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式民主:发展中国家的一剂毒药

来源:沈阳网 2020-05-15 15:09

  民主是现代政治最主要的特质之一,它代表着公众对政治的广泛参与,而不是被制度性地排除在外。由于现代民主起源于西方,依托西方在世界上的强势地位,宣扬西方民主模式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也就成为了西方的强势话语,它在我国社会各界引起的长期思想混乱和广泛误导,危害甚大。

  西式民主,简单地说,就是1人1票的普选+多党制+三权分立下的权力制衡。从表面上看,这样的制度安排,确实非常严密,能够有效地防止专制或独裁。但是,民主的目的,不应是为了民主而民主,而应是带来社会的善治和提高政府的运转效率。然而今天,在许多西方国家的民主似乎正在逐渐沦为党派之争的政治游戏,能够解决的问题逐渐减少,而制造出来的问题却在慢慢增加且日益受到了资本和民粹的双重绑架,政府的执政行为也由此变得更加倾向于短期化,难以跳出眼前“框架”。此种现象的出现,正是西方民主固有的制度性缺陷所致。

  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最紧迫问题是完成现代化进程,其中,培育高效率的现代经济体系当属重中之重。但是,在现代化这个问题上,西式民主体制恰恰对发展中国家十分不利。

  “有限政府”不利于公共领域发展

  西式民主的价值观基础是个人至上。按照在西方自由主义的观点,国家或政府被视为是压迫个人自由的强大怪物“列维坦”。因此,为了扩大个人自由的边界,就必须限制政府的权力。这样,西方民主体制下的政府,就成了有限权力和有限责任的政府。这就意味着,因为掌握的资源有限,政府解决公共领域的问题和向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然而,现代社会日益增加的高度复杂性,却要求政府在公共领域发挥更大的职能。相比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在私人资本方面相对弱得多,因此,在发展经济方面就更需要政府发挥作用以弥补私人资本力量的不足。但西方民主体制下的有限政府,恰恰是削弱了这个作用,这就会造成包括基础设施在内的公共领域发展不足,结果必然会放大市场失灵的效应,增加这些国家的经济运行成本,最终给包括私营经济在内的各种经济成分的发展带来严重限制。

  难以推进社会深度变革

  西式民主体制的运作,建立在各个利益集团展开的博弈基础上,多党制正是它的外表。在这种体制下,有着强大游说能力或握有较多选票的特殊利益集团,往往能够让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公共利益之上,使社会整体利益蒙受损害。美国在禁枪问题上长期陷入僵局和老龄化问题严重的欧洲各国难以对不堪重负的养老金制度进行改革,都属于这种情况。发展中国家由于现代化程度较低,传统社会结构残留较多,推进现代化必须进行深度的社会变革。但在这一过程中,必然会触动势力比较强大的保守落后势力的既得利益,引发抵触。在西式民主政治下,这部分势力完全可以利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通过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党,竭力阻挠任何带有进步色彩的改革,或是利用手中的选票,迫使其他政党做出让步。结果自然就是:本来需要打破的不合理的利益格局,反而得到了固化。这就是为什么被西方称赞为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至今也无法进行彻底的土地改革的根本原因。

  易遭受外部势力的插手和控制

  西方率先完成现代化,离不开对外殖民扩张的助力。如今,西方国家在与发展中国家打交道时,仍掺杂着各种五花八门的新殖民主义手法。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凭借自己在世界上的强势地位,可以很容易地利用其所拥有的丰厚资源,在发展中国家内部培植亲西方的买办势力,作为实现自己利益的代理人,而在处于弱势地位的发展中国家里,这样的人并不难找到。当一个发展中国家采用了西式民主的时候,西方国家就可以很方便地对这些人进行一番精心的包装,力推他们组建政党参加竞选。如果他们当选了,就可以使这个国家的内外政策被西方所左右。即使不能上台执政,也可以作为反对派发挥“捣乱”的作用,甚至利用街头抗争的形式发动夺权的“颜色革命”。这样就可以让发展中国家始终被人为放大的内部冲突和对抗所困扰,正常的社会发展进程受到严重扭曲。这样的局面,对维持西方国家在国际体系中的优势地位显然非常有利。

  当前,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在政治体制的选择方面,除了中国、古巴、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和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海湾石油富国外,其他国家和地区早已基本全面西化。但是,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态势看,无法看出它们中的哪一个存在着上升为发达经济体的可能性,即有望拥有与发达国家相似的经济结构和经济效率。相反,其中不少国家和地区还陷入了长期的发展困境,甚至社会灾难。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足以让我们对西式民主的效能产生警醒。

  (沈阳化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徐锋)

编辑: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