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新闻中心  >  辽宁新闻
平昌冬奥会9日举行我们来个赛前花絮暖暖场——
带你看看三四百年前咱辽宁的“冬运会”
http://www.syd.com.cn   来源:沈阳晚报 2018-02-05 07:10
分享到:
更多

  就在本周五,平昌冬奥会即将在韩国举行,届时,全世界滑冰高手将齐聚一堂。而辽宁有记录的冬运会却可以追溯到393年前在辽阳太子河上的后金冰嬉运动会。

  如果能够“穿越”,八旗弗古列将军所部、西山健锐营的速滑和花样滑冰高手,若换上当今比赛设备,真不知道能否拿几块金牌回来?

  近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专访清史专家、沈阳故宫博物院研究室原主任佟悦研究员,为您揭秘清代冰雪嘉年华的那些事儿。

  项目:滑雪、滑冰表演者:后金部队

  自古以来,天辽地广的辽宁从来都因为冬季的天寒地冻,不被大批人类所打扰,直到明末,女真人选择在最难行走的冬季出兵,打破了惯例。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正月过年,东海女真城主策穆特黑觐见明朝建州卫努尔哈赤:“要求归顺建州”。努尔哈赤很高兴,认为开年大吉大利,要给赏赐。不想策穆特黑又说出下半句:“人口和城池已被乌拉掠走。”

  原来,这位光杆司令是来求援的。乌拉女真作为女真族的一部分,主要活动在图们江地区(今吉林图们市),与身在抚顺地区的努尔哈赤实为劲敌。一向很实在的建州女真人,努尔哈赤之弟舒尔哈齐、努尔哈赤长子褚英、次子代善等人,在正月领着一千多人,操家伙就去了。

  前期行军是一场生动的冬运会雪橇比赛,除了骑马外,在天寒地冻的东北,马拉爬犁、狗拉爬犁集体上阵。在数九寒冬的几百公里跋涉中,建州兵只走了几天。

  佟悦介绍,当女真军即将行至图们江时,两名侦察兵前来报告,江水未冻实。大营里炸锅了。女真人信奉萨满教,非常相信自然界的力量,最冷的时候江水还能流,不仅难以进军,更是不吉的寓意。褚英很郁闷。更让他郁闷的是,图们江几天后好不容易冻实了,他却看见了由布占泰率领的乌拉部三千人。

  “弓矢刀剑甲胄战马极其精健未曾所见”——《清实录》。此时的乌拉部不仅人数是建州兵近三倍,武器装备更是强于建州兵。通常情况下,明代女真人打仗以弓骑兵为主,一顿齐射。你要往前冲,他就骑着马往后跑,远距离射杀你,你要撤退,他就冲上来砍你。按照这个打法,建州兵都会成刺猬,近身战成为唯一选择。

  一部分建州骑兵打算冲下山,却意料到山下太滑,人马易跌倒,等于送死,关键时刻,少部分建州兵坐着简易滑雪板冲入乌拉女真弓骑兵之中。乌拉兵从未见到过如此高速从山上冲下的建州兵,立刻乱作一团,加上褚英和代善的两下夹攻,建州兵愣是斩杀三千余名乌拉兵,获马五千匹,甲三千副。此后,乌拉女真再无雄起资本,直到天命7年(1622年)完全成为建州女真的一部分。

  佟悦分析,当时的女真人脚下用的滑板很可能是熊皮做底,因为其滑软特色,后来成为清初满人冬季活动嬉戏的主要手段。褚英凭借山地滑雪奠定胜局,而不久后一位八旗将军则用速滑展示了什么叫机动部队。

  天命年间,建州女真曾攻打蒙古巴尔特虎部落。蒙古骑兵最大特点就是来去一阵风,努尔哈赤不仅没有歼灭其主力,更是惊奇地发现,他在大冬天所追的巴尔特虎骑兵主力却绕到了后方的莫根城(也称莫尔根城,今黑龙江嫩江县)。此时,距离最近的八旗部队尚有350公里,而且需要沿嫩江等冰面前行。眼看莫根城难保,八旗将军弗古列临危受命,在农历十二月挑选冰上高手,换上用兽骨绑在脚下的简易冰鞋,一天一夜增援至莫根城。

  城外来增援的“机动”八旗兵和看到援兵的八旗兵里应外合,大败蒙古骑兵,莫根城之围被解。弗古列受到努尔哈赤重赏,传颂至今。直到去年4月,央视国宝档案节目仍在称颂这一壮举。

  项目:冰上跑表演者:福晋小主

  无论是乌拉女真、巴尔虎特,还是其余部落战败了,天命汗努尔哈赤及其子女都会在胜利后做一件事——娶媳妇(和亲)。

  媳妇多了,自然就会有个比较。除了性格和好看比拼外,还有体力和身体协调性的比拼。比较著名的是天命十年(1625年)正月初二的辽阳太子河冬运会。

  下面有请小主们登场,走在最前列的是汉官妻妾代表队36人,接着是蒙古小台吉福晋16人,最后压轴的是满(女真)蒙代表队14人。

  比赛的项目比较简单,冰上跑,但比赛的奖品却很丰厚,一等奖品20两白银。按照清末一个大钱能买4个烧饼计算,一个大钱相当于现今3元,一两白银兑换1000个铜钱,20两白银相当于现今6万元。

  首批比赛的是36名汉官家属女运动员们,此时在太子河的冰面上,放有18处银两,2人一组进行比赛。然后,运动员进入助跑线。“预备!摔!”由于清代女子在官方场合需要穿高跟鞋(花盆鞋),在冰面上翻滚让人引俊不禁。3组比赛过后,汉官组女运动员18人获得20两白银,18人获10两,因为满地打滚,情真意切,跑在后面的运动员还获得了3两白银的友谊奖。在二三组的蒙古组和满蒙组比赛后,奖励相同,只是满族两名福晋还有1两黄金(约合10两白银)的额外奖励。

  此外,还有男子组的比拼,“至太子河上,玩赏踢球之戏”——《满文老档》。佟悦介绍,本次冬运会是后金史上首次冬季运动会,当时后金政权定都辽阳,在这次运动会3个月后,后金正式定都沈阳中卫城。参与这次盛会的诸王贝勒和福晋,直至夜晚才尽兴而归。

  项目:冰嬉表演者:八旗冰鞋营

  在后金首届冬运会举行的19年后,清军正式进关把冬运会带入了北京城。佟悦介绍,现今的北京西苑三海之内的北海就是皇家冬运会的运动场,滑冰运动被称为“冰嬉”,通常在冬季“三九”第六天举行。

  而清朝冬运会在乾隆朝时到达顶端,把“冰嬉、满语、骑射、摔跤”定为大清四国俗。国家特种部队——西山健锐营专门设立“八旗冰鞋营”,足有1600人,活脱脱一个超级冬运会国家队,个顶个是玩冰的高手。会“初手式、大弯子式、背手跑冰式”等官趟子八式的那是基础,多人叠罗汉、冰上倒立、击鼓舞刀等花样滑那才是高手。至清末时,西山健锐营仅剩老弱残兵,但滑冰运动却在京师和盛京等地传承下来。

  民国时,跑冰鞋成为盛京小河沿和北运河地区的冬季盛行运动。而在民间,玩冰的传统也未改变,或许一些老沈阳人在每年正月十六仍会去“轱辘冰”(在冰上翻滚),嘴里念叨着:“轱辘轱辘冰,腰不痛来腿轻盈”,用以摆脱晦气。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张毅

  图为圆明园皇家冰嬉表演团队再现当年皇家冰嬉风韵据东方IC

编辑:xw10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