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新闻中心  >  沈网图片
百里枫叶红 一条开拓路
http://www.syd.com.cn   来源:辽沈晚报 2018-07-18 11:22
分享到:
更多

  山泉叮咚水瀑悬,山花烂漫枫色鲜;踏遍奇峰观云海,一轮朝日出东天。

  就像“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绝色,位于辽东桓仁大地上的枫林谷甫一出世,便声名鹊起、冠压群芳,只用5年时间就成为“中国森林氧吧”“全国森林体验基地”、国家4A级景区,吸引了70多万名游客流连忘返。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枫林谷的崛起,并不只是深山中的璞玉雕琢,更是桓仁林业人困境中实现的一次自我救赎;崛起的枫林谷,不只为本溪增添了一颗璀璨的旅游明珠,更是桓仁8家国有林场职工的“金饭碗”。

  以林养场走进死胡同

  桓仁和平林场场长、枫林谷森林公园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春海告诉记者,他是在2010年3月调任和平林场当场长的。

  “林场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可是补种的速度赶不上采伐的速度,人工林几乎采伐没有了。25名在岗职工、33名退休职工只能勉强维持发工资,还发不满……”

  于是,宋春海开始琢磨怎么样才能增加收入。“光靠精打细算、节约,没有进项显然不行。但最开始的思路还是局限在林业和林业产品上。”

  当时,林下经济产业有山野菜、榛子、松果、林下参等……可要么收入太少、要么周期太长,很难形成实质性收入。“当时的林场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没有什么好思路来扭转。”

  2012年枫林谷开始大开发

  56岁的张春友出生在和平林场,他人生前50年都在这度过。

  1980年,他接了父亲的班,也成为一名林业工人。那时的张春友认为自己会像父辈一样在林场过一辈子。可到1990年,林场职工增加到了一百二三十人。因为采伐指标有限,发工资紧张,大家开始担忧:“树伐没了,搁什么发工资?”

  然而有想法,没办法,日子依旧一天天蹉跎过去。2003年天然林禁伐后,场里工资不能足额发放,很多职工选择了离开,林场只剩下20多人。张春友选择了留下。

  2010年,宋春海的到来,让张春友觉得希望来了。“他跟我唠山上哪有石崖、哪有河套、哪里的景色怎么样,到现场勘察要开发旅游。”

  2012年,枫林谷大规模开发开始,张春友等人动迁到了桓仁县城。“林场给了一部分钱,自己又贷款一部分。但因为对未来心里有底,大家都很高兴,没什么顾虑。”

  张春友说,从没想到自己也能搬到县城里住。刚开始还觉得故土难离。“但这几年就适应了。”

  枫林谷就是“金饭碗”

  枫林谷的森林旅游资源能得到保护并进行旅游开发,离不开县林业局分管国有林场的王树杰副局长。

  “他走遍了8家国有林场的沟沟岔岔,及时提出对和平林场旅游资源丰富的区域设立禁止采伐区,对区域内的野生动植物进行保护,认为这是一种宝贵的资源。”这一点,给枫林谷的开发、建设留足了空间。

  2005年,王树杰带领林业总场申报省级森林公园成功。

  2011年,宋春海在林业总场的支持下陆续修建了去到山里的小道,希望能够在山里景色好的时候吸引人来“挣点钱”。

  真正大动作、方向性的转变是在2011年。县林业局局长汪立功上任之后,对国有林场的困境和如何发展极为重视,多次到基层调研、入山勘察,决定举全局之力开发建设枫林谷景区。

  8家国有林场联合成立了枫林谷森林公园旅游有限公司,林业总场场长姜臣学出任董事长,8家国有林场场长为董事,因森林公园位于和平林场,宋春海兼任公司总经理。

  宋春海介绍,股份制只是经营形式、是国有企业内部参股,最终旅游公司是要打造成一个真正的公有制经济体,成为全体职工的“金饭碗”。

  成为建设枫林谷的“元老”是一种荣耀

  今年34岁的邹吉臣是在2011年11月经过考试进入国有和平林场的。

  “我家是农村的,当时场里的条件还不如家里。来的头一天就得自己劈柴烧炕,睡到半夜冻醒了。我还寻思,这要是城里人,都可能跑了。”和邹吉臣一起考到和平林场的有4个人,还真有一个人离开了。

  让邹吉臣留下的原因有二:“首先我上的是林校,专业对口。再加上林场的氛围特别好,已经开始选线要建设枫林谷。我想,坚持下去,自己就也是‘元老级’的了,是挺荣耀的一件事。”

  那段日子邹吉臣几乎天天加班,他说每个人都是一样。“冬天到景区选线,从九曲峡沟里下来都是冰,走一步摔一跤;后来干脆就坐着冰滑下来,局里领导也是一样,不怕形象难看,觉得触动特别大。”

  现在,邹吉臣真的是枫林谷景区的“元老”了。“刚到林场时工资每个月只有1800元,跟同学比属于下游;现在每个月4000多元,已经处于上游。”

  邹吉臣在县城买了房,又交了个女朋友,准备今年秋天结婚。

  坚持国营公有长久地保护好森林资源

  桓仁林业局局长汪立功告诉记者,2011年自己上任,在调研中发现8家国有林场经济状况都不乐观,开资困难、职工生活也很艰苦。

  汪立功就琢磨,怎么才能给林场找一条既挣钱又不破坏森林资源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他找林场干部谈、找老工人谈。经过几次实地勘察,大家都认为这里的枫叶非常有特点。

  桓仁有五女山、有桓龙湖、有大雅河漂流,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开发出一块观赏枫叶的地方呢?

  实际上,枫林谷的开发不仅填补了桓仁枫叶观赏的空白,更拓展了本溪市的枫叶旅游。

  汪立功说,计划上报后,县委、县政府领导非常重视,研讨后果断决策,为枫林谷建设指明方向;用旅游经济代替木头经济。在县委、县政府支持下,县林业局决定举全局之力开发建设枫林谷。

  可枫林谷开发,到底采用什么样的所有制才好呢?汪立功说,一时之间,大家意见也不统一。困难就摆在那里——林场本来就困难,哪有钱投资?这里有林业人才,但没有工程建设人才、景区经营和管理人才;没有任何景区建设和经营管理经验。

  汪立功很清醒,开发枫林谷是为了桓仁8家国有林场560名职工干部的切身利益,是为了更好地节约和保护森林资源。要想真正做到这一点,必须坚持国营公有,如果不能长远看问题,后患无穷。

  汪立功告诉记者,没有钱,就把景区建设分期;没有人才,就“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没有经验,就用林业人的无私奉献、埋头苦干来弥补。

  6年过去,枫林谷建设成功了,完全公有制改革成功了。

  汪立功介绍,现在枫林谷景区年收入已经由最开始的200万元增长到2000万元,林场富了、职工富了,森林资源得到了有效保护。

  更重要的是,职工的主人翁地位和主人翁意识都得到了加强,每个人都把枫林谷当成自己的家。

  现在,枫林谷景区国营公有的优越性和后劲已经体现出来,比如“平均分红”,因为投资少的林场正是经济困难的林场,这样能让大家都尽快走出困境,实现共同富裕。

  汪立功说,局里正在研讨如何保证枫林谷景区国营公有体制长久持续下去。“保证公有制,才能保证枫林谷景区真正、长期地成为林业职工的‘金饭碗’,才能真正、长久地保护好森林资源。”

  记者手记

  从关门山到枫林谷

  本溪枫叶红遍中国

  作为枫叶之都,本溪的枫叶已经红遍全国。

  从关门山,到洋湖沟;从老边沟,到龙道沟……每逢秋季,漫山遍野的红叶花了人眼、迷了人心。大自然的魔力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如诗如画不再是夸张的表达,而是切切实实的体验。

  而枫林谷的“公”,或许会让它更具生命力。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枫林谷人的那种“公”的气息和他们发自内心、洋溢在脸上的喜悦。

  枫林谷完全属于国营公有,桓仁林业局领导拒绝外来资本介入,迎难而上,是为了“公”,维护所有职工的切身利益;枫林谷景区管理者拿着比基层职工还低的工资,毫无怨言,是为了“公”,从我做起才能示范他人;林场职工不怕苦累、把景区当家,是为了“公”,有了大家才有小家。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特派本溪主任记者金松

编辑:pd0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