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新闻中心  >  沈阳新闻
他们每天给100多列火车上水 零下30度室外一站就是5小时
http://www.syd.com.cn   来源:辽沈晚报 2018-02-13 14:14
分享到:
更多

  在沈阳站的列车轨道之间,有这样一群人,每当火车鸣笛进站时,他们手拿铁钥匙、身穿大棉袄、头戴棉帽站在轨道边列队等待,火车停稳后,他们在冰天雪地中迅速将铁钥匙插入井口,完成开阀、上水、拧上水管等一系列动作。

  他们就是车站的上水工人,旅客们在火车上喝的水、用的水,每一滴都来自于他们。冬天他们经常被喷溅出来的水弄得满身是冰,还要站在铁轨间等待下一趟列车的到来;夏天他们经常是汗水把衣服湿透,还要站在大太阳底下给列车加水,风湿、滑膜炎是他们普遍的职业病。

  大衣、马甲、帽子、皮手套

  每天全副武装“打水仗”

  昨日上午9时35分,从佳木斯开往烟台的K1394次停在沈阳站的站台上,上水工张春秀正“全副武装”拿着上水管准备给列车加水,列车靠站留给他的时间只有8分钟。

  棉大衣里套着棉马甲,大棉帽下面围着脖套,皮手套上的水已经在零下20多度的天气里冻结成冰,这群被人们叫做上水工的人,终日乐此不疲地在冰天雪地里“打水仗”,就是为了及时向经过沈阳站的110多列普速列车供应用水。

  上水工每天都从事着拔管、插管、开阀、关闭、整理等工作,看似简单,真干起来不容易。特别是沈阳的冬天,他们时常需要在极寒天气下作业,尽管他们都穿着大棉袄和厚棉裤,围着围脖,但是刀子般的寒风还是会割在脸上、钻进身里,可以说无处不在的寒气会让他们的作业直打战。

  上水路上全是冰

  不小心还得摔两跤

  “师傅,我们餐车水不够了,给我们加点吧。”穿着一身白色工作服的餐车厨师从车门探出头跟张春秀说。

  “好嘞,等着哈。”张春秀迅速走到水井处拿起水管,小跑来到餐车的上水管处,将水管插到上水管道里,张春秀又赶紧跑回水井处用铁钥匙拧开阀门,保证餐车运转的自来水就这样流到车厢里。

  由于一个人要负责三四节车厢的加水工作,加完了餐车的水,张春秀又急忙赶往下一个车厢,在路过满是冰面的水井旁时,他脚底一滑差点摔了一跤。“对于我们来说,摔跤都是家常便饭,天天在室外弄水,水井边、车厢旁,全是冰,每天工作的时候不摔上两跤都是幸运的。”

  对于这一套工作,张春秀已经干了12个年头,已经再熟悉不过了。明年,年满60岁的他将要退休,但工作中的每一细节都是难忘的回忆。

  零下30度的天里

  一站就是5个小时

  春运期间,正值东北严寒季节,每天气温都在零下20多度,而上水工作业的地点又都在轨道之间,每次列车经过都是寒风阵阵,他们的工作环境要比室外的温度还要低上2-3度。

  每天晚上10时到第二天凌晨4时是他们最为繁忙的时候,这时候中长距离的列车一般会到车站加水,张秀春和他的同事们就要在零下30摄氏度左右的天气里,在室外一站就是5个小时左右。

  “半夜的时候普速列车密度比较大,有时候一趟车上水就需要10多分钟,如果下一趟车不到20分钟就要到站的话,我们就没有时间再回休息室了,因为回一趟休息室也要20分钟左右,我们就在轨道间站着等下一趟车。”张秀春一边说一边望着列车驶入车站的方向。

  最怕上水管冻上冰

  得热水烫、钳子通

  对于上水工来说,多冷的天、多滑的地都是小问题,最怕的就是列车的上水管道冻上冰,加不进去水,乘客们喝不上水是他们最闹心的事。

  来到16车厢的张春秀就遇到了这个麻烦,上水管怎么也插不进列车的上水管道里,张春秀赶紧拿铁钳子在上水管道里疏通,弄了3分钟后,上水管终于疏通开了。“这几天天气没前几天冷,前阵子从北面来的列车有好多上水管都冻堵了,当时用钳子疏通也不好使,我们只能用热水烫。”

  张春秀所说的热水烫,就是用水桶接上一桶热水,架在上水管道下方,让上水管道浸泡在热水中,使冰块融化。“如果冻得不太厉害,3分钟左右冰就能化了,如果冻得严重了,我们也无能为力了,只能等到下一站再试试了。”

  一套工序下来,张春秀已经是一身汗了,在沈阳的冬日里,用不了多久,张春秀的一身汗就要变成一身冰了。

  一天走的路相当于

  从沈阳站走到苏家屯

  上水工实行的是倒班制,白班从早上8时到晚上6时,夜班从晚上6时到第二天早上8时,每个班都要工作10个小时。白班每个人要给至少13列列车上水,夜班更多,每个人至少要给20多列列车上水,几乎每半小时就要给一趟车上水。

  每天,张春秀和他的同事们要徒步穿梭在列车之间,由于普速列车的车长在700米左右,每天10多个来回下来,张春秀就要走上15公里左右,相当于从沈阳站走到苏家屯,每年有一半以上的日子都是这样过的。“我的微信运动记录每天都是2万多步,天天都有好多人给我点赞。”

  在火车站的其他工种员工眼里,上水这活儿,夏天日晒雨淋一身汗,冬天风吹雪打一身冰,“刚开始还不适应,时间久了,我们都习惯了。”张春秀笑着说。

  由于积水成冰的环境,再加上时不时被水溅得满身都是,有时手套结冰了、身上的衣服蹭脏了、脚上的鞋也被溅湿了,都是常有的事。虽然很辛苦,但想到寒日里车上的旅客可以吃上热乎乎的方便面,喝上暖暖的奶茶,张春秀和他的同事们都觉得值。

  9时43分,K1394次列车满载着上水工的“辛苦”驶离了沈阳站,车上的旅客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而他们则满怀热诚等待着下一趟列车的到来。每次上班,他们牵挂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把车上的水上得满满的,不要让车上的旅客用不上水。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李那

编辑:pd0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沈网视频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沈网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