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正文
教授打赌2013官员财产公开 赌输后践诺爬行1公里
http://www.syd.com.cn   来源: 北京青年报  2014-01-06 07:45
分享到:
更多
 

  法学教授范忠信在杭州南湖边履约爬行一公里(视频截图)

 

  原标题:范忠信:爬行是履约,也是谏言

  2014年第一天,法学教授范忠信在杭州南湖边,以爬行的方式行进了一公里。

  一年前,这位法律史学界的知名学者,在个人微博上公开打赌,预言“2013年里,除了民族区域自治的地方外,其他所有省市会实现县乡级公务员财产公示”,赌输的代价是“罚自己爬行一公里”。

  这则微博至今已被网友转发上万次。

  1959年出生的范忠信,现为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杭州师范大学法治中国化研究中心主任,并兼任中国法律史学会执行会长等职务,曾入选《当代中国法学名家》。

  2014年元旦临近时,不少记性好的网友将该微博翻出来,用以调侃范忠信本人。

  为了履约,1月1日晚,当事人上传了草地爬行视频,画面中,一名斯文的中年人,身穿一身运动服,戴着毛线手套,在枯黄的草地上弯腰爬行。范忠信事后在微博中透露,爬行过程中,掌膝渗血。

  对范忠信遵守诺言的行为网友纷纷点赞,称其精神可嘉。

  日前,中共中央印发《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其中提到“完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推行新提任领导干部有关事项公开制度试点,制定配偶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任职岗位管理办法”。

  有反腐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中央将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推行公务员财产公开制度。

  范教授昨天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爬行是要遵守承诺,不想人格受到贬损。他希望公务员财产公开制度有所进步,希望这个制度尽快变成现实。

  关于赌约

  用打赌来表达对形势的乐观

  北青报:你在微博中说为了履约,“掌膝渗血”,现在伤怎么样?

  范忠信:胳膊、肩膀、膝盖还在痛,但没有外伤了。

  北青报:当初为何在微博上主动打这个赌?

  范忠信:当时对形势估计很乐观,十八大之后一片新气象,中央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强调反腐败问题,并释放出很多积极的信号。法律界人士总体比较乐观,判断深化改革的步伐会加快。我把乐观用打赌的方式表达了出来,因为觉得按当时的态势完全有可能。而此前,公务员的财产申报、公示其实已有几个地方在试验,而且试验很成功。比如新疆阿勒泰地区、江苏淮安、浙江慈溪等地方试点。有这一背景,我认为这样的改革经验会尽快从局部、从基层推向全国。

  北青报:赌约中强调先实现县乡两级公务员财产公开?

  范忠信:要先从基层开始,因为基层财产公开是公务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基础与主体。

  关于履约

  希望财产公开制度有所进步

  北青报:打赌的微博在时隔一年后被翻出来,是有人故意为之吗?

  范忠信:有些人士希望这样的话题引起关注,希望制度本身有所进步,他们明知道我要出现自罚的难堪局面,故意过一段时间就把帖子翻出来,敲打我。在压力下,我也没办法,与其做一个赖账的小人,不如自己麻烦一下,爬就爬了。

  北青报:会觉得伤自尊吗?

  范忠信:肯定很伤自尊,但没办法。否则,失去信用造成的人格掉价,我觉得比跪在地上爬还可怕。两害相权取其轻,至少人家说我是个讲信用的人。

  北青报:家人支持您的决定吗?

  范忠信:我爱人很支持,她说人要讲信用,否则怎么在课堂上教育学生要诚信。视频就是她帮着录的。

  北青报:履约的地点在哪里?

  范忠信:我家附近的南湖,没开发过、很荒凉的,我特意选在这样一个人少的地方。

  北青报:为什么?

  范忠信:爬行的目的只是实现自罚的诺言。不想引起围观,搞得好像炒作,就违背初衷了。

  北青报:既然怕围观,为何又要将视频上网?

  范忠信:让网友验收也算给出一个交代,不上网不能洗清我的名声,要不网友还怀疑我作假或赖账。我就是希望公务员财产公开制度有所进步,希望这个制度尽可能变成现实。爬行也是一种谏言的愿望,以善良、温和的形式。

  关于爬行

  爬了近两个小时手掌渗血

  北青报:履约的过程难吗?

  范忠信:难度比较大,行动前想得太容易了,不就一公里吗,不用护膝也没戴皮手套。我拿步子量,一大步一米,量一百步就放块砖头。一开始在石子路上爬,手硌得厉害,就换到湖边草地上。结果草根扎手,毛线手套不顶用,手掌到现在还渗血,膝盖也磨得生疼。

  北青报:前后持续多长时间?

  范忠信:近两个小时吧,其间休息了好几回。一共录了7段视频。

  北青报:你在微博中提及解答路人提问时,称爬行是“脊椎保健法”?

  范忠信:带一点后期加工色彩,现场有人骑车经过,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搞保健,人家就走了。

  关于影响

  不赞成行为艺术这种说法

  北青报:有人说您的履约属于行为艺术?

  范忠信: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也不赞成这种定性。我只是践诺守信,希望反腐倡廉能够更加法律化、制度化,变成更可以操作的法律机制。

  北青报:周围人怎么看待这事?

  范忠信:一些听过我课的学生打电话、发短信对我表示赞同,说老师你的诚信行动为我们做了榜样。

  北青报:以后还打赌吗,关于预测社会进程方面?

  范忠信:涉及准确时间的不敢打了,不过,未来三到五年内,我赌输了的这个事情有可能实现,但具体范围、程度可能会有所变化。尽管推进不易,但我相信未来还是会朝这个方向进步。

  本版文/本报记者孙静

编辑: xw02
相关新闻: