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国际软件园董事长赵久宏:

做好企业“以外”的事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孙潜彤

来源:沈阳网 2020-08-03 06:04

  人物小传

  赵久宏,沈阳昂立集团董事长、沈阳国际软件园有限公司董事长。他从电脑街的普通打工仔,到运营管理“中国最具活力软件园”;从开公司“谋个落脚处”到为创业者营造“改变世界的办公室”,他“抱着政府的愿景却怀揣着一颗民营的草种”,像小草一样强韧,愈挫愈勇,快速发展。他提出做企业不但要自我强大,且能助力别人强大,主动“外溢”能量,为区域为国家作出贡献。

  在不少人眼里,头衔蛮多的赵久宏属于绿色无公害的“食草男”。这一点,哪怕不见面光听声音也猜得出——和声和气、温文尔雅。而了解他的,会说他是绵里藏针那一款。

  创业26年来,赵久宏一直在奋斗,干啥都要干到前面去。他带着昂立,从沈阳三好街一家经营兼容机配件的小公司,一步步踏足系统集成、软件、产业园区、投资孵化、企业育成等多个领域,用托举别人的方式壮大自己。他率队管理的沈阳国际软件园入驻企业1200多家,有44家世界500强企业、22家中国软件百强企业、92家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在沈阳本土培育出30多家行业隐形冠军。年营收总额达到500亿元的沈阳国际软件园,已成为中国民营科技园的领跑者。

  转身:弃虚就实

  沈阳电子所的老张、老李们早就看不顺眼了:这个学生娃!腰间的BP机老叫唤,还抱着办公室里唯一的电话机打个不停。

  1991年大学毕业,初来乍到的赵久宏自己也觉着别扭,喝茶看报?屁股坐不住。他就喜欢东跑西颠忙业务,朋友也撺掇他跳出来。那时啥业务最火?组装电脑、卖配件,沈阳三好电脑街占了东北一半交易量。初出茅庐就跳槽的赵久宏短短一年却创造了奇迹,让濒临倒闭、成员仅有5人的昂立公司当年盈利100多万元,在遍地小门面的三好街,两年杀进了前三名。

  年轻人嘛,有点钱就嘚瑟。赵久宏的嘚瑟不在炫耀吃穿,而是盯上了股市,心痒手痒想练练。已经担任昂立公司总经理的他把大小业务悉数交给搭档打理,大撒把后一头扎进了股市。

  那时的股市还属于长熊慢牛。好多人兴冲冲杀进股市,可谓“轿车进去,自行车出来”。赵久宏却总能拿捏好进出分寸,两年多时间盈利水平达到700%。正当盆满钵盈之际,赵久宏却突然止赢收手,为啥?

  1998年5月,苏州。在此举行的IT行业峰会带给赵久宏两个震撼:一是离开昂立出去创业的人都迅速发展甚至超越了他;二是IT业巨擘施振荣一辈子坚守实业的精神。

  这么多年过去,赵久宏依然印象深刻。“小利障目则大事不成,小富即安已成大患,实业,唯有实业才长久。从苏州回来后,我瞬时清空了所有股票。”

  弃虚就实向何处去?此时,IT营销端,卖硬件已不比卖冷饮赚钱。赵久宏果断将昂立公司主营业务向软件与系统集成转舵。他判断,底盘厚重的老工业基地不缺硬经济,缺的是软经济,缺乏与工业互联网时代对接的信息产业软实力。这个短板,靠一两家软件企业根本弥补不了。结论是:沈阳需要建设智造富集地——软件园。

  这的确是一片蓝海,因为成活率与成功率过低,鲜有民营资本的“鱼儿”游进来。赵久宏在国内考察了一圈,绝大多数科技园区都有强大政府背景支持,单靠租金活着的科技园几乎没有。而他,不仅不想打退堂鼓,还要一口吃个胖子。

  2004年,占地几十亩的昂立信息园建成,小试牛刀的赵久宏便转身筹划建设900亩的沈阳国际软件园。今年,总投资150亿元的沈阳国际软件园二期工程又开始建设了。

  利他:帮人找钱

  商人都想什么?赚快钱,回钱快。赵久宏的思路却是赚慢钱,花钱快。

  “帮扶科技企业只能我们来负重,以较低租金吸引他们来创业,因为他们在起步阶段都是轻资产。”赵久宏反感别人把他划为地产开发商,他的专长并非造房子,而是对科技企业的理解,他反问:“有选择租房而不卖房的开发商吗?”

  今天看,“情怀”二字成就了赵久宏。回头看,“情怀”也曾把他逼上了高负债的绝路,现金流紧张的枷锁至今仍套在他的脖子上。经济学者李稻葵来园区一语点破:金融市场不爱支撑长期资金需求,即使负债率远低于国资企业,民营园区也很难得到融资,软件园再拓展具有极大挑战性。

  难,难不倒“有一块钱能办5块钱事”的赵久宏。他反复游说合伙人加入,再借此一点点撬动社会资本。最难时,他也放松过入园标准,也不得不卖掉一部分办公楼。“再有理想,活不下去也白搭。”原来,赵久宏也有窘迫、叹息。因为贷款,妻子作为关联人常需要签字按手印,为此向赵久宏抱怨:“年过半百还背负这么大压力,就不能歇口气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不能,园区还有那么多企业呢。他们没有抵押物,贷款比我还难。”赵久宏对园区企业了如指掌。都说硅谷搞得好,可是硅谷学不了。其资金支撑来源于企业巨头以及大量民间风险投资,这两个要件咱东北都不具备。政府资金有限,民间投资薄弱。赵久宏决定跳出企业圈外,试水私募股权投资,帮园区企业找钱。

  2015年入园的“向日葵”在线教育,没有资本支持时,年销售收入仅有100多万元。软件园设立的私募基金直投500万元,又帮助企业征信担保获得间接融资1500万元。引入资本后的“向日葵”3年营收增长30倍,2019年营收1.27亿元,净利润4089万元,今年营收有望突破4亿元。继取得国内外500多所大学合作后,“向日葵”已成为在线教育细分领域国内第一。跟进投资的基金公司直拍大腿——投少了!

  不止帮人找钱,赵久宏还张罗着给科技企业找人、找市场、找技术、找政策、找外脑,简称“六找”。他发现,科学家创业往往除了技术外,其他什么都需要帮着找,包括职业经理人。当然,这种帮忙也不全免费,赵久宏的方式是“服务换股”。“你不要把我说得那么高尚,服务理应市场化,如果都免费,人家会看低你的服务,而且也不可持续。无偿支持传导无压力,结果大多不好。”赵久宏说话直来直去。

  帮人得有本事。沈阳国际软件园现在锤炼得十八般武艺皆能上阵比划,着力构筑一个“优于大环境的小气候”。国家发展改革委领导细致了解后不禁感慨:民营园区做到这一步太不容易,令人感动。

  格局:取势共赢

  东北振兴不是靠一两棵大树撑门面,需要一片森林,也即围棋所说的“厚势”。学生时代取得过大学生围棋杯赛冠军的赵久宏,从围棋哲学受益良多。比如韧性坚持,比如弃子取势。

  下围棋看重外势,企业的外势是区域环境,是政府支持。赵久宏说出心里话,离开这些,软件园再有本事也折腾不大。

  有人羡慕赵久宏得了那么多“好处”。辽宁省、沈阳市调动各种资源支持沈阳国际软件园,把“东北科技大市场”“院士工作站”“成果转化辽宁促进中心”落户这里,把盛京基金小镇的管理钥匙交给他……让人难忘的是,市委书记、市长多次为这个民营园区推介。

  人心好,纵使飞鸟也知道。赵久宏解说取势之道,只要你敞开为区域贡献的赤子之诚,所有靠近你的心终会被焐热。

  赵久宏每每呼吁打破政企隔膜:一个开明的政府不是对企业不管不问,而是借用市场之手,找到具有资本与商业管理经验的人或组织发挥作用,把各种资源捆在一起支持企业,功成而不自居。

  盛京私募基金小镇挂牌仅一年,即募集到131亿元基金并投资65只产品。规模横向比不大,但较之一年前沈阳全部私募基金总量壮大了4倍多,基金年化收益率近50%。因其中有政府引导基金,基金小镇每年要给政府报告单,用政府的钱孵化了多少企业?成功率有多高?吸引了多少人才?政府关心的首先是孵化功能和资金带动力。

  “有了上下一心,改变世界并非没有可能。”赵久宏举了一个生物科技公司创新的例子。在政府与园区合力支持下,该企业研制出多项世界领先的生物技术,仅遏制“松材线虫病”技术一项,即可为我国已发病的千万亩松树林挽回千亿元损失,为世界范围减少生物入侵灾害带来的价值更不可估量。“给科技一个支点,你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赵久宏笑得肩膀都在抖,好像这个企业是他的。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赵久宏对明末文人张岱的这句话深以为然,“认准的事情就需要全情投入,你可以说我认真成癖是执著,也可以笑话我偏执。我还是主张让事实压轴出场说话。”

  不惧压力的赵久宏,额头可比以前亮多了。

  (转自《经济日报》2020年8月2日11版)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