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沈网图片 正文
医院里的男接生婆:遭产妇拒绝挫败至今没女朋友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南方都市报  2017-05-12 14:22
分享到:
更多

  (原标题:“男接生婆”曾遭产妇拒绝很挫败,至今还没有女朋友……)

  今天是国际护士节。不少人用“祝她们节日快乐”表达对护士们的祝福,但实际上,男护士并不少见。而今天南都君要讲的这个职业群体,因为性别受到了更多的争议和好奇,他们是——男助产士。

  “全面二孩”新政后二孩妈妈多了起来,助产士这一职业更受关注。一般人印象中的助产士都是女性,其实男性助产士也渐渐多起来。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他们工作中的“性别歧视”依然存在。

  即将从广州南方医科大学护理学院助产方向本科毕业的唐瑜,即将成为南方医院的首个男助产士。

  从入学早期喟叹“填错了专业”,到真心爱上助产士这个职业,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也经历过一番挣扎。成功接生20多个新生命的喜悦和成就感,令初出茅庐的他很是开心。两次为产妇检查遭拒的挫败感,似乎也渐渐远去了。

  想学临床“意外”学了护理

  2013年高考结束时,期望当医生的四川南充男孩唐瑜一心想学医学临床,好几个志愿都优先选择了医学临床专业。每个学校的志愿组,医学临床专业一般在前面,护理专业和护理专业(助产方向)是比较靠后的选项,填写前唐瑜还特意征询过妈妈和表哥的意见。

  结果,南方医科大学的临床专业,录取分数较高,唐瑜没能被录取。反倒是志愿排名较后的护理专业录取了他。“将来依然是白衣天使,但只能是护理队伍中的白衣天使。”他想。

  唐瑜入读护理专业后,当时还未从护理学院独立出来单独招生的助产方向又在新生中进行过助产士、护士专业分流。依然听取妈妈和表哥意见的他,选择了男生稀缺的助产士方向。

  在大多数人看来,助产士无非是给产科医生“打下手”的。实际上,助产士是育龄妇女围孕期和围产期的主要健康照顾者。其工作不仅局限在产房接生,还包括备孕、产后保健等。目前中国助产士与生育妇女比例为1:4000,与发达国家的1:1000差距悬殊。

  南方医科大学从2011年开始招收护理专业助产方向学生。当年60个学生一个男生都没有,2012年有了两个男生,到了唐瑜这一届,依然只有两个男生。

  唐瑜也曾对家人让他选择这个专业有想法——一个期望当医生的男孩混迹在女孩子中,将来做的也主要是“女生的工作”。一开始他自己都没能迈过这道心理关卡。

  直到老师讲授护理学导论、护士修养课程时,希望唐瑜等助产班学生能多去产房看一看,感受一番。那年暑假的见习,他找到了在老家从事医疗工作的表哥,进了医院产科见习助产,才被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给震撼到。

  “迎接新生命的工作真的很有意义,很震撼,很有成就感”,唐瑜说,大一暑假后,他就没有了犹豫和迟疑。“如果可能,我希望一直从事助产士工作”,即将毕业、正式踏入助产士队伍的他,甚至憧憬着将来能像许多资深助产士老师那样,出助产士门诊。

  在现代医疗体系中,性别差异根本不是问题。唐瑜说自己还没有女朋友,将来要谈恋爱,找的肯定也是能接受自己职业的姑娘。

  接生第一个娃后像被幸福击中

  当个外人眼里的男性“接生婆”,最大的尴尬不是来自家人、朋友,而是走进产前区、产房为产妇提供帮助时遭遇的不理解。对即将临产的孕妇来说,判断其宫缩、宫口开放情况,是决定选择顺产的她是否能进入产区的关键。这一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正需要助产士来协助。

  唐瑜遭遇的两次拒绝,就与此有关。

  第一次被拒,唐瑜毫无准备,很是失落,还一度动摇了心中“医学让性别歧视走开”的信念。当时的他没有做太多解释,请来女助产士同事来协助。“实习期间,被拒绝了两次,真的是很有挫败感。所幸,现在的孕产妇越来越开明,绝大多数产妇都能将生育分娩当做自然的、类似医学手术的阶段,并不排斥接受男性助产士的帮助。”他说。

  在产科实习期间,能够交给唐瑜这样的实习生来跟进处理的,一般是有过生育经验的二孩产妇。因为她们产程短,本身有分娩经验。

  唐瑜至今还记得去年11月经手接生的第一个孩子。孩子妈妈是位30多岁的二孩产妇,很配合他的指导。接生过程也没有太多波折,新生儿是个6斤重的胖小妞,抱在手上沉甸甸的,让人慨叹生命的奇迹。“当时自信心、成就感爆棚,那一瞬间感觉就像自己被幸福击中了。”唐瑜说。

  当时他虽然很兴奋,但把孩子交到婴儿台上由其他助产士老师擦拭胎脂、包裹后,又回去检查新妈妈的情况。

  学校给每位实习助产士的任务,是必须接生满10个新生儿。唐瑜完成了20多个,这还不算经他初次接手后因难产、高危等因素转剖宫产的案例。最多的一个工作日,他和两名助产士,前后接生了8个孩子。

  “我觉得男生做助产,关键是胜在体力,其他方面需要学习的还挺多。”唐瑜说。

唐瑜实习期间,在资深助产士老师的指导下照顾新生儿。

  

 

  “他是学员里最喜欢这个职业的了,其他学生、助产士下班了就走,唐瑜不会,会问教员有没有其他要帮忙的事情。即便是轮科到了其他科室,他也会用闲暇时间回到产房,央求助产士带他操作。”护士长黄晓莉很喜欢这个爱笑、好学的男孩。

  前段时间,唐瑜正在紧张备考,准备进行护理专业资格考试。要当助产士,首先得通过资格考试,将来的职称评定,也要走护理专业技术能力考核的渠道。“考过资格证没有问题,我已经很早就开始准备考试了”,唐瑜很自信。

  目前,唐瑜已经正式签约医院产科。因为助产本科的毕业生就业根本不愁,往往是大医院争抢的“香饽饽”。

 

编辑: pd0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