的源头,辽瓷是辽文化的承载者,其内蕴契丹民族的文化审美、服饰韵味、精神力量,对北方文明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孙天舒告诉记者,辽瓷制作技艺传到她这里,已经是第四代。

  辽瓷创始人关荫宇、第二代传承人关宝琮、第三代传承人关涛,是关家祖孙三代人。他们对辽瓷技艺的恢复、研究和发展有着深厚造诣,其中当属关宝琮的成就最大,被誉为北方瓷器的泰斗,而孙天舒正是关宝琮的弟子。

  孙天舒自小喜欢美术绘画,一次参观沈阳故宫的游览经历,让她被宫中陈列的各色瓷器深深吸引,从此对陶瓷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当时,母亲看我喜欢,四处打听哪里可以学,可惜没有找到好的老师,后来就一直学习美术。”或许是天意使然,孙天舒高考考上了沈阳理工大学艺术设计陶瓷方向专业,并攻读到研究生,再度与陶瓷结缘。

  这一次,她有幸遇到了人生恩师关宝琮。“2014年,我还在读研期间,带着一件陶瓷作品去杭州参赛。评委们几乎都是南方人,只有一位上台颁奖的老先生是北方口音,并且对我的作品给予了一番鼓励。经过攀谈,我才知道这位老先生是赫赫有名的关宝琮先生。”孙天舒细腻且富有新意的作品,给关宝琮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两人回沈后,在一次陶瓷学术研讨会上再度碰面,孙天舒说出了拜师学艺的想法,见到如此踏实肯学的年轻人,关宝琮决定收其为徒。

  学艺艰苦战胜考验

  学艺的日子,孙天舒打起十二分精神,吃住都在窑厂。“地方小,放不下床,我索性打起了地铺,一住就是两年。”与艰苦的工作环境相比,前期的陶艺学习让她吃尽了苦头。看似简单的揉泥,她练习了一年之久,练到手臂酸痛,练到手起大包,“揉泥的过程,一是将泥里的气泡排除,二是揉到软硬适中,非常考验一个人的力气。很长一段时间,手指上磨得都是水泡,破了之后变成小口子。到了晚上,又痒又痛,睡不着觉。”

  在研发恢复辽瓷技艺的过程中,孙天舒还要承受比身体酸痛更折磨人的心理压力。“烧造技艺的恢复,是最紧张、激动的时刻,不是成功就是失败。能够入窑烧制的作品,常常经历数十个日夜的创作打磨,可是当开窑的那一刻,看到所有瓷器被烧碎了,那种心情仿佛从塔尖跌落到谷底,重重摔在地上。”有段时间,孙天舒屡烧屡败,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躺在床上,无数次回忆制作的细节,像过电影一般,不知什么时候醒来,发现枕头已被泪水浸透。”

  功夫不负有心人,孙天舒通过了技术与意志力的双重考验,终于成功恢复了辽瓷的烧造技艺。在艰苦的环境下,她把练泥、拉坯、印坯、利坯、晒坯、刻、划、剔、素烧、点彩、施釉、釉烧等工序练的炉火纯青。

  百里挑一屡获金奖

  孙天舒告诉记者,辽瓷技法上最大的特点是器物上的图案不用笔画,而直接用刀刻划,包括刻花、划花、剔花、镂空等等,深深浅浅之间见功力。因此,每一件辽瓷成品的损耗率也比较大,制作周期至少在3个月左右。“一批作品中,运气好的话能出一件成品,有时是几百件里面出一件,工艺难度颇高,可谓百里挑一。”

  2015年,孙天舒创作的辽瓷作品接连获奖,《创新辽三彩鸡冠壶》获中国轻工业博览会金奖,《辽三彩鸳鸯壶》获中国文化产业博览会金奖,这给了她足够的信心。2016年初,中国民间艺术博览会设计评比大赛临近,孙天舒得知后激动不已,当夜竟然失眠了,她暗暗下决心,一定要研制出最高水平的瓷器,让辽瓷焕发新的生机。那段时间,孙天舒日夜加班搞创作,吃饭走路都在构思,经过半年多时间、40余次反复试制,《富贵平安》终于烧制成功,并获得了金奖。而孙天舒,也病倒了。

  正是这份执著的坚守,孙天舒创作了一批有影响力的辽瓷作品。在造型方面,依据契丹族辽瓷的独有器型,进行1:1等比恢复,包括凤首瓶、皮囊壶、鸡腿坛、马蹬壶、鱼形壶等。根据北方的地理位置和环境的特殊性,恢复了长石、石英、黏土、二氧化硅等辽瓷原材料。风格上,有的从辽代壁画中提取马车图案,有的采用典型辽三彩白黄绿配色,都体现出浓郁的北方文化特色。

  传承技艺突破创新

  关宝琮大师一共有13位弟子还育有一子一女,而孙天舒是唯一一位被钦定的“辽瓷传承人”。很多人羡慕孙天舒小小年纪,足够幸运。实际上,传承人担负着极大的重任。

  在关宝琮一众弟子中,孙天舒属于科班出身,从事陶瓷研究达11年,在国内外重大比赛获奖,行业内小有名气。成为传承人后,她带领团队积极研发,辽瓷已恢复成功了知识产权102项,并研制出很多创新产品,这在之前是绝无仅有的。“几年前做辽瓷,充满了不确定性,投入大却不一定有产出,一般人也不会挑这个重担。”

  2015年,孙天舒创办龙呈文化创意产业园,目前已将失传的辽三彩烧造技艺恢复,并申请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予以保护。不仅如此,她还整理了辽瓷各工序的资料,使辽瓷技艺恢复有迹可循,有理可依。多次到辽瓷遗址进行考古研究和古老文献的寻访及挖掘,积极参与各类艺术展会,提高辽瓷技艺的曝光率和知名度。

  如今,孙天舒的辽瓷事业发展兴旺,她也开始物色下一个传承人。“培养制作瓷器的匠人容易,但找寻到理解辽瓷‘和而不同’精神内核的人很难。历史从来不会去选择人,只有人恰好的符合历史的需求,这也正是传承的难点所在。”作为年轻一代的民族手工艺创作者,孙天舒深感文化传承的重要,她说:“我一定在原有的传统技艺基础上,不断去创新,去突破,把辽瓷打造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地域文化名片,让更多的人了解辽瓷,认识辽瓷,并最终热爱上辽瓷文化。”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唐晓诗/文 主任记者李浩/摄

编辑: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