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沈阳新闻 正文
共享单车 “野蛮生长”的“乱”与“治”(图)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沈阳日报  2017-06-07 06:39
分享到:
更多

  

  随取随骑,简单便捷,共享单车已开始融入沈阳人的日常生活。

  事实上,共享单车并不是沈阳第一次尝试推广自行车绿色出行。从2012年9月开始,沈阳在一定范围内开展了公共自行车体验活动。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共自行车的一些问题逐渐暴露出来——押金太高、租车费用太高、借车点太少等硬伤,最终让沈阳的公共自行车在2015年4月全部退场。

  然而,公共自行车的“体验”失败,并未影响两年后共享单车在沈阳的火爆。随着共享单车投放数量攀高和覆盖面扩大,一些隐藏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我们的城市空间能够用吗?共享单车能否无偿享用公共资源,它的公益性、公共性如何定义?目前备受诟病的乱停放乱占地现象是否有深层次原因?

  为此,本报记者走访了沈阳相关企业和关注行业发展的专家学者,寻找答案。

  呈几何级数增长的数量

  今年3月,首批7000辆共享单车出现在沈阳街头。

  两个月过去了,沈阳共享单车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除首批进入市场的酷骑单车外,国内共享单车两大巨头——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也在近日进入沈阳市场。

  酷骑单车沈阳地区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沈阳累计注册用户已达到50万人,日均骑行次数达25万次,小绿车的投放量也从最初的7000辆增加到现在的40000辆,已基本覆盖沈阳二环内区域。

  市建委一位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已有30余家企业进军共享单车行业,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未来沈阳共享单车将在15万辆左右,最多可能突破25万辆这个数字。

  据相关人士透露,如果共享单车可以继续得到资本青睐的话,预计到今年年底,沈阳的共享单车数量就将突破10万辆。

  共享单车:

  “新试卷”的问与答

  ●问题1.违法骑行该怎么管?

  近日,记者驾车沿中华路西向东行驶时,一名女子骑着共享单车逆行而来,这辆逆行共享单车过来时,正常行驶的车辆纷纷向左靠,鸣笛避让,给原本较窄的道路行驶带来一阵小混乱。一位交警告诉记者,由于违法人与共享单车之间并无产权关系,许多交通违法人在面对交警的查处时,拒不接受处罚,甚至“留下单车,扬长而去”。

  ●问题2.出了事故由谁负责?

  记者调查中发现,对于“出了事故谁负责”的问题,沈阳共享单车运营方的说法不一:ofo共享单车方面表示,他们为每名规范使用共享单车的用户购买了保险。ofo单车用户在发生事故24小时内拨打保险公司办案;酷骑单车运营方则对此提出免责声明。该公司在责任事故说明中表述,用户在使用酷骑单车前,应检查单车是否完整并确认能否正常使用,因骑行明显存在故障的车辆或违反酷骑公司《用户协议》错误使用酷骑单车,造成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的,酷骑公司免责。

  记者采访中发现,随着共享单车落地沈阳,乱停乱放的事情随之而来。公交车港湾车站内、人行道上、花坛内、消防通道中……好多共享单车随意停放,严重影响了公共秩序,甚至带来安全隐患。记者在百联购物中心附近发现,两辆共享单车停放在拐弯处的车行道上,转弯车辆不注意很容易造成事故。记者从共享单车运营方了解到,沈阳地区的共享单车投放没有划定固定区域。运营方将共享单车投放到商圈、地铁站等人流密集区域后,由用户扫码开锁骑走,至于停在何处,完全由用户自行决定。

  “共享”背后的“财富”链条

  与公共自行车相比,共享单车其实就是“新瓶装旧酒”,虽然名称不一样,模式也不全一样,但对用户需求来说,却都是一样:交押金,可骑车,然后按骑行时长或骑行里程付费。问题是,为什么公共自行车只是政府在做的公益项目,而共享单车却成了“热钱”追捧的对象呢?

  “毫无疑问,是滴滴打车的成功让很多人认识到,公共项目完全可以做成优质项目。”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告诉记者,短距离出行是绝对的刚需,市场巨大。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络预约专车”用户规模为1.68亿,比2016年上半年增加4616万,增长率为37.9%。而共享单车的潜在用户规模,无论如何不会少于这个。“当你开私家车走了两三个小时的路,然后再花一个小时找停车位的时候,你就会选择地铁,就会选择地铁站旁的单车。所以,共享单车的目标群体是所有的城市上班族,体量巨大。”

  而且,对于一个沈阳人而言,无论是用摩拜,还是ofo,抑或是酷骑单车,都必须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真实姓名、身份证号(要实名认证)发送过去,同时,你还得提交299元或者99元的押金。“对一个互联网企业来说,能获得用户注册,以及一个电话,就已经成功一半。而且,共享单车还让用户掏了钱包,这是所有商业模式最后的一个环节,也是最梦寐以求的环节,而共享单车却轻易在开始就解决了。”

  事实上,根据记者调查,目前沈阳三家共享单车运营模式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份押金对应一个注册用户,而非一辆车,这意味着投放一辆车,能锁定远超过1个用户。比如,目前沈阳一家共享单车公司,一辆车锁定8人,这等于投放一辆车,将获得2400元(299×8)的“押金”。按照这样估算,未来这家共享单车企业在沈阳投放4万辆单车,就可获得将近1亿元的押金。

  “当然,这1亿元押金能否被企业用来投资,现在还有很多不可确定的地方。其实,对于目前搞共享单车的企业来说,真正盈利还是在用户数据。随着目前数据化分析的全面展开,共享单车能给出用户最准确的短距离出行数据,而这对于广告商未来进行精准定向广告营销,具有很重要的价值。所以,现在优秀的共享单车企业,估值已经超过百亿。”一位沈阳互联网企业老总这样对记者说。

  “野蛮生长”挤占城市公共空间

  作为全国最大的共享单车运营城市,上海在今年2月扣押了4000辆违规乱停的共享单车,理由是:投放量剧增的共享单车占据了大量原本属于市民停放非机动车辆的公益性站点,遭到市民投诉。3月15日,上海市交通委又约谈共享单车企业,要求即日起暂停投放新车。

  代表共享单车行业发展最高水平的上海,率先感受到了共享单车“野蛮生长”与有限公共空间的矛盾。而这一矛盾,未来也可能在沈阳发生。

  对于共享单车能否无偿占用公共空间,学界观点并不一致。沈阳规划学者刘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共享单车进入沈阳开始,他就密切关注并开展研究。“共享单车企业在未经审批之前就设点布车,零成本占用人行道停放车辆经营,性质与占道的小摊小贩没有本质差异,已明显违反城市管理的法律法规。”刘圆告诉记者,沈阳目前发布的市容环境管理条例已明确规定,不得擅自在城市道路和公共场地占道经营,需要临时使用的必须征得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同意后办理审批手续。共享单车作为一种商业形式,未经审批占用非机动车道是违法占道经营行为,职能部门应该介入整治。

  “共享单车强调无桩停放、随骑随还,却忽略了路权概念,占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公共自行车停放区、盲道等,甚至在人行道上随意摆放。”刘圆表示,如果共享单车继续大规模投放,与普通自行车、机动车、行人争夺路权的矛盾会愈发突出。

  其实,对于共享单车的公共性,学界态度也不一致。“有人对共享单车的公共性提出质疑,我认为这不应有争议。”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告诉记者,共享单车虽然由企业提供,但面向大众,就像教育、卫生这样的公共服务一样,帮助政府缓解城市拥堵、推广“绿色出行”,解决了群众出行的“痛点”,应当视为公共服务。

  在这个思路前提下,诸大建认为,共享单车在考量其公益性服务和不影响其他非机动车利益的基础上,可以允许其占用非机动车停放区。而且,共享单车企业至今未被要求支付停放成本,说明沈阳市政府对这项服务的公共性是认可的。

  治理共享单车之“乱”考验城市管理者智慧

  张斐是三好街一座大厦的保安,原本他所在的大厦周边不能停放任何自行车,自从有了共享单车之后,连私人单车也开始在这里停放。由于附近有五六栋办公大楼,早晚上下班高峰人流密集,每天在大厦停放的共享单车就有一百多辆。为了不影响市容,上级要求他们必须保证所有单车摆放规整,单车倒了就要去扶。张斐每天值班12个小时,每半小时巡逻一次,每次至少要扶三四辆共享单车。有时候上夜班,来个发酒疯的人,脚一踹,一排单车全倒了,也要自己一辆一辆扶好。工作量增加了,工资非但没有上涨,做得不好反而还会被领导批评。这些单车也给环卫工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他看到附近环卫工大爷每天清扫时,都要一辆一辆地把单车挪开,清扫完还要一辆一辆挪回去,大爷“气得不行”。

  对于共享单车的出现,张斐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它确实给大家带来了很多便利。另一方面,他也疑惑,这些共享单车公司就没有人来维护秩序吗?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三家在沈的共享单车企业维护团队人数都少得可怜。其中,目前投放车辆最多的企业,在沈阳的运维团队仅是40人。

  那么,共享单车之“乱”真的很难管理吗?其实不然。

  从法律角度来讲,沈阳铁西检察院一位检察官这样告诉记者,假如使用者在某些特殊位置,如公路中间,胡乱停放、丢弃共享单车,如果足以危害到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公私财产安全的,可能涉嫌刑法中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此外,乱停乱放共享单车等行为,即使尚未涉及刑事犯罪,也可能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要面临治安拘留或者罚款等处罚。

  而对于城市管理,处罚似乎更加简单。“严格来说,商业用途的出租自行车摆放在人行道上,和那些在路上摆摊的无证摊贩是一个性质,都属于占道经营。我们理解互联网单车这一新事物的初衷是提倡大家绿色出行,但城管执法必须严格按照相关法规来。”一位沈阳城管部门负责人这样对记者说。

  当然,时至今日,沈阳从没有简单粗暴地对这些共享单车实施清拖。“因为这样简单收缴很可能导致‘三输’:管理方浪费人力,单车公司资产受损,需要骑车的用户用不了。”市建委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据相关人员透漏,在共享单车三月份进入沈阳市场的那天,市建委就约谈过共享单车企业的负责人,明确指出企业对共享单车有管理义务,不能以用户的行为为由推卸自身社会责任,应该有所担当,投入更多的人力,主动承担起共享单车的管理义务与社会责任。

  在沈阳,共享单车刚刚起步,其它大城市共享单车引发的新的城市病尚未蔓延。正是在这个关键的关口,才更需要拿出有效的“防治之策”。但是,怎么管、以什么样的标准去管,是扼杀还是规范其发展,则检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水平和智慧。据记者了解,随着5月22日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后,沈阳目前正在编制沈阳的共享单车的管理办法。

  “原则应该由政府、企业和用户三方联手促进共享单车的规范发展,政府管理部门出台管理细则、规范单车停放范围、对破坏单车者加大处罚力度等;企业建立信用积分系统、设置信用制度来激励用户规范骑行并举报违规行为等;用户增强文明使用的意识同时对身边的不文明行为监督举报。”一位政府人士这样对记者说。

  共享单车将倒逼城市发展观念改变

  虽然共享单车给沈阳的是热热闹闹、一地鸡毛,但这个新的创新,带给沈阳可能是观念上更深层次的转变。

  记者调查发现,共享单车乱停放现象主要集中在地铁站、写字楼和大型活动空间周边。“很明显,这些地方在规划时根本没有想过会出现共享单车这种新生事物,以及会有如此大的骑行需求。”刘圆告诉记者,共享单车引爆的核心问题是,当下的城市设计距离“自行车友好城市”的标准配置还有一段距离。哥本哈根等国际著名“自行车友好城市”在成为标杆之前,就发动政府、企业、市民三大主体的合作治理行动,在基础设施、城市道路设计规划上考虑到自行车,并作出路权分配。

  近年来,沈阳为了改善城市交通,建设了大量的机动车交通设施,而在一定程度上,却牺牲了行人和自行车的路权。因此,路权之争在沈阳,早就不是什么新闻。

  上海交大规划学者刘平学告诉记者,路权是交通参与者的道路使用权,是交通法赋予参与者一定空间和时间内在道路上进行交通活动的一种权利,包括驾驶权、通行权、先行权和占用权。平等路权的基本原则是“人均道路面积小者优先,对环境影响小者优先”,即排污量小的车辆优先。美国的情况就是行人优先,其次是自行车优先。即使是纽约这种机动车为主要通行模式的大都市,也会每年新增80公里自行车车道。

  规划学者刘圆告诉记者,路权核心一个是优先保护权,表现为弱势群体优先,机动车与非机动车相比,非机动车显然应该享有优先保护的权利。“例如,右转车辆已经开启右转指示灯,行人也已经走在斑马线上,这就形成了冲突。大家在同等享有路权的情况下,应优先保护相对弱势的行人,这是文明理念在路权分配中的体现。”他解释说。基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七条明确,“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时,应当减速行驶;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停车让行。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

  因此,沈阳重新分配路权,为自行车骑行者提供独立、安全的自行车路权是大势所趋,而这次共享单车的兴起,很可能成为这次观念改革的催化剂。资深规划专家王富海认为,如果沈阳认可共享单车的发展,就必须为自行车骑行者提供更安全的道路、更完善的管理,使公共资源合理利用和再分配。“总而言之,共享单车的出现正在倒逼城市慢行系统的加快建设及完善。”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于海/文

  李浩/摄

 

编辑: xw0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沈网视频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沈网图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