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新闻中心  >  辽宁新闻
家庭传承 祖孙三代15人从事医学
http://www.syd.com.cn   来源:辽沈晚报 2018-07-09 09:05
分享到:
更多

  隋桂梅老人有随手写日记的习惯。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吉向前摄

  隋桂梅老人和子孙合影,一家人在医疗行业上有共同话题。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吉向前翻拍

  隋桂梅老人在翻看她抢救病人的新闻报道。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吉向前摄

  “努力奋斗不服输,一心扑在工作上。”大连市金州区苗氏家族三代人传承着家风:勤劳勇敢、艰苦朴素、好学上进、言传身教。

  隋桂梅在丈夫去世后,独自带着5个儿女一起生活。孩子们很努力,兄妹五人,四人本科毕业、一人大专毕业,全部学的医学。

  人物档案

  “苗氏家族”是金州区非常有名的医学世家,祖孙三代共有15人从事医学事业。第一代从医人员是苗士发、隋桂梅夫妇,隋桂梅是大连市金州新区第一位妇产医生,今年已90岁高龄,在妇产、计划生育、妇幼学科,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精湛的技术。第二代是兄妹五人,第三代是家里的五个孩子,本人或配偶大多是医务工作者。

  苗家的医生

  聚一起能开中型医院

  90岁的隋桂梅自己一个人住在女儿的一处房子里,老人自己写回忆录、整理过去的档案。在回答为什么不找个保姆来照顾的问题时,隋桂梅老人反问:我就一个人,还至于找保姆吗?

  在老人的住处,全家福的照片、每个儿孙家庭合影的照片,被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现如今我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也到了儿孙绕膝的年纪。我的家庭确实像是清晨东方初升的太阳一样红彤彤,未来美好,前程似锦。可以自豪地说,我的家庭是书香门第、知识分子家庭、医学世家。”看到儿孙们在医疗行业均事业有成,隋桂梅感到十分欣慰。

  苗氏家族除幼儿外共有26人,共有15人从事医疗行业,其中硕士研究生5人、博士生3人、主任医师5人、副主任医师1人,分别在妇科、内科、外科、中医、口腔科等科室工作,如果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可以开一个水平很高的中型医院。

  隋桂梅的孙子苗智宾说:“因为小时候家里人都是大夫,接触医院的机会比较多。在报考专业的时候奶奶给的意见还是学医,最后我上了中国医科大学,现在是口腔科的医生。我从医的道路感觉就是顺其自然,是一种家庭的传承吧。”

  急诊病人需救治

  医院派人到家里来喊出诊

  学医的传承并不只在医术上的示范,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全方位地感受到医生这个职业带来的影响,这种影响甚至包括晚上睡不好觉。从小习惯和认同睡不好觉是医生必须面对的职业影响,那么孩子们选择从医就不会面临“选择困难症”这个难题了。

  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家里根本没有电话,如果医院晚上有急诊病人需要救治,医院只能派人到家里来喊隋桂梅出诊,所以晚上常常有人去敲门,一晚上敲一次门是常事,有的时候甚至要敲两三次。隋桂梅的二儿子苗霖说,“我们如果一天晚上能睡一个囫囵觉,就是最幸福的。”

  隋桂梅在回忆录中写道:1963年2月20日,医院里突然来了一位发高烧的孕妇,病情复杂,神志不清,随时有生命危险。接诊后难以确诊,医生来到隋桂梅的家里探讨病情,请她去会诊做手术。

  这时候隋桂梅刚生下小女儿第五天,还在家里坐月子休产假,母亲担心她身子着凉,容易得病,不同意她去医院做手术。隋桂梅顾不上母亲的劝阻,瞒着家里人偷偷跑到医院去抢救病人,隋桂梅与外科主任一起沉着、冷静地制定手术方案,最终使病人转危为安。

  像这样的例子在隋桂梅写的回忆录中还有好多,这些天天所见所闻让孩子们从小就认识了医生这个职业的特点。

  老人退休后还能够回忆起当时工作的许多细节,其实老人有写日记的习惯,在本子上、纸片上都能看到老人记载的各种事,多与医疗工作有关,也涉及家庭成员的成长历程,从这点就能明白为什么这个家庭出了那么多医务工作者。

  对孩子再多说教

  也不如父母做得更好

  “我每天在医院内外忙碌不停,从没有像样的休息日,就像一个不知劳累的机器人。农村医院每到节假日、周末休息,都把病人转到我们医院,平时工作忙,根本回不了家,因此我得不到按时的休息,不能带着孩子玩。”隋桂梅说。

  “我的小女儿四岁时在幼儿园染上了荨麻疹,病情严重,心衰先兆,我本该请假回家护理孩子,可是医院患者很多,而且有重病患者,确实走不开。后来爱人到农村把我60多岁的老母亲请来照顾孩子,幸好孩子最后痊愈了,否则有个三长两短,我将后悔莫及。”提到这件事,隋桂梅仍然感到十分愧疚。

  对于隋桂梅总是因为工作忙碌不能很好地照顾家里,隋桂梅的女儿苗硕表示,母亲特别要强、不服输,母亲的这种精神一直影响着自己,她也一直向母亲学习,努力去做最好的自己。

  苗硕说:“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妈妈带着我去游乐园玩,没有去看过电影,没有做一桌好吃的饭菜,总是很羡慕别人家团圆的时候。但是自己觉得我的家就是这样,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不满意。与其父母有很多的说教,不如父母自己做得更好。孩子都是看着父母的影子长大的,是一种精神传给我们。虽然在我的记忆里,妈妈在我的学习上、生活上的直接指导很少,但是有了这种精神以后,可以让我们自己判断是非,自己学习道德观,应该怎么做,一步一步地走下来,这就是家风。”

  考大学学医

  是报答父亲的最好方式

  “我们兄妹五人,四人本科毕业,一人大专毕业,全部学的医学。”二儿子苗霖介绍,“我们主要是受父母和家庭的熏陶。我父亲毕业于关东医学院,也就是大连医学院的前身,后来被分配到金州纺织厂的医院,做了第一任院长。”

  后来苗家到农村去插队落户。“我父亲不知道到了农村以后我们家庭未来如何,所以心情非常沉重郁闷,过了不久,就得脑溢血去世了,那时候我才15岁。”苗霖说。

  “孩子们一看到爸爸走了,情绪一下子低落,就像是家过不下去了,只能指望妈妈。”隋桂梅哽咽着说。

  恰逢1977年恢复高考,隋桂梅觉得机会来了,希望孩子们参加高考。“你们一定要好好复习,今年考上大学,这才是报答你们父亲的方式,给他争一口气。”看到几个孩子默默掉眼泪,心里难受不说话,隋桂梅这样劝孩子们。

  几个孩子都很努力,苗家一下子出了三个大学生,“整个金州都很震惊,觉得这个家庭了不得。”苗霖说,“但是妈妈要求我们必须要学医。”

  家人都从医

  在一起可以互相沟通学习

  “我们家里都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家里下乡的时候,只装了四个大木头箱子,箱子里全都是积累下来的医学方面的书籍。所以我说你们别考其他专业,都考医学专业,可以互相沟通、互相学习。”关于为什么要求孩子们学医,隋桂梅这样解释。

  孩子们陆续上了大学,可是家里没有太多的经济来源,隋桂梅每个月77.5元的工资要供四个孩子上学,这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面对家里窘迫的现状,“那不叫‘过日子’,那段日子我是‘熬’过来的,我也曾心灰意冷,对生活失去信心,”隋桂梅说,“但孩子成为我最大的精神支柱,我过日子就是依靠孩子,这些孩子给我带来生活的希望。”

  “我的大孙子成绩不怎么好,不一定能考上高中,孩子妈妈和我说,想要把孩子送去中专读书,学一点实用技术。”隋桂梅并不同意,她希望孙子能学和医学相关的东西,“就这样,我们通过打听,最后把孩子送到了庄河中医学校。”

  对话隋桂梅

  为了病人舍弃一些对家人的照顾

  记者:一家这么多人从事医疗行业,是不是很特殊也很自豪?

  隋桂梅:我和老伴是医生,所以孩子们从小就接触医院,从医的人就多,有自然而然的选择,也有我们为孩子规划事业的想法。这么多人从医,一家人在一起的话题肯定多,谈论的主题大伙都能听懂。

  记者:在你的回忆录中也写了对家人照顾不周的愧疚,你觉得家人理解了吗?

  隋桂梅:我父亲生病的时候,我作为一名医生还要上班工作,不能一直陪护父亲。孩子们小的时候,我们当医生工作忙,对他们照顾不到。这就是医生的职业特点,为了病人只有舍弃一些对家人的照顾,我想他们现在都能理解了,因为他们也是这样做的。

  记者:你的孙子苗智峰都读了医学博士,是受医学世家的影响吗?

  隋桂梅:他现在去美国进修了,不知道回没回来。孩子们在医学的道路上越走越好,我心里很高兴。当医生能救治病人,这是好事,我们家人愿意做这个工作。

  记者:你觉得一家人从医的收获是什么?

  隋桂梅:我们帮助了别人,挽救了一些人的生命,这是有意义的事。同时我们收获了感谢和尊重。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吉向前

编辑: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沈网视频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沈网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