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新闻中心  >  沈阳新闻
市法院发布毒品犯罪十件典型案例
为沈阳创建“全国禁毒示范城市”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日报 2018-06-26 05:57
分享到:
更多

  禁毒工作事关国家安危、民族兴衰、百姓福祉。作为审判机关,市法院积极参与全市禁毒综合治理工作,将与公安、检察等政法机关相互配合,切实发挥刑事审判职能作用,坚决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为沈阳创建“全国禁毒示范城市”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同时,沈阳两级法院将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明确毒品案件的证据规格及量刑数量情节标准;全面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通过刑罚手段,分化瓦解毒品犯罪分子,从根本上预防和减少毒品犯罪。

  在“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市法院通报近两年沈阳两级法院审理的毒品犯罪案件的基本情况:2016年共审结毒品类案件1199件,2017年审结806件,2018年上半年审结300件。毒品犯罪案件呈现五个特点:一是毒品犯罪案件总体上呈下降趋势,特别是大宗毒品犯罪案件明显减少,但部分轻罪类毒品犯罪案件及新型毒品犯罪案件上升幅度明显,涉及的案由主要集中在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二是毒品犯罪案件的被告人中再犯、累犯比例较高,其中“以贩养吸”的现象普遍存在;三是涉案毒品的种类明显增加,出现了许多新型毒品或混合毒品;四是贩毒活动采用“人货分离”“钱货分离”方式,对毒品的监控、查扣及收集固定证据提出更高的要求;五是毒品犯罪链上游团伙化,下游小体量“零包贩毒”成为常态。

  市法院同时发布毒品犯罪十件典型案例。这些典型案例涉及毒品犯罪案件法律适用的诸多问题,其中包括:麻醉药品或精神药品等认定为新型毒品的法律界限问题,管制药品的毒品成分折算问题,接受物流寄递毒品的行为性质认定问题,多次“零包贩毒”案件“情节严重”的认定问题,贩卖毒品数量认定的时间界线问题,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标准问题,毒品犯罪案件在量刑上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问题等等。本报选取其中四件予以发布。

  毒品源头犯罪从严惩处

  2016年8月6日至8日,秦某某伙同牛某某、陈某某(均另案处理)在重庆市丰都县某村及某小区房间内,利用秦某某出资购买的制毒原材料及工具,制造甲基苯丙胺(冰毒)。8月8日,秦某某为向孙某某贩卖毒品,通过顺丰快递将制造出来的成品542.71克甲基苯丙胺,从重庆市丰都县邮寄到沈阳市皇姑区某便利店。同年8月11日,孙某某在便利店领取该邮件后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秦某某于同日被公安机关抓获。秦某某非法销售、运输、制造甲基苯丙胺5299.14克,咖啡因17.8克、麻黄碱4.79克,数量大,又系累犯、毒品再犯,且其在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实施毒品犯罪行为的情况下,拒不认罪,主观恶性深、社会危害性极大,犯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论罪应判处死刑,但考虑到涉案毒品未流入社会,故市法院对被告人秦某某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并对其限制减刑。被告人孙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

  典型意义

  该案是一起对于累犯及毒品再犯从严惩处的典型案件。根据我国禁毒政策,对于毒品犯罪要严厉打击毒枭、职业毒贩、毒品再犯等毒品源头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第三百五十六条规定,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本节规定之罪的,从重处罚。

  走私“恰特草”新型毒品

  2014年左右开始,严某某在其丈夫Digale的授意下,通过阿里旺旺及QQ联系沈阳、北京、南京、杭州、深圳等地的多家物流代理商接收邮寄自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的毒品恰特草再转寄至美国,从中牟取非法利益。2015年12月下旬开始,侦查机关在各地陆续查扣了严某某组织邮寄进境但尚未邮寄出境的毒品恰特草,共计753.772千克。2015年12月31日,严某某被侦查机关抓获。市法院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被告人严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

  典型意义

  该案是东北地区首例走私新型毒品恰特草的典型案件。“恰特草”系近年来出现的一种新型毒品,2014年被列入我国《精神药品品种目录》,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颁布的《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了涉恰特草毒品犯罪的量刑标准,即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恰特草一百千克以上,二十千克以上不满一百千克,分别属于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其他毒品数量大”“其他毒品数量较大”。本案严某某属于“其他毒品数量大”。

  贩卖“止咳水”属于贩毒

  2015年12月,刘某某在河北省霸州市高速公路路口,以牟利为目的,向董某某贩卖国家二类精神管理药品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共计1000瓶。2015年10月至2016年4月,董某某在沈阳市大东区其租用的仓库内,先后六次向王某某贩卖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等国家二类精神管理药品共计1200瓶。2016年5月17日,公安机关在河北省将刘某某抓获,并在刘某某的家中仓房内发现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可非,瓶装60毫升)4050瓶、口服溶液(奥亭,袋装10毫升)156000袋。同日,公安机关在沈阳将董某某抓获,并在其仓库里发现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可非,瓶装60毫升)500瓶、口服溶液(奥亭,袋装10毫升)600袋、溶液(立健亭,瓶装180毫升)240瓶、溶液(立健亭,瓶装120毫升)302瓶、溶液(立健亭,瓶装60毫升)60瓶。经鉴定,扣押的上述物品中均检出可待因成分。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刘某某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判处被告人董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典型意义

  该案是一起贩卖新型毒品含可待因制剂的典型案件。可待因,别名甲基吗啡,是从罂粟属植物中分离出的一种生物碱,含可待因成分的制剂俗称“止咳水”。2015年4月3日,国家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包括口服溶液剂、糖浆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这意味着非法销售含可待因成分制剂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可待因一千克以上不满五千克的,可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购买毒品数量=贩卖数量

  2015年1月至3月间,栾某某(另案处理)先后三次将120克甲基苯丙胺(冰毒)及甲基苯丙胺片剂(麻古)10余粒藏匿于小家电中,在广东省中山市通过某物流公司将毒品邮寄到沈阳,其中程某某单独向栾某某购买甲基苯丙胺40克、甲基苯丙胺片剂10余粒,程某某、尚某某共同向栾某某购买甲基苯丙胺80克。程某某、尚某某多次向他人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10克。2015年3月23日,程某某、尚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人员在二人共同租住的房屋内搜出可疑白色晶体重5.18克,红色片剂重0.7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程某某、尚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三万元。

  典型意义

  该案是一起按照“入口”计算贩毒数量的典型案件。根据《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武汉会议纪要)规定,对于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一般应当按照其购买的毒品数量认定其贩卖毒品的数量,量刑时酌情考虑其吸食毒品的情节;确有证据证明其购买的部分毒品并非用于贩卖的,不应计入其贩卖数量。本案二被告人不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购买的毒品并非用于贩卖,故应将二人购买的毒品数量确定为其贩卖毒品的数量。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周贤忠

  通讯员曹佳

编辑: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沈网视频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沈网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