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点里新生儿高烧 3小时转运至儿童医院

“相信我们,一定让孩子得到及时救治”

来源:沈阳网 2020-07-10 05:23

医护人员祈祷孩子身体无大碍。张文魁摄

  “出生20天的新生儿高烧38度9,孩子精神萎靡,情况危急,请求转运!”7月7日,在沈阳市皇姑区一家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宾馆里,驻守在那里的疾控组、医疗组正在向上级卫生部门汇报情况,“中午12时45分得知孩子发烧的消息,下午3时45分,孩子顺利转运到专科医院进行诊治。当看到急救车开出隔离点的那一刻,隔离点的工作人员都很激动。”7月9日,回忆起当天的情景,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护士长张岩哽咽了……

  38.9摄氏度

  立即启动转运应急预案

  7月7日是高考的第一天,在沈阳指定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宾馆里,也在上演着一场“大考”。当日中午12时45分,隔离宾馆工作人员、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生卢琳接到来自1502房间的电话:孩子一直哭闹,好像是发烧了,摸着特别热,这可怎么办啊。打电话的是一个出生仅20多天的新生儿的母亲。“她说话声音都变了,特别慌张,我紧急上报领导。”卢琳迅速穿好防护服进入房间查看孩子情况,“38.9摄氏度,孩子精神萎靡,一直哭闹,按照流程,医疗组第一时间向疾控组报告,疾控组立刻启动转运应急预案。”

  护士长张岩告诉记者,如果按照一般流程,隔离人员出现疾病,直接转运到指定的医疗机构诊治即可,“可是这个孩子太小了,还在隔离期,是新冠肺炎还是其他疾病都无法判断。而且高热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也不清楚,病情的变化可能瞬息万变。转运到哪里,既得有诊治能力还得有隔离病房,上级卫生部门正在紧急布置。我告诉孩子妈妈,放心吧,相信我们一定能让孩子得到最及时的救治。”

  3小时

  转运至专科医院隔离病房

  很快,消息来了,确定将孩子转运至沈阳市儿童医院监护室隔离病房。在等待急救车的这段时间,医生卢琳一直穿着防护服陪伴在孩子身边,“我几次打电话问上面情况怎么样,卢琳说她会一直在楼上监测孩子体温和身体情况,同时安抚焦虑的孩子父母。”张岩说,卢琳下来后脱下防护服,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

  医疗组医护人员担心孩子烧得太高对身体有影响,护士沈明霞一路小跑到药房买退热贴。“在急救车到来前,我们一直给孩子物理降温。转走的时候体温已降到37度左右了,很高的体温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高烧不会给孩子带来太大的影响。我们也安心了。”张岩称。

  下午3时45分,急救车到达隔离宾馆楼下,孩子在父母的陪同下转入市儿童医院进行治疗。“疾控组、医疗组、公安组,各个组都在门口送孩子,祈祷孩子身体无大碍。”张岩称,后来,他们从医院得到消息,孩子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肺部有些炎症,估计要经过一周左右的时间进行治疗。由于父母还都在隔离期,隔离点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对他们的体温和身体状况进行询问和监测。

  150多天

  继续守护他们的健康和安全

  “那天,孩子妈妈登记的时候,就是我录入的。孩子装在一个长条形的小筐里,可小了,一问才20天。”张岩回忆起前几天孩子父母到隔离宾馆时的情景,“从医学的角度,28天以内都叫新生儿,我也给这个房间做了重点标记,成为重点关注对象。”

  张岩称,每次有“新人”进入隔离点,工作人员都会梳理出需要重点观察人员的名单,比如说年龄大的、年龄小的、身体有基础疾病的等。“这一批隔离人员的特点就是孩子特别多。”

  医疗组的工作人员聊到隔离点和他们的工作时,都有很多感触。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护士吉红说,从2月7日沈阳第一个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建立到现在,将近150天了,他们的团队一直在坚守。大家越来越熟悉工作流程,配合越来越默契。“穿着防护服,戴着N95口罩,干一会儿活儿就感觉缺氧,对身体是一个挑战,对意志是一个考验。还没到最热的时候,可能艰难的日子还在后面,不过大家都相信没什么困难可以击倒我们,因为我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守护隔离人员的健康和安全。”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樊华、宋宇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