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正文
防艾首要反歧视 为什么男同性恋容易感染艾滋?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华声在线(长沙)  2017-12-01 11:11
分享到:
更多

  (原标题:防艾首要反歧视为什么男同性恋容易感染艾滋?(组图))

  华声在线导读:“行动起来,向‘零’艾滋迈进。”12月1日是第28个世界艾滋病日,感染科专家表示,握手、拥抱、礼节性亲吻、同吃同饮、共用厕所和浴室等日常生活接触,并不会传播艾滋病毒,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也有可能生出健康的宝宝。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30日发布数据报告显示,目前,全国艾滋疫情整体保持低流行态势,但男性同性性行为传播比例上升明显。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估计存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约占总人口的0.06%,即每1万人中可能有6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截至2015年10月底,全国报告存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共计57.5万例,死亡17.7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至10月新报告9.7万病例,在性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三种主要的艾滋病病毒传播途径中,异性性接触传播占66.6%,男性同性性行为传播已经占到了27.2%,男性同性性行为传播的比例上升明显,而且该人群是目前各类人群中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2015年全国男同人群艾滋病感染率平均达8%。

  数据同时表明,近年来,我国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增长较快,2015年1月至10月,共报告2662例学生感染者和病人,比去年同期增加27.8%。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今年我国的宣传主题是“合力抗艾,共担责任,共享未来”,旨在号召各级、各单位、社会组织和个人都要勇于承担防治责任,积极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各尽其力,各负其责,同心携手,加强合作,共同防治艾滋病。

  事件再现:

  西安19岁少年染艾滋病无防护措施自行在家手术

  病发

  16岁那一年,林波发现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开始浑身无力,后来脸上长脓包,腿上淋巴发炎。“那个时候,不清楚这是什么病,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去了好多家医院都治不好。”林波说,那段时间,他不敢见太阳,出门戴着帽子口罩。

  2012年底,林波被父亲带到本地一家皮肤科医院治疗,医生对他进行了血筛。“结果出来后,医生让我赶紧通知家人,说我的病情很严重。”林波说,那会儿他已经看到了报告单上“HIV阳性”字样。

  医生委婉地告诉父亲,因为治疗条件达不到,希望他们尽快转院治疗。“我那个时候对拒诊没有概念,觉得医生说的有道理,就跟家人办理了出院手续。”林波说。

  回到家后,面对父亲的质问,林波心平气和的告诉了他一切。自此,林波的饮食起居就被父亲隔离了起来。林波说,那段时间,父亲与自己分了碗筷,分开洗衣服,没有网,也没有交手机费,身体也很虚弱,日子过得很煎熬。

  确诊

  2013年2月18日,对林波来说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因为他的确诊报告出来了。自此,他成了陕西省在册的一名艾滋病感染者,需要定期前往疾控中心学习,领药。这一年,他17岁。

  面对确诊报告,林波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终于确诊了,之前的皮肤溃烂,右腿淋巴发炎一直查不到病因,我就怀疑是自己得了这个病。”林波说,确诊的时候自己的CD4细胞(CD4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种重要免疫细胞,正常成人的CD4细胞在每立方毫米500个到1600个,当CD4细胞小于每立方毫米200个时,可能发生多种机会性感染或肿瘤)只有24个,已经非常低了,艾滋病病发的最后阶段。

  一系列的检查结束后,林波很快领到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当时疾控中心建议我住院治疗,当时的免疫力非常低了,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林波说,考虑到花费问题,他领完免费药就回家了。

  服药半个月后,林波的皮肤逐渐好了起来。

  困扰

  这次生病之前,HIV病毒得到控制,林波一直努力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读完中专后,他也如愿的找到了工作。

  “如果得了病,不敢去看,害怕被赶出来。”林波说,日常的生活虽然不被影响,但一旦生了其他的病,比如阑尾炎、胆结石这些常见病,需要手术的时候,就会感到恐惧。”如果如实告诉医生本身的HIV病毒携带病情,那肯定会遭到区别对待,能否正常治疗都成问题,如果隐瞒病情,自己内心会煎熬。

  这种复杂的情绪始终困扰着林波,他不知道未来还会遇到什么问题。“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生活,好好工作,用自己的努力回报帮助过我的人,也希望我自己可以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林波说。

  准空姐假扮“艾滋病患者”街头求拥抱求交友

  准空姐假扮“艾滋病患者”街头求拥抱求交友

  “假如我是艾滋病患者,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12月1日上午,四川西南航空职业学院的10名准空姐、准空少来到街头,以“艾滋病患者”的身份,向过往的行人索要拥抱,并希望和她们交朋友,以此进行“防艾”宣传。

  一开始,看到帅哥美女的举动,过往的行人纷纷驻足观望,并议论纷纷,但并没有走上去和她们拥抱或者交流,尽管准空姐主动去和路人互动,路人也是很“识趣”的走开了。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聚集的人多了,才陆续开始有人主动去拥抱假装成“艾滋病患者”的准空姐。第一个主动拥抱的路人说: “知道她们不是真正的艾滋病患者,但看到‘艾滋病’那几个字还是会有抵触”。

  “其实艾滋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以前我也是谈‘艾’色变,后来在学校的《大学生的爱情与性》专题课上才正确认识了艾滋病,与他们正常的交往是不会被传染的。”同学们告诉记者,“有了这方面的了解,我们才策划了这次活动,希望大家能对他们对一份关爱,能和他们交朋友,不歧视艾滋病病人。”

  据了解,12月1日是世界第28个艾滋病预防日,除了走上街头求拥抱,进行“防艾”宣传,四川西南航空职业学院、四川西南航空专修学院全体师生进行了“行动起来,向零艾滋迈进”的万人宣誓、签名活动,“我志愿成为抗击艾滋病的成员,主动了解艾滋病信息,积极宣传艾滋病防治知识……”

  “青春美丽,爱要设防。近年来,高校学生感染艾滋病的几率越来越高,这与他们缺乏对艾滋病的正确认识息息相关,我们积极开设性教育课程,将预防艾滋病教育与安全健康性行为教育结合起来,开展师生‘防艾’宣誓签名活动,就是希望学生能了解艾滋、保护自己,”四川西南航空职业学院学生处唐昕处长表示。

  学校“歧视”无理艾滋学生拿不到毕业证应果断维权

  学校“歧视”无理艾滋学生拿不到毕业证应果断维权

  据《青年报》报道,为了解决“艾滋学生”沈浩(化名)的事,青年报记者曾陪着他前往著名的艾滋维权律师杨绍刚的律师事务所,为他寻找突破口。而艾滋病维权公益组织上海青艾也在得知沈浩的事后一直对他进行开导,试图助他走出困境。

  [公益组织]

  校方行为存在明显劝退倾向

  沈浩此前对于是否能拿到毕业证书心中没底,今年7月底在朋友的推荐下,他找到了上海青艾健康促进中心总干事、上海市青联委员、静安区青联常委卜佳青。上海青艾是一家预防艾滋病、维护艾滋病病人权益的社会组织,今年还评上了青少年维权岗。当其他人谈艾色变的时候,卜佳青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四处为艾滋病患者的权益奔走。

  通过微信,沈浩联系上了卜佳青,向对方诉说了事情的原委。“你不要担心,我们肯定帮助你,只要你有理有据。”卜佳青安慰道。

  与沈浩见面详聊后,卜佳青又在上海青艾将沈浩的情况开展了内部讨论。在卜佳青看来,像沈浩这样的情况肯定不是全国第一例。“我记得在外地就有自媒体报道过类似的事,当事人说当年学校不让他毕业,最后事情不了了之。”

  他分析说,之所以学校或公司敢于侵犯艾滋病患者的权利,是它们利用了艾滋病人羞于说出去的心理。如果一闹起来,周围人都知道了,所以宁可息事宁人。

  “我可以理解学校的心情,怕更多人知道沈浩患病的事,引发其他同学对学校的反感。即便如何也不该给沈浩结业。我认为,沈浩所在的高校剥夺了他受教育的权利。首先,他是根据国家规定考入这所学校的。法律没规定艾滋病人或病毒携带者不能上课。学校可能有误解,觉得他是病人。其实,现在绝大部分艾滋病是早发现早治疗,学生的社会功能不受影响,上学、工作都不成问题。除非这名学生因病无法上课,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卜佳青指出,其次,学生对辅导员倾诉自己的病情,是对辅导员的信任。辅导员不该去和校方汇报。除非碰到损害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的事,辅导员才可将此事汇报给上级,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两年前,校方的行为存在很明显的劝退倾向。

  在仔细分析了沈浩的遭遇后,卜佳青分析说,一旦学籍网上有了“结业”的状态,恐怕很难改过来。“校方如果当年真心想要给他毕业证,何必要等几个月、一年后操作。”

  卜佳青翻出《艾滋病防治条例》,其中第三条中就明文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我记得有一个公益广告叫《没有歧视,我们在一起》,出镜的有艾滋老师、学生等,倡导公众不歧视艾滋病人。”卜佳青认为,沈浩敢于第一个站出来,申诉校方的行为对艾滋病立法和反歧视是有意义的,起到很好的榜样作用。

  卜佳青提醒说,“学校一般发现这种情况后,都会找学生或者约谈家长。这样,学校也可以免责,不是开除是学生主动离开。约谈家长可能会直接暴露病人隐私,因为有可能家长本来不知情。”他呼吁,希望大家如果有困难,遇到这种事情及时联系律师或者上海青艾,不要等发生问题再联系,这样大家都会很被动。“青艾的青少年维权岗愿意为大家提供各方面的咨询服务,我们也会让律师及时给出专业法律意见。”

  [律师把脉]

  艾滋病校园反歧视任重道远

  为了解决“艾滋学生”沈浩的事,今年8月,本报记者曾陪着沈浩前往著名的艾滋维权律师杨绍刚的律师事务所,为他寻找突破口。

  “以前我们有碰到员工被单位开除的案例。但碰到被学校劝休学的还是第一例。”杨绍刚曾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上海市十一届人大代表、徐汇区司法局副局长,上海社会科学院人类健康和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学术顾问,是全国有名的艾滋维权律师,从2001年开始接触艾滋病患者已有14年了。

  在了解了沈浩的情况后,杨律师一针见血地指出,校方无权单方面为学生办理结业。“既然你没有申请结业,你可以质疑校方为何给我结业?我现在要毕业。”

  杨律师建议,沈浩先和学校谈判,签协议,如果校方不愿意签协议,可以起诉学校。具体的做法是写一封书面挂号信给校方,称本人不同意结业,还有能力有可能完成学业,要求继续学习。若校方没答复,一个月后再去找对方。如果再没回应就起诉走法律程序。

  杨律师认为,校方剥夺了“艾滋学生”正常受教育的权利。“艾滋病毒携带者或病人就一定要自学吗?法律依据在哪里?”常年与艾滋病人打交道的他指出,中国公众对艾滋病的认识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认为我国不可能有艾滋病;第二阶段是恐艾;第三阶段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只有三条,日常的接触不会传染,要保护患者的隐私和基本的就业、求学权利。

  尽管公众对艾滋病的认识日益提高,但眼下在参与艾滋病立法的杨律师仍认为,艾滋病立法存在难度和法律空白点,部分艾滋病歧视现象仍旧存在。“譬如有一次我在地铁里看艾滋病相关的资料,旁边一个人躲得远远的。这是与老百姓不了解相关知识造成的。我碰到过几个案例,孕妇感染艾滋病后,马上进行母婴阻断,最后孩子没有感染。艾滋病的病毒在空气中几分钟就没活力了。”

  杨律师认为,如果沈浩愿意站出来,将成为艾滋病校园反歧视案的首例公开案例。说不定对艾滋病立法起到推动作用。

  新闻科普

  为什么男同性恋容易感染艾滋病?

  目前男男同性性行为已经取代了静脉吸毒传播艾滋病成为我国艾滋病感染的第一高危人群,这一艾滋病的传播形势是有其根本原因的。

  一、没有固定性伴侣

  男男同性性行为者大多没有固定的性伴侣。“拥有多名性伴侣”往往是感染艾滋病或其他性病(如梅毒、淋病、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等)的主要原因,因此男男同性性行为者多伴侣性交的性乱行为导致了男男同性恋更易感染艾滋病。

  二、性交方式

  男男同性性行为者通常采取口交kj或肛交GJ的方式,尤其是后者,大大加剧了男男同性性行为者感染艾滋病的风险。由于直肠内的碱性环境很适宜于病毒的生存繁殖,而且肛肠的黏膜薄而娇嫩,其下有丰富的毛细血管,发生性行为时极易引起破损出血,使病原体从肛门或直肠的破损处侵入,直接进入血液。

  三、不使用安全套

  男男同性性行为者不注重使用安全套,安全套的使用率较低只有40%左右,即使有避孕套作为辅助,也不能全然避免病毒的感染。避孕套本身对于避孕这一原始目的尚且存在一定的失败几率,何况与精子相比,无论从哪个角度考量,艾滋病毒侵入对方的身体远比精子与卵子结合的几率大得多。并且相当一部分男同人群都和异性组建了家庭或同时拥有异性的性伴侣,双伴侣性交这无疑更加剧了艾滋病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扩散的危险性。

  四、润滑剂因素

  男男同性性行为由于器官构造特殊性,在同性性行为过程中,往往需要借助润滑剂;很多润滑剂由于含有凡士林一类的矿物油,反而容易导致乳胶变脆,极易破裂,由此便又加大了艾滋病毒侵入人体的危险性。

  新闻评论:

  多一份理解少一些歧视

  上海社科院艾滋病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国美:艾滋学生”完全可以在校读书

  对于沈浩被劝在家“自学”一事,记者采访了艾滋病方面的相关专家。上海社科院艾滋病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国美认为,法律上没有规定患艾滋病必须要在家学习。艾滋病虽说是传染病,但不是急性传染病,不像急性肝炎、肺结核等。传播途径只有三条,而且是可以避免。“艾滋学生”完全可以在校读书。

  夏国美表示,“首先,‘艾滋学生’是学生,校方不该有特殊的照顾或者关照。如果对方发病,就把他当成病人看待。其实,感染者在发病前和普通人无异。

  对于这位“艾滋学生”,夏国美表示同情,她表示,校方和家长达成协议,应该有相应的条件,以书面的形式固定下来,如果只是简单地说在家学习,又没有写下来,法律层面上看就未免缺乏证据。

  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

  他们该怎么上学就怎么上学

  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党委书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院长助理卢洪洲看来,“艾滋病在大学里确诊的患者不在少数。他们该怎么上学就怎么上学。”

  “按理说,如果这位学生不和老师挑明自己的病情,就可以正常上课。现在所有的艾滋病治疗都是免费的,他完全能正常读完学业。只要每天按时服药,患艾滋病对寿命没有多大影响,完全没必要自学。即便上学也不会传给别人,因为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很明确。”卢洪洲透露说,随着医疗技术的更新,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安全阻断,艾滋病患者可以正常结婚生子,不传染给妻子和孩子,大家完全没必要把艾滋病看得很重。“生这种病是很糟糕,但不至于糟到这地步。现在外界对艾滋病治疗不了解。它其实就和高血压、糖尿病一样,病人需要每天吃药,现在的药物副作用也小。”

  华东政法学院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童潇:

  辅导员的做法欠妥,患病是学生的隐私

  “我认为,该校辅导员的做法欠妥,比较草率。学生把隐私告诉老师,是信任他,即便他最后决定要把事情告知学生家长,也要和学生沟通协商,为他保守好秘密。否则今后没有学生会把秘密告诉老师,患病的学生会有自卑感,生怕遭到歧视。这对这个群体的生存现状不利。”

  他同时分析说,校方建议学生自学的做法也欠妥当。学校授予学生毕业证是严肃的事,需要达到一定标准。有些可以人文操作,但有些需要原则。贸然让学生自学,然后发放毕业证对其他同学不公。作为老师,应该帮助同学渡过难关,而不是请到一边去。

  作者:徐颖

  
 (来源:华声在线综合)

 

编辑: xw1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沈网视频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沈网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