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新闻中心  >  沈网图片
奔驰外籍员工儿子玩无人机砸伤幼童半个月未道歉
http://www.syd.com.cn   来源:天津日报 2018-05-29 14:05
分享到:
更多
  半个月前发生在北京市萧太后河公园的无人机砸伤幼童事件,阴影仍然笼罩在河两岸。伤者一方索赔遭遇重重困难,甚至至今没有得到正式道歉。

  肇事者是戴姆勒奔驰外籍员工的14岁孩子。

  明明是禁飞区,无人机为何能飞上天?肇事者的父亲丹尼尔(英文名Daniel)是戴姆勒集团工程师,曾有人看到过父子俩一起在禁飞区玩无人机。那么戴姆勒集团对自家工程师在北京涉嫌违规的行为又是什么态度呢?

  母亲回忆:

  下跪求其他病人,先让医生救我孩子

  尽管家就住在朝阳区弘燕路萧太后河公园边,但齐丽影(化名)却不想再踏进这座公园,因为公园内有她永远的痛。

  5月6日,齐丽影和儿子毛毛(化名)在家人的帮助下拍了一张合影,这是毛毛出生23个月以来第一张和妈妈的合影。照片中毛毛踮起脚尖,嘟嘟的小嘴贴在妈妈的双唇上,齐丽影闭上眼睛享受着儿子的体温。

  然而三天后的5月9日,毛毛肉嘟嘟的小脸上留下一道长约9厘米长的伤口,一个简单的亲吻,都显得那么遥远。

  9日下午,齐丽影在外参加展会,突然接到了毛毛姥姥的电话,姥姥哭着说毛毛受伤被送进了医院。齐丽影放下工作立即赶往医院,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让齐丽影倍感煎熬。

  在医院见到毛毛时,齐丽影甚至没认出儿子,血淋淋的伤疤从毛毛的额头一直延伸到鼻翼。顾不上细问受伤原因,赶紧给孩子医治。虽然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与萧太后河公园仅一墙之隔,也有儿科急诊,但医生还是建议去更专业的儿童医院。

  儿童医院对毛毛面部的伤口给出的建议的是保守治疗,且可能会留下伤疤,最终医生建议去专业的整形医院。就这样,在事发后的五个小时内,齐丽影抱着毛毛辗转了三家大型医院。

  医生告诉齐丽影,毛毛的伤口必须在8小时内缝合,否则可能会感染。可到了整形医院急诊,毛毛的排号在21号。而且前面的患者大多是外伤,处理起来都比较耗时,什么时间轮到毛毛是个未知。

  齐丽影没有办法,当着急诊室数十人的面,一次次下跪央求前面的患者让毛毛优先就诊。可是每个患者都着急,且前面排队的患者中也有孩子。对于拒绝,齐丽影没有埋怨,她顾不上这么多,只要能让毛毛排到前面,什么方法都可以。最终,在六七位患者的帮助下,毛毛的伤口得到及时缝合。

  受伤的毛毛:

  爱照镜子,可现在对着镜子就会哭喊

  为了尽量减少对毛毛身体的伤害,医生选择了局部麻醉缝合。但紧绷的固定带,以及来回穿梭的针线,让毛毛感觉到了恐慌,导致不停在哭闹。可齐丽影却不能上去安抚。

  7针,齐丽影不敢看针线如何穿插进毛毛细嫩的皮肤里。但她说,每一针都是对肇事者的恨。

  缝合后,医生告诉齐丽影,毛毛的伤口愈合至少要半年,但要想将来不留疤痕很难,且2到3年内最好不要接受阳光的直接照射。毛毛这个年纪,“日光浴”是对孩子身体成长最好的补充,2到3年不能见光,齐丽影不知道毛毛的身体能否扛得住。

  毛毛平时喜欢照镜子。如今,依然喜欢站在镜子前,可看到自己的样子就会莫名的哭喊起来。

  半个月以来,几乎每天半夜毛毛都会哭闹一阵,不知道是伤口的疼痛还是当天受到的惊吓,直到把毛毛哄睡着,齐丽影才能入睡。

  姥姥内疚:

  以泪洗面,不知如何向孩子爷爷交代

  齐丽影是妈妈,也是女儿。事发当天是毛毛的姥姥在看孩子,毛毛的受伤让姥姥十分内疚,整天以泪洗面。

  以前,毛毛一直由爷爷照顾,一个月前爷爷返回老家处理事情。姥姥从黑龙江来北京照顾毛毛,没想到仅仅一个月就出事了。

  事发后,毛毛的爷爷回来了。作为亲家,姥姥不知道该如何向毛毛的爷爷交代。如今一家三代人住在一起,家里的气氛很尴尬也很压抑,齐丽影不知道该如何调节。

  一面是儿子,一面是妈妈,齐丽影都想照顾好,可如今她感觉自己无能为力。

毛毛父亲带毛毛去医院换药

  自从毛毛出事以来,齐丽影就处于半失业状态,虽然停薪留职,但这份工作不知道还能保留多久。如今家庭的经济来源,全都压在了齐丽影丈夫身上,每个月数千元的房贷,一家人的日常开支,还有毛毛的医药费,给这个并不宽裕的家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

  肇事方父亲:

  儿子做的事由他自己承担,我无力赔偿

  齐丽影家所有的伤害,都源于一架无人机。

  据目击者介绍,事发当天,一名黄色卷发、高鼻梁的男孩带着一副VR眼镜出现在公园,操纵一架红色无人机起飞。没过多久无人机就砸中了毛毛。当时在公园游玩的很多人都围向了毛毛。肇事男孩却趁乱离开,一名老大爷发现后,立即上前呵斥他。

  男孩听到老大爷的呵斥后停下了,转身看了一眼老大爷又加速离开。老大爷在后面追赶男孩,不慎跌倒摔伤。据多名在场的市民介绍,男孩是外国人,身高在1.7米左右。

  警方调取事发地周边监控,找到了肇事男孩。直到警方带领齐丽影、追赶男孩的老大爷以及肇事男孩和他的监护人指认事发现场时,齐丽影才得知肇事男孩14岁,是一名德国人。他的父亲叫丹尼尔(英文名Daniel),是戴姆勒奔驰公司工程师。

  令齐丽影没想到的是,在指认现场,肇事男孩竟然撒谎称并不知道无人机伤人了。而他的父亲丹尼尔表示,儿子做的事由儿子自己承担,而且他们家庭无赔偿能力。

  齐丽影发现,肇事孩子一家五口住在事发地附近的高档酒店。根据酒店标价和家庭人口数量,齐丽影估算每个月的花销超过3万元。

  齐丽影对肇事方的态度十分气愤。她对记者说,事后,一名自称男孩母亲的人给齐丽影发短信,仅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后续情况交由专人处理,连一句正式的对不起都没说。

  肇事方很快请来了律师,律师称可以全权代表肇事方处理。齐丽影认为,律师可以代表肇事方处理后续的赔偿问题,但律师能代表肇事者道歉吗?

  尽管齐丽影理解外国的家庭教育观念和中国有差异,但最起码应该敢于承担责任,对做错事敢于认错道歉,这样的教育观念国内外应该没有差异。

  事发地禁飞,无人机可能涉嫌违规改装?

  事后,齐丽影查询了无人机操作规范和北京禁飞规定。2017年初,北京首都机场公布了“机场净空保护区”的示意图,覆盖顺义、通州、朝阳、怀柔、昌平5个区。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官方微信图

  事发地所处的朝阳区在“机场净空保护区”内,无人机是禁飞的。记者从大疆、小米等无人机生产厂商了解到,正规厂家生产的带卫星系统的无人机产品一般会设置电子围栏,在禁飞区域无人机是无法起飞的。

  无人机资深玩家李先生告诉记者,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有卖家称只需安装一个破解模块,通过修改无人机的GPS定位,让无人机自认为不在禁飞区,就可以破解无人机的禁飞区限制。李先生推测砸伤毛毛的无人机在禁飞区域仍然能放飞,很可能是经过非法改装的。

  今年1月,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办公室组织起草了《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对私自改造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破坏空域保持和被监视能力,改变速度、高度、无线电发射功率等性能的行为,由工业和信息化部门、民用航空管理机构、产品质量监督部门等给予警告,暂扣或者吊销经营许可证、飞行合格证或者执照,并处以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

  据公园多位市民介绍,从今年“五一”至今,肇事的德国男孩在萧太后河公园至少三次放飞无人机。而且他的父亲还陪同他一起放飞过。

  齐丽影认为,14岁的孩子因为违规操作无人机造成他人伤害,作为父亲的丹尼尔应当承担责任。此外,丹尼尔也曾参与放飞无人机,那么他也涉嫌违法违规,同样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戴姆勒公司:

  涉外员工来华会接受法律培训

  事发至今,齐丽影多次在网上给戴姆勒奔驰公司留言,并未得到回复。

  肇事男孩的父亲丹尼尔究竟是不是戴姆勒公司工程师?他涉嫌参与违规放飞无人机的情况戴姆勒公司是否清楚?如果涉外员工在中国发生违规情况,戴姆勒公司该如何处理?

  22日下午,津云新闻记者来到戴姆勒公司位于北京望京街与阜安东路交口附近的办公地点。戴姆勒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她并不清楚肇事者及其监护人是否与戴姆勒公司有关。她将把情况向戴姆勒公司相关部门进行反应,并做出相关调查。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戴姆勒公司涉外员工来北京工作前后都要接受当地的法律法规培训。戴姆勒公司要求涉外员工必须严格遵守工作地的法律法规。截至发稿时,戴姆勒公司并未给记者进一步回复。

  23日一早,萧太后河公园内,带孩子晒太阳的家长不下20位,齐丽影羡慕这些孩子能沐浴阳光下,可她并不想再进这座公园。

  公园内大部分家长都听说了无人机伤人事件。事发后,公园显眼位置悬挂起了一块禁飞无人机的提示牌。带着小孙子游玩的刘阿姨表示,广场内孩子众多,无人机不应该出现在孩子周围。一旦再次发现有人放飞无人机,刘阿姨愿意出面制止。

事发后公园在醒目位置张贴出包括“禁止无人机飞行”的警示牌

  目前,警方正在与北京空管部门协调相关事宜。齐丽影正在准备相关材料,她准备通过法律手段为儿子讨个说法。同时齐丽影觉得,这也是对肇事男孩的帮助,做错事就应该勇于承担。

  津云记者就此事联系北京警方,但截至28日发稿时,北京警方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编辑:pd0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沈网视频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沈网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